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6章 老婆的命令
    ,!

    可是就在今日,站在这一块剑魔碑前时,帝莘再次感受到体内的妖阳躁动不安起来了。

    “怎么回事?”

    帝莘眼底,一抹异色闪过。

    “大伙可都准备好了?凤队长,你站在最后。”

    帝绮罗扫了众人一眼,看到帝莘在那发呆,她面有不悦之色。

    虽然战腾言词确确,说此人修为很高,可帝绮罗就是不喜欢帝莘。

    “夫人,我们还缺一人。”

    队列中,有人提醒道。

    帝绮罗看看出入口处,依旧不见帝月的身影。

    帝月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找到释伽的魂魄?

    帝绮罗也心底焦急,到了这会儿,她去哪里临时找人,无奈之下,帝绮罗只能说道。

    “战腾,你过来。”

    战腾一听,也只能硬着头皮加入了队列中,站在了帝莘的前头。

    他和帝绮罗虽无感情,可好歹也是夫妻一场,这种时候,还应和她同一阵营。

    和帝森不同,帝绮罗并没有立刻释放出帝魔之力,她先是和战腾嘀咕了几句,战腾走了出来,开始布阵。

    “阵法?他们这是要用阵法加强帝魔之力的作用?这怎么写行,他们这样做,难道就不违规?”

    帝森那边的人见了,不由嚷嚷了起来。

    可帝景天目睹这一幕,并没有多说。

    很快,不满和抱怨声消失了。

    帝景天早前也的确没有说过,不可以使用阵法。

    战腾布下了一个聚魔阵,这是一种很简单的阵法,但是作用显而易见,可以凝聚多人的力量,凝而不散,相比帝森一脉早前直接将帝魔之力,灌注在帝森身上,聚魔阵无疑更加妥当。

    帝森乃是帝魔七脉,论起实力和肉身强度,都在帝绮罗之上。

    帝绮罗考虑到,一旦十人之力太强,对自己的肉身而言,也是一大负担,所以才想到了聚魔阵。

    聚魔阵的另外一个好处,可以将非帝魔之力的力量,转化为魔力,等到剑魔碑的承认,哪怕是精神力也是如此。

    但聚魔阵也并非是万能的,非帝魔之力,在聚魔阵中,力量的转换大抵只有一半左右。

    聚魔阵一成,以帝绮罗为核心,其余十人都围成了圆形,分列在聚魔阵的外围。

    经过了一阵的调息,帝莘总算是压制住了体内的末日妖阳。

    洗妇儿还未回来……

    帝绮罗释放出自己的帝魔之力,她的帝魔之力,比起帝森来,要柔和的多,若是说,帝森的帝魔之力是如奔流的江河,那帝绮罗释放出的帝魔之力,就如潺潺流动的溪流。

    其他十人,也纷纷将自己的力量,汇入聚魔阵。

    帝莘心不在焉,留意着入口处,只是将自己不到一成的力量,注入聚魔阵中。

    帝森、帝锦瑟乃至是帝景天,都是全神贯注,凝视着聚魔阵。

    奚九夜心神不宁,帝云裳的生死,他迄今还未感受到。

    帝云裳是奚九夜用来遏制帝莘的王牌,她若是死了,奚九夜没了筹码,真要对上帝莘,也很棘手。

    “啧,我还以为有多了不得,聚魔阵也没让剑魔碑有多大反应。”

    帝锦瑟旁观了片刻,看到聚魔阵里的帝魔之力,一点点融入剑魔碑,可剑魔碑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那一块有黑色的剑形石头,依旧静静矗立在那里。

    帝绮罗的脸色,有些难看。

    连帝森都能让剑魔碑发生异变,生出剑纹,难道自己和帝森的实力差距有那么大?

    帝绮罗握手成拳,涂着鲜红色丹蔻的指甲,刺入了掌心内,一阵钝疼。

    帝莘看了眼没有半点动静的剑魔碑,不动声色。

    就在这时,他凤眸一烁,就见宗祠的入口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叶凌月将帝云裳安顿在附近的一个院落里,叮嘱她不可妄动后,就立刻赶了回来。

    抹除神识时,叶凌月耗费了一些时间,一进宗祠,就发现自己错过了加入剑魔碑考核的好机会。

    九洲鼎早前说过,那剑魔碑有些来历,很可能和封天令一样是天外之物,叶凌月就对剑魔碑产生了一些兴趣。

    本想借着这个机会,靠近些查看剑魔碑的来历,这会儿可就没机会了。

    叶凌月目光一扫,就看到了聚魔阵外围的帝莘。

    两人的目光一交汇,叶凌月就看出了帝莘眼底的困惑之色。

    再看看没有半点反应的剑魔碑,叶凌月心中了然。

    帝莘是被自己诱拐上阵的,他与帝绮罗有仇,这会儿又怎么会答应帮助帝绮罗。

    可若是帝绮罗在这一场考核中,就落了下风被淘汰,叶凌月就没有好戏看了。

    她还等着帝绮罗和奚九夜狗咬狗呢,这么好的机会,叶凌月自是不愿意错构。

    她冲着帝莘眨了眨眼,比了个口型。

    帝莘一眼就看出,叶凌月这是要他帮助帝绮罗。

    虽然不知洗妇儿葫芦里卖什么药,为何要帮助帝绮罗,可帝莘从不忤逆叶凌月的意思,此时也不例外。

    体内,帝魔之力迅速凝聚,一成、两成、三成……大量的帝魔之力,如狼似虎,从帝莘的体内,涌入了聚魔阵内。

    帝绮罗眼看着剑魔碑没有丝毫变,也开始着急。

    她咬了咬牙,左手往腰间摸去。

    可就在这时,聚魔阵中,忽是一片华光闪烁。

    帝绮罗眼眸一变,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席卷整个聚魔阵。

    一股澎湃如海浪的力量,就如及时甘霖,冲聚魔阵里陡然生了出来。

    原本没有半点动静的剑魔碑,在这时,发生了变化。

    剑魔碑上,生出了一根、两根……足足七根剑纹,剑魔碑也发出持续的鸣音,那鸣音由弱至强,最初如蜜蜂嗡鸣,可慢慢的,那声音越来越强,到了最后,就如钟声一般,持续而又悠扬。

    整个剑魔碑,也随之颤抖了起来。

    黝黑的碑体,生出了凛冽的寒光来。

    “碑如钟鸣,这是……”

    帝景天也不由面色一变,目光困惑,落在了帝绮罗以及她身后的那一块剑魔碑上。

    看样子,到了最后关头,绮罗还是使出了看家本事,帝景天暗暗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