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5章 过激反应
    ,!

    眼看陈长老败下阵来,帝森、帝锦瑟、帝绮罗眼底都带着几分奚落之意。

    “不过是一个外族的长老,也想染指帝魔族的少族长之位,真是异想天开。”

    帝锦瑟不屑道。

    “锦瑟,注意你的言辞,别忘了,他毕竟是家主的救命恩人。”

    奚九夜蹙了蹙眉,帝锦瑟未免太得意忘形了些,早前得罪了帝绮罗,这会儿又是陈长老,也不怕对方发火。

    叶凌月和黑长老已经离开好会儿了,两人都还没回来,奚九夜留意着剑魔碑的变化时,也一直留意着宗祠的入口处。

    这时,他也看到了回来的黑长老。

    陈长老失败之后,下一个参加考核的就是帝森。

    帝森是四人中,帝魔命脉最多的,也是帝魔之力最强的。

    看上去,他颇有希望。

    帝森阔步上前,众人的目光再度集中在帝森和他的那十名支持者身上。

    黑长老趁机踱到了奚九夜的身旁。

    “人呢?”

    奚九夜见只有黑长老一人回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头了。

    “跟丢了。”

    黑长老颇有些尴尬。

    他亲自出马,居然还把人给跟丢了。

    奚九夜拳头一紧,脸色难看了几分。

    好个叶凌月,连黑长老都跟不上,她到底去了何处?

    奚九夜眼眸不断变幻,脑中思绪万千,推测着叶凌月这一次又要弄什么鬼?

    “怎么跟丢的?”

    奚九夜还不死心,再问道。

    “我也不知怎么跟丢的,早前我都精神力一直能够跟上对方,可就在进入一个巷子后,人凭空就消失了。老夫自出道一来,还从未遇到过这等事。”

    黑长老也满脸的无奈。

    早前他以为那名侍女只是帝绮罗身边的普通侍女,哪知道,对方会如此厉害。

    凭空消失?

    奚九夜听得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

    “糟糕,难道说……”

    奚九夜想到了天地阵,进入天地阵时,就如凭空消失一般。

    若是叶凌月进入了地煞狱……奚九夜不敢怠慢,忙神念一动。

    他最担心的就是叶凌月万一进入了地煞狱,发现了天罡殿内帝云裳的存在。

    可奚九夜神念一动,并没后发现帝云裳体内的那一抹神识做出反馈来。

    怎么会这样?

    一般而言,神识是不会凭空消失的,除非帝云裳身死,否则神识绝不会没有半点反应。

    喜酒而已心底焦急不堪,恨不得立刻进入天罡殿一探究竟。

    就在奚九夜迟疑着,是否要进入天罡殿一看时,只听得“嗡”的一声。

    早前寂静的宗祠里,爆发出一阵声响。

    奚九夜和黑长老都是一惊,声音来自剑魔碑。

    “居然响了?”

    帝锦瑟也是一声惊呼,望着那一座如剑刃般的黑色金刚石碑。

    帝森和他手下的十名支持者,一字排开。

    帝森位于队伍的最前列,他学着早前帝景天的模样,最初是将自己的帝魔之力,注入剑魔碑上,那会儿,剑魔碑上并无异常。

    紧接着帝森身后的多名帝魔家族的成员,都逐一将自己的帝魔之力,灌入帝森的体内。

    在最后一名帝魔家族的成员的帝魔之力也注入帝森的体内时候,原本是帝魔七脉的帝森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只听得轰一声,原本没有动静的剑魔碑上,出现了七根细纹,那七根细纹,不过比丝发粗了一些,不像是早前帝景天的帝魔之力注入剑魔碑后,剑魔碑上出现的龙兴形纹路。

    剑魔碑发出了一阵声响,整个地面微微一震,那嗡声就是在那时候发出来了的。

    帝森面上,也露出些许喜色来,只是当他情不自禁看向帝景天时,脸上的喜色,迅速消退了。

    帝景天目睹这一幕,目无表情。

    显然,他对于帝森这个长子的表现并不满意。

    “绮罗,下一个该是你了。”

    帝景天没有多说,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帝绮罗。

    帝绮罗这会儿还有些神魂不守,她在等待帝月回来。

    可已经过去了一刻钟,帝月依旧是不见踪影。

    见帝绮罗迟迟没有上前,站在她对面的帝锦瑟不禁嗤笑道。

    “三姑,你不会是怂了吧。你若是不敢上前测试,我可以先行测试。”

    帝锦瑟的话,引来了帝绮罗一记怒视。

    “也罢,只要释伽的魂魄能在最后关头赶到即可。”

    帝绮罗暗忖。

    她冷哼了一声,示意身后几人跟上。

    她心里对于剑魔碑能否鸣叫,也没有多少底。

    帝莘也有些心神不宁,洗妇儿离开已经好会儿了,她一声不吭,倒是让帝莘很是不安。

    还有,洗妇儿让自己加入帝绮罗的队伍,到底是何用意?

    到底是想让自己出手帮助帝绮罗还是伺机捣蛋?

    帝莘思来想去,依旧有些迟疑。

    “凤队长,全靠你了。”

    战腾在旁轻声说道。

    帝绮罗要是能当上少族长,以她的性格,还有可能放过自己,她若是当不上少族长,自己只会跟着遭殃。

    帝莘没有作声,跟着帝绮罗一起站到了剑魔碑前。

    方才,帝莘只是在宗祠外围巡逻,并没有近距离靠近那座剑魔碑。

    这会儿,当他真正意义上靠近剑魔碑,他的心脏在一瞬间,重重一震,就像是有一击重锤,狠狠落在他的心头上。

    这种感觉!

    帝莘感到自己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许多。

    身子也不由微微颤抖起来,眼前这一块石碑……帝莘的手心里,浮起了一层惫,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敢,如电流一般,击中了他的灵魂。

    他的身子,一阵燥热。

    “体内的末日妖阳!”

    帝莘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像是要沸腾起来一般。

    一把火焰,伴随着血液,燃烧遍帝莘的全身,帝莘只觉得身子要炸开一般。

    帝莘的体内,藏有一颗末日妖阳。

    它是从帝莘还是凤莘巫重时,打娘胎里就带来的,深藏在他的灵魂里。

    在人界时,正是因为这一颗妖阳,他才会被紫堂宿认为是祸世之灾,将其击杀,这也是帝莘身上最大的秘密。

    可是自从他化为神体之后,许是神体对末日妖阳有压制作用,妖阳发挥作用的时间,越来越短,近段时间,他已经可以完全压制末日妖阳。

    第3639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