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4章 人不靠己,天诛地灭
    ,!

    帝云裳边说着,边往回退。

    “小裳裳,你怕那些人?”

    叶凌月试探着,询问帝云裳。

    “怕,他们会欺负我,会打我,我告诉父亲也没用,父亲不会信我。”

    帝云裳一脸的害怕,她的身子,瑟瑟发抖了起来。

    叶凌月皱眉,帝云裳在帝魔家族那般弱肉强食的地方,到底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她这会儿看上去就像是一头小白兔。

    “小裳裳,你可知,别人欺负你时,你应该怎么做?”

    叶凌月走上前去,拉着帝云裳的手,柔声问道。

    “怎么做?”

    帝云裳纳闷道。

    她每回被欺负时,都只能躲得远远的。

    只因她知道,自己和其他兄弟姐妹不同,她除了长得好看点外,她没有娘亲疼爱,也没有其他亲人可以帮衬。

    “用自己的拳头,十倍百倍的还回去,让他们哭爹喊娘的机会都没有。”

    叶凌月笑着说道。

    “可是……我没有帝魔命脉,我打不过他们。也没人帮我。”

    帝云裳咬了咬唇,一脸的委屈模样。

    “你错了,小裳裳,你要记住一句话,人不靠己,天诛地灭。哪怕你真的没有帝魔命脉,你也不能放弃,总有法子,可以将那些欺负你的人,一一报复回来。这些事,我以后再教你,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叶凌月的话,帝云裳似懂非懂。

    可那一句,“人不靠己,天诛地灭”却是深深烙在了帝云裳的脑海中。

    她那双无助柔弱的眼眸里,仿佛一瞬间,晃过了一抹狠戾,可很快,那一抹戾光,就如流星过境一样,一下子消失了。

    叶凌月没有立刻带帝云裳走,而是先封闭了帝云裳的几处大穴,让帝云裳暂时处于昏睡状态。

    早前,叶凌月也考虑过,怎样才能在不惊动奚九夜的情况下,抹除帝云裳体内的那一抹神识。

    她想过用符箓,也想过用丹药。

    可考虑到帝云裳的特殊情况,她深怕激发了帝云裳体内的末日妖阳,所以她放弃了使用丹药和符箓,而是采用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方法。

    “生死符,这一次能不能成功将帝云裳带离天罡殿,就靠你了。”

    叶凌月站在了床榻前。

    帝云裳紧闭着双眼,气息平稳,已然熟睡。

    叶凌月打算动用体内的生死符,让帝云裳暂时处于死亡状态。

    一旦帝云裳死去,那一抹神识就失去了效用。

    奚九夜这会儿正在忙于少族长选拔之事,就算是发现了异常,也没法子一下子赶到天罡殿。

    叶凌月想到这里,缓慢催动着体内的生死符的力量。

    自从发现了生死符的力量之后,叶凌月就几度尝试能够控制生死符,就像是她控制十大天符的其他几大天符那样。

    可事与愿违,控制生死符的难度远超过了叶凌月的预期。

    迄今为止,叶凌月也没法子领悟生死符的真谛,有时候,她甚至怀疑,生死符是否是真正的符箓,她能动用的那部分生死符的力量,又占据了生死符真正威力的几成。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将脑海中的那些疑问驱散,聚精会神,凝聚生死符之力。

    一股黑暗的力量,如同夜幕一样,从叶凌月的体内缓缓释放出。

    那股力量,阴暗而又冰冷,它就如挥舞着镰刀的死神,悄然笼罩住帝云裳,只要它会一会刀镰,就会收割人的生命。

    帝云裳的气息,渐渐被那股力量所影响,由强至弱,直至最终消失。

    “脉搏消失了,心跳也停止了……”

    叶凌月迅速检查了下帝云裳的状况。

    帝云裳的皮肤,也开始发冷,唇色变白,整个皮肤也失去了血色,一切症状都开始和死人类似。

    是时候,抹去奚九夜留下的那一抹神识了。

    叶凌月眼眸一沉,迅速催动神念,叶凌月的神念,一瞬就进入了帝云裳的体内。

    在帝云裳的脑部位置,叶凌月发现了一抹神识。

    神念一涌而上,迅速将那抹顽固的神识吞没了。

    完成了这一切后,叶凌月的神念迅速回撤。

    她再度催动自己体内的生死符,只是和早前的生死符之力不同,这一次,出现的是一片乳白色的光芒。

    那股光芒,落在了帝云裳的体内。

    已经开始冷却的皮肤,慢慢又有了温度,面上又再度有了红润之色。

    随着她脉搏和心跳的恢复,她的一切生命体征都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陛下,一切可都顺利?”

    一直等候在外的天魁殿主听到了一声“进来”,忙推门而入。

    床榻上的帝云裳已经醒来了,叶凌月则是一脸苍白。

    “小月,你怎么了?”

    帝云裳见叶凌月神情难看,很是担心地问道。

    “我没什么事,小裳裳,我这就带你离开。”

    叶凌月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动用生死符的力量,而且一次就动用了生和死两种力量。

    这两种力量,比叶凌月直接动用天地之力和精神力都要难得多。

    她这会儿的体内,就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很是虚弱。

    她需要立刻休息,可是她不能休息,宗祠之内,帝莘还等着她。

    叶凌月强打着精神,带着帝云裳离开了天地阵。

    天地阵内,叶凌月因催动生死符的缘故,耗费了不少的时间和体力,好在天地阵的时间和外界不是同步的,里面过了近半个时辰,而在天地阵外,不过是过了半刻多钟罢了。

    黑长老跟踪失败后,就赶回了宗祠。

    宗祠内,陈长老的考核才刚刚结束,黑长老进门时,就听到了一阵惋惜的唏嘘声。

    黑长老抬头一看,就见了陈长老就如斗败的公鸡带着他和他手下的十名支持者,退了下来。

    黑长老轻咦了一声,抬头去看那座如一剑封喉的剑魔碑,没有发生丝毫变化。

    方才,陈长老和他的十名支持者,动用了全部的力量,可剑魔碑没有半点反应,它既没有发出鸣叫声,剑体上没有出现龙形的剑纹。

    这就意味着,剑魔碑没有认可陈长老,他不具备成为帝魔少族长的资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