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2章 洗妇儿,找到了
    ,!

    说话的正是一直候在帝绮罗身后的叶凌月。

    叶凌月笑盈盈着,走到了帝莘面前。

    帝莘一愣。

    洗妇儿!

    唯恐帝莘失态,叶凌月冲着帝莘极快地眨了眨眼。

    若非是眼前的人,真真实实站在那儿,声音也如此真切,那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帝莘真要以为自己因为太过思念自己洗妇儿产生了幻觉。

    诧异之余,狂喜如潮水般涌来。

    洗妇儿来了,他朝思暮想的洗妇儿来了。

    帝莘恨不得将叶凌月搂在怀里,好好亲热一番。

    可他也知,这会儿不是时候,自家洗妇儿出现在这里,必定有其用意。

    只是,洗妇儿方才的话,是让他帮助帝绮罗?

    帝莘心底五味杂陈,他不知洗妇儿到帝魔府多久了,又知道了多少内情。

    她可知道,帝绮罗乃是自己的仇人,是她,害的自己不神不妖不魔。

    叶凌月的心底,又何尝不是波澜起伏,惊喜和惊讶皆有之。

    她虽然早就猜到,帝莘很可能一直藏身在帝魔府内,可没想奥,帝莘居然会以亲卫队成员的形式,蛰伏在帝魔府。

    若非是情况有变,战腾拉了帝莘出来,她只怕真要和帝莘错过了。

    两个有情人这会儿四目相对,对彼此的思念,在彼此的眼光交汇中,无声地传递着。

    可两人也知道,这会儿不是询问彼此的时候,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们。

    “帝月说得不错,凤队长,只要你愿意帮助我,我绝不会亏待你。”

    帝绮罗也没想到,看上去很是乖巧的帝月会忽然站出来。

    不过方才她说得几句话,倒是很是受用。

    在所有人都支持帝锦瑟,帝锦瑟那一边呈压倒性胜利的局面时,帝月还能站在自己这一边,可见自己早起没有看错人。

    帝绮罗这会儿,也拉下了掩面,热情邀请帝莘。

    “那人是……”

    同样的疑问,几乎在同一时间,闪过了奚九夜和长孙雪缨的心头。

    他们一个认出了叶凌月,一个认出了帝莘,却没有认出另外一人。

    “三姑,你到底有完没完,你已经让我们大伙儿等了大半个时辰了。”

    帝锦瑟却没有留意到异常,不耐烦地催促道。

    “凤队长,你可以自行选择,是否要支持绮罗。”

    帝景天也开口说道。

    “启禀家主,方才是在下鲁莽了。正如这位姑娘所说,三夫人是女中巾帼,能够获得她的青睐,是在下的荣幸。”

    帝莘一改早前的态度,冲着帝绮罗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她的邀约。

    帝绮罗一听,心下大喜。

    长孙雪缨却是拧紧了眉头。

    帝莘居然要帮助帝绮罗?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只有他才是最适合的少族长人选,他却反而支持帝绮罗?

    他可知,他的仇人正是帝绮罗?

    “凤队长答应了就好,这样就只剩一个人了。”

    战腾也是咧开嘴,满脸的欢喜。

    他和凤队长虽然就见过一面,可潜意识觉得此人很是靠谱。

    战腾再看看四周,这时,他的目光落到了叶凌月的身上。

    可是只是一眼,战腾就慌忙收回了目光。

    叶凌月的真正身份,战腾到这会儿也不清不楚。

    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女人很是可怕。

    她是佛门中人,连百鬼都可以击杀,她混迹在帝魔府中,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用再挑选了,最后一人,就是帝月了。”

    可就在战腾还在犹豫时,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帝绮罗指了指叶凌月。

    “她,绮罗,你可是考虑清楚了?”

    战腾一惊,想要否决,可一看到帝绮罗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

    “她也是我帝魔家族的人,也算有资格。”

    帝绮罗指了指叶凌月。

    这下子,换成奚九夜皱眉头了。

    无论是叶凌月,还是帝绮罗,她们今日的所作所为,都让奚九夜有些捉摸不透。

    就这样,四位候选人的十名支持者都选出来了。

    按照次序,第一位参加剑魔碑测试的,乃是陈长老,再是帝森,其次是帝绮罗,最后乃是帝锦瑟。

    陈长老带着十名支持者,排成纵列,走到了剑魔碑前。

    “帝月,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

    看到陈长老上前,一旁的帝绮罗压低了声音,轻声询问着叶凌月。

    “三夫人,我说得千真万确,我已经发现了释伽少爷的魂魄气息。”

    叶凌月小心翼翼地说道。

    “释伽在什么地方?”

    在来宗祠的半路上,帝月忽然告知自己,帝释伽的魂魄已经搜索到了。

    只是当时时间紧迫,帝绮罗来不及去亲自查证。

    “就在不远处的一间废弃院落里,三夫人是否要亲自去接释伽少爷回来?”

    叶凌月试探道。

    “我这会儿抽不开身,你取我的令牌前去,无论如何,也要让释伽少爷来宗祠。”

    帝绮罗眼底暗光闪烁,看了看帝锦瑟和奚九夜所在的方向。

    根据战腾所说,释伽的魂魄已经被召出来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又不知所踪了。

    战腾费尽了心思,也没有找到帝释伽的下落。

    帝绮罗本想今日的少族长选拔结束后,再暗中搜索帝释伽的下落。

    可没想到,今日的少族长选拔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看自己的阵营,帝绮罗就已经猜得到,今日自己想要靠着剑魔碑获胜的几率很小。

    她想要逆转局面,反制奚九夜和帝锦瑟,就必须找出帝释伽的魂魄。

    只是这会儿,她实在不方便走开,倒是叶凌月,作为一名刚入府的仆从,行动起来更为方便。

    叶凌月接过了令牌,微一颔首,就快步离开了。

    这会儿,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剑魔碑前的陈长老的身上,并没有太多人留意到叶凌月的离开。

    但这多数人中,并不包括两人。

    其一是帝莘,他看到叶凌月忽然离开,不免有几分古怪。

    还有一人,就是奚九夜。

    从发现叶凌月的那一刻起,奚九夜的注意力就从未从叶凌月的身上移开过。

    “黑长老,还请你跟着那女子,一旦发现异常,立刻通知我。”

    奚九夜一看叶凌月离开,就知事情有些不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