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8章 魔性,初现
    ,!

    同样留意到这块剑魔碑不同寻常的还有长孙雪缨。

    这块石碑……身为天念师的长孙雪缨,盯着那块石碑,眉头越皱越紧。

    她早前也没有留意过这块石碑,石碑本身也没有什么特殊。

    可就在方才,帝景天的帝魔之力贯穿整个石碑时,长孙雪缨也感受到了那股魔性。

    “那股力量……”

    长孙雪缨眼眸一深,凝视着那块剑魔碑。

    没想到,帝魔家族内,竟有如此媳之物。

    拥有了魔性的魔兵,只要能够将其彻底活化,其威力可是非同小可,恐怕比起三十三天的上位流法器也是相差无几。

    看样子,帝魔家族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难怪当初,师父无论如何,也要自己嫁入帝魔家族。

    当时,师父只是说,帝魔家族中的最强帝魔和自己命格相配,能够替自己续命同时还能帮助道门更进一步。

    长孙雪缨曾经还不相信,至少在她遇到帝释伽后,她对师父的说法一直心存怀疑。

    如今看来,兴许这一切,并非是和最强帝魔有关,而是和眼前的这块剑魔碑有联系。

    可就在长孙雪缨打算用天念,一探这块剑魔碑的真正玄妙之处时,帝景天撤掉了自己的帝魔之力。

    那块剑魔碑就恢复了平静,早前的魔性也跟着消失了。

    面对众人的恭维声,帝景天欢喜之余,心底也是暗暗吃惊。

    剑魔碑用来测试帝魔之力很是管用,当初,帝释伽还是孩童时,也是无意中让剑魔碑自鸣出声,帝景天才认定了,帝景天是合适的少族长人选,排除众议,让帝释伽成为了帝魔家族史上最年轻的少族长。

    包括帝景天早年,也曾经动用自己的帝魔之力,让剑魔碑自鸣。

    帝景天当年虽是激活了剑魔碑,可实则上,剑魔碑也只是微微颤抖,即便如此,当初的家主也为此认定了帝景天为少族长,这才有了日后帝景天成为家主的场面。

    可今日,剑魔碑的震动幅度,可比当年夸张多了。

    难道说,这些年来,自己的修为提升了这么多?

    帝景天不免有些喜难自禁。

    而在人群中的叶凌月,则是另外一番反应。

    方才,小鼎说,剑魔碑有魔性,因剑魔碑发现了小鼎的存在,所以反应很大。

    叶凌月听罢,不免多了几分恶作剧的心思,她小小试验了一下。

    发现正如小鼎所说,当小鼎的气息强烈之时,剑魔碑反应很大,不断嗡鸣,相反,当小鼎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后,剑魔碑就没什么反应了。

    所以说,与其说剑魔碑是因帝景天的帝魔之力,鸣声大作,还不如说,剑魔碑是因为小鼎的存在,反应不同。

    帝景天倒是空欢喜了一场,压根不知道,这其中,还有叶凌月和小鼎恶作剧的缘故。

    帝景天抬抬手,示意众人噤声。

    “方才的情景,大伙儿也看到了。剑魔碑可以测出每一名帝魔天赋的强弱,身为帝魔家族的少族长,未来帝魔家族的领军人,实力天赋只有得到了剑魔碑的承认,方能得到公认。今日,少族长之位,老夫就交给剑魔碑来做决断。”

    帝景天说罢,四位候选人神情不约而同发生了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爷爷挑选少族长,会按照民意来,支持者最多者,就是少族长?怎么一下子变成了由那块破石头来决定少族长了。”

    帝锦瑟不禁和身旁的奚九夜发起了牢骚来。

    帝锦瑟对于今日的少族长之位,可谓是势在必得。

    奚九夜帮其笼络了不少人,又有暗之领在背后支持,她以为自己的少族长之位,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谁知道,帝景天会突然冒出这么一招来。

    “我也没料到。”

    四人之中,以陈长老最年长,他非帝魔家族的直系血脉,可当年曾经救过帝景天,获得了一具异魔之体,也是劳苦功高,已经被默认为帝魔家族的一员。

    他的修为在七命帝魔左右,至于帝森,他的修为反倒是四人中最高的,应该在七八命帝魔命脉之间。

    至于帝绮罗,她这些年一直介乎于六七命之间,反倒是帝锦瑟,由于年纪最轻,她的修为也是最弱的,早前由于受伤,跌落到了五命帝魔,好不容易,最近在奚九夜的帮助下,成了六名帝魔。

    可是即便是如此,帝锦瑟的修为也是所有人中最弱的。

    若是按照剑魔碑的测试习性看,帝锦瑟无疑是最弱势的一人。

    一下子由最有希望成为少族长,成为最没有希望的,奚九夜和帝锦瑟的落差可想而知。

    至于一旁的帝绮罗,更是面带嘲讽,很是不屑地看了眼帝锦瑟夫妇。

    “九夜,我不管,这个少族长我当定了,你快想想法子,让爷爷改变心意。”

    帝锦瑟脸色难看,她递给了奚九夜一个眼色,示意他无论如何也要想法子帮她化险为夷。

    可这种情况下,奚九夜又有什么法子。

    看帝景天的模样,分明是谋划已久,又怎会为了一个帝锦瑟,改变主意。

    难道真要让他早前的所有努力,都化为泡影?

    奚九夜的脸色有些难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哪知道,这种情况下,帝景天会忽然刮起了西风来,风马牛不相及。

    那他早前所作的一切不都成了无用功?

    奚九夜暗暗朝着黑雾和黑长老递了个眼色,后两者冲着他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奚九夜稍安勿躁。

    “父亲,孩儿并无异议,孩儿愿意第一个上前测试。”

    帝森满面喜意。

    早前,他还没有多少胜算,可是剑魔碑考核的方法一出,帝森一下子就逆袭了。

    他没有帝绮罗的手段和奚九夜的能耐,可他实力刚好是几人中最强的,这意味着,光是凭借剑魔碑测试,他是少族长的不二人选。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上前一试了。

    “愚蠢,还真以为,帝景天会靠区区一块石头,来决定帝魔家族的未来?”

    叶凌月在旁看着这场少族长之选的开篇,心底暗暗摇了摇头,感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