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7章 剑魔碑
    ,!

    帝森此话一出,人群中的叶凌月顿时眼睛一亮。

    帝魔府的祭祀典礼实在是太过冗长沉闷,叶凌月无聊的紧。

    终于等到了四大少族长人选出列,帝景天却迟迟不宣布选举之法,在场众人,自是焦虑的很。

    帝森虽是帝景天的长子,可在帝魔府的存在感实在很一般。

    他资质比不上帝释伽之流,都六百多岁了,还只是一名七命帝魔,其经营上的能耐也不得帝绮罗,不过好在此人虽各方面都不拔尖,可都还算中上,加之其长子的身份,这一次,才能成为帝魔少族长的有力竞争者。

    人人都知,今日帝魔府将举办少族长选拔,却无一人知道,少族长该如何选出。

    帝景天对此也尤其保密,无人知道,帝景天到底作何打算。

    “想来森儿的疑问也是在场大伙儿想要询问的。少族长选拔,乃是帝魔府的大事,今日除了帝魔府中的人外,老夫还特意邀请了几位贵客,也是想要几位贵客,充当个公证人,公正公平公开的选出少族长人选。”

    帝景天微微颔首,说罢,请出了长孙雪缨和黑雾两人。

    长孙雪缨和黑雾也是一脸的好奇,他们也想知道,帝景天到底要用什么法子选出帝释伽。

    “实不相瞒,多年来,帝魔家族选拔少族长都有自己的一套独门法子,当年,释伽也是用这个法子选拔出来的。”

    帝景天提起帝释伽时,脸上还有几分伤感之意。

    “帝释伽也是用独门法子选拔出来的?”

    “什么独门法子?”

    众人一听,尤其是帝魔直系一脉的子弟们,都是交头接耳了起来。

    他们只知道,帝释伽在三岁左右,就忽然被宣布成为少族长,至于为何老家主为突然这么决定,众人也是一五所知。

    只是当时的帝释伽就已经是天生五脉,三岁时突破了六脉,直系子弟中,自问无人能够与其相媲美,所以其少族长身份,一直无人质疑,更没有人知道,帝释伽到底是用什么独门法子选出来的。

    “这个独门法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眼前这块剑魔碑。”

    帝景天说罢,指了指眼前的那一块剑魔碑。

    众人的目光,再度落到了剑魔碑上。

    那块在风雨日光的磨砺中,以及黑的发亮的剑魔碑,足有数丈高,上窄下宽,形如利剑,剑尖上闪动着耀眼的光芒,那剑魔两个字,显得也尤其刺眼。

    剑魔碑可以选出少族长,这玩意真的能行?

    众人不禁又交头接耳了起来。

    “剑魔碑乃是第一任九命帝魔,帝魔家主帝天涯所留。他乃是一代奇人,在打造剑魔碑时,就已经采用了特殊之法。有天赋的帝魔,在剑魔碑前,可以收获颇多。还有一个说法,在每一任帝魔家主面前,剑魔碑都会发出鸣音,鸣音之大小,和其实力天赋有关。”

    说罢,帝景天走到了剑魔碑前,只见他伸出了右手,落在了剑魔碑的基石上。

    叶凌月留意到,帝景天虽年逾八百多岁,可他的手却保养的极好,一双手,没有半点皱纹,洁白如玉。

    他手落在了剑魔碑上,掌心微一运气。

    就见其体内,九根帝魔命脉刹那间迸发,剑魔碑上,出现了九根犹如虬龙般的黑影,那黑影迅速扩散开。

    牢牢扎根在地底下的剑魔碑,这时发出了一阵阵嗡嗡的响声,就如有成千上百的蜂鸣声,在众人的耳边不断扇翅作响。

    在场的众人,只觉得脑海中,一阵嗡鸣,耳边一阵疼痛难耐。

    有些修为差些的旁系子弟,耳边更是生生被震出了血来。

    叶凌月也是微微挑眉,目不转睛,看向那块剑魔碑。

    “这玩意,有些意思。”

    叶凌月早前就留意过剑魔碑,身为方士,在叶凌月看来,早前的剑魔碑充其量只是一件魔兵之类的存在。

    可这会儿看着,只觉得剑魔碑颇有些玄妙。

    “主人,那玩意有灵性。”

    小鼎感受到了那股力量后,也暗戳戳与叶凌月交流了起来。

    “灵性?”

    叶凌月反问道。

    “或者说是魔性,灵器有灵就是灵性,魔兵有魔就是魔性。那玩意与九洲鼎一样,有意识了。啧啧,了不得,魔兵成魔,可比灵器化灵难多了。主人你要小心点,不要让对方发现了我们的存在。”

    小鼎啧啧称奇道。

    九洲鼎是一口宝鼎,它天生具备灵性,可彻底成鼎灵,叶凌月也是废了不少气力,才将九洲鼎炼制成鼎灵的。

    眼前的这块剑魔碑,看似只是一块石碑。

    可是在小鼎看来,对方并非只是一块石碑那么简单。

    它有了魔性,很可能会活化,届时,就可怕了。

    而且具备了魔性的魔兵会化为魔神,它们天生和九洲鼎那样的圣灵之体,八字不合,很容易一语不合就犯冲,甚至会缉杀圣灵之体。

    所以小鼎才会及时提醒叶凌月。

    “小鼎,你说对方和你犯冲?”

    叶凌月感到脚下的地面,因为那一座剑魔碑的活化,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十之**如此,否则,它也不会颤抖的这么剧烈。”

    小鼎没好气道。

    叶凌月则是盯着那块剑魔碑,等待着帝景天的下一步举动。

    剑魔碑发出了响声威力不小,在场不少人虽没有受伤,可也脸色发白,很是难看。

    帝景天见好就收,撤回了放在剑魔碑上的手。

    他体内的帝魔命脉的也跟着收敛了起来,帝魔碑上的九根龙形黑影也跟着消失了。

    如此奇象,就连帝森在内的一干帝魔直系子弟也从未看到过,一时之间都是面面相觑。

    “家主神功盖世,当世无双。”

    眼看帝景天一掌就让剑魔碑变色,一旁的奚九夜忽是单膝跪地,口中恭贺道。

    这一声恭维,顿时让众人如梦初醒。

    马屁精,帝绮罗心底咒骂了一声,也忙学着奚九夜的模样,口中高喝。

    一时之间,宗祠内的帝魔子弟纷纷跪地,口中齐呼。

    一旁的长孙雪缨和黑雾见状,也不由多看了剑魔碑几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