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6章 四强之争
    ,!

    帝魔家族宗祠内,由帝景天开始行祭祀之礼。

    叶凌月留意到,众人分庭而立。

    其中帝魔家族的直系站在了最前列,帝魔家族的直系,以帝景天为首。

    宗祠很大,足以同时容纳数千人,像极了一个大广场。

    和一般家族的宗祠供奉灵牌不同,帝魔府供奉的乃是墓碑,只有历任帝魔府的家主的墓碑才可以直接修建在宗祠内。

    进入宗祠时,第一眼看到了一座剑形碑楼,碑楼用了玄武金刚石修造而成,历经风霜,呈墨黑色,形如一柄宝剑,由地面拔地而起,直指天际。

    碑楼上写着“剑魔碑”几个字。

    虽然只是一座碑楼,可叶凌月却从那金刚石碑上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气息。

    那股气息,和当初帝莘领悟出的剑意很相似。

    帝魔府的先祖,使用魔兵传闻就是剑,如今看来,帝莘虽然自小被丢弃,可他骨子里流淌着的始终是帝魔家族的血,所以哪怕他成了妖祖也好,成了鬼帝也罢,第一兵器都是剑。

    叶凌月打量了剑魔碑几眼,体内的神机符发挥效用,脑海中,自动出现了剑魔碑的来历。

    “剑魔碑,乃是第一任帝魔帝天涯用了一块天外金刚岩打造而成,传闻其来自天外,乃是天人遗物。帝天涯得此金刚岩后,模仿其佩剑,将其打造成剑魔碑。传闻剑魔碑打造成后,帝天涯在剑魔碑前枯坐了六六三十六天,在的第三十六天内,其佩剑无端自鸣,体内九根帝魔命脉自动贯通,领悟剑意,成就了异域第一个领悟剑意之人。”

    叶凌月得到了这些讯息后,也微有诧异。

    没想到,这块剑魔碑还有如此来历。

    更没想到,第一个九命帝魔,第一个领悟出剑意之人,居然就是帝莘的先祖,第一个帝魔家主帝天涯。

    自帝天涯领悟出剑意后,帝天涯就将帝魔碑封存在宗祠内,帝魔碑也不再轻易为世人所见,被视作帝魔府的两大至宝之一。

    在帝魔府中,只有极少数的有天赋,且得了家主认可的子嗣,每年三九之月,方能进入宗祠领悟帝魔碑。

    只是在帝天涯之后,帝魔府内,只有两任家主同时领悟了剑意和突破了九命帝魔。

    不过即便如此,帝魔碑在帝魔府中的意义依旧是非比寻常。

    这座碑楼,既是宗祠的象征,同时也是外族人止步之处。

    虽然叶凌月等人获准进入了宗祠,可到了帝魔碑前都必须止步。

    哪怕是身份尊贵如长孙雪缨和黑雾等人,也同样如此。

    只有帝魔府的直系血亲,才能再往前。

    叶凌月在内的一干人等,只能在外等候。

    帝景天膝下共有七子八女,子孙延绵,光是三代以内的直系包括他们的孙辈以及夫婿儿媳等人,就足有一百多人。

    叶凌月留意到,今日到场的有六子一女。

    想来除了帝锦瑟和帝云裳外,帝景天的其他六女都已经嫁出去了。

    可同样身为儿子,地位也是不相同的。

    其中长子帝森、三女帝绮罗、四子帝超的地位最高,就跟在帝景天身后。

    奚九夜作为帝锦瑟的夫婿,跟随在四子帝超身后。

    这三拨人,也是这一次少族长的最有力的角逐者,还有一位少族长人选正是帝魔府的老资历的长老。

    至于帝魔府的旁系子弟,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

    他们的待遇甚至还不如叶凌月那样的外人,更比不上黑雾、长孙雪缨等人。

    他们只能跟随在直系、宾客随从之后,站在宗祠的最外围,只能遥遥看到剑魔碑。

    可想而知,这些年,旁系在帝魔家族中的地位有多么的尴尬。

    难怪,无论是当年的帝纣,还是后来的帝风,都会对直系乃至整个帝魔家族颇有微词。

    叶凌月留意到,帝风也在其列。

    帝风也看到了叶凌月,他看到叶凌月时,还大吃了一惊。

    昨日,他刚介绍三人混入帝魔府,叶凌月被传唤走后,就彻夜未归,帝风、秦小川等人都很是担心,生怕叶凌月遇到了什么麻烦。

    不过看到叶凌月居然混入了宗祠,而且看样子,还成了帝绮罗的亲信随从,帝风也稍稍放心了一些。

    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忧,不知叶凌月混入宗祠的具体用意是什么。

    一阵器乐声,传了过来。

    祭祀开始了,先由三十六名身着垂至地面的大鸟形巫袍,头佩面具的巫者起舞祈福。

    一阵礼音鼓乐之后,帝景天带着这百余人在帝魔碑前行礼后,往前走去,就是象征历任家主的墓碑前,需逐一上香,敬血酒。

    足足半个时辰后,帝景天才祭祀完毕。

    祭祀一完毕,帝景天走到了剑魔碑前,振了振嗓音。

    “诸位,今日,老夫谨以帝魔家族第五百三十二任家主之位,主持今日的族会。众所周知,半月之前,帝魔家族突遭变故,我孙儿帝释伽不幸陨落。杀害他的凶手,迄今还未伏诛。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夫相信,这笔血债,总有偿还的一天。国不可一日无君,帝魔家族身为异域第一家族,更不可一日无少族长。经过半月的深思熟虑和数年的观摩,老夫选出了四人作为少族长的人选。”

    帝景天说罢,示意四位少族长人选走上前来。

    “这四人,也都是我帝魔府的得力干将,这些年来,为帝魔家族的壮大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分别是老夫的长子帝森、三女帝绮罗、孙女帝锦瑟、陈长老。”

    四人互看了一眼,彼此的眼底都带着不屑之意。

    很显然,四人都不承认彼此的存在。

    其中又以帝绮罗和帝锦瑟之间的火药味最重。

    两女在宗祠外的闹剧,算是彻底撕破了彼此的脸面。

    至于帝森和陈长老,两人也知自身实力不如帝锦瑟和帝绮罗,相互之间,反倒少了几分火药味,彼此拱了拱手,算是行过了礼。

    一时之间,场面有些尴尬。

    “父亲,今日我四人都在场,还请父亲宣布,少族长选拔当如何进行?”

    帝森走了出来,行了一礼,朗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