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5章 他发现了她
    ,!

    帝锦瑟一口一个窝囊废,一个废物,矛头齐指帝绮罗。

    帝绮罗一听,差点七窍生烟。

    “小贱人,你说什么!”

    两女瞬时就如斗鸡一样,赤红着脸,只差手撕了对方。

    帝绮罗一巴掌就朝着帝锦瑟的脸上呼去。

    帝锦瑟也是毫不示弱,两个人女人扭打在一起。

    叶凌月在帝绮罗身后站着,俨然一吃瓜群众,听着看着,别提有多带劲了。

    “锦瑟,不得无礼。”

    人群中,奚九夜闻声快步行来,将帝锦瑟一把拉开了。

    “绮罗,你又何必和一个小辈计较。”

    战腾也忙上前拉架。

    四人倒是不敢在宗祠前动真功夫,你来我往间,帝锦瑟尖叫了一声,就见她的脸上多了一道划痕,血顺势就流淌而下。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帝锦瑟一口恶气上来,反掌一掌拍向了帝绮罗的心口处。

    “锦瑟,住手!”

    奚九夜不得不挥掌,掌力相击,拉着帝锦瑟退了数步。

    帝绮罗夫妇也退了数步。

    “你干嘛拉着我,那贱人毁了我的脸。”

    帝锦瑟捂着脸,歇斯底里大骂道。

    “锦瑟,她是你三姑。”

    奚九夜也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他一直告诫帝锦瑟,在少族长选拔的最终结果出来前,无论帝绮罗那边说了什么,都要沉住气,哪知她这般不争气,一来就和帝绮罗起了冲突。

    “帝锦瑟,你目无尊长,敢对我出言不逊,今日,你休想当上少族长,否则,我帝绮罗就枉为帝魔府的人。”

    帝绮罗也是一脸的怒容,胸脯剧烈起伏。

    “三夫人,锦瑟并非有意冒犯,九夜在此替她向你道歉。”

    奚九夜一脸的头疼,拱拱手,就欲赔礼道歉。

    这时,他的目光无意间落到了帝锦瑟身后。

    他原本正欲鞠躬的身子,瞬间僵硬。

    叶凌月就站在了帝绮罗身后,她乔装打扮过,可那副容貌,正是当初奚九夜在人间初遇到她时的模样。

    她怎么会在这里?

    奚九夜心底震惊,险些以为自己看错了眼,数个念头,一瞬间,就闯入了奚九夜脑海中。

    第一个念头是,她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帝魔府,她作为神界神帝,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第二个念头就是,她是来找兵王符的?

    她不要命了嘛,这时候,只要有人认出她,指出她的身份,她就会深陷囫囵。

    叶凌月也留意到,奚九夜发现了自己。

    不过,她早就有准备,奚九夜会发现自己,倒也是不慌不忙,依旧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奚九夜僵着脸,他也留意到,叶凌月的眼底满是奚落的意味。

    “叶凌月,你如此有肆无恐,可是算准了我不敢揭穿你的身份?你哪里的底气,认定了我不会揭发你。在你多次暗算我,改投帝莘的怀抱之后,我为何要袒护你?”

    奚九夜心底,嫉妒之火和怒火,熊熊燃烧。

    叶凌月也留意到奚九夜神情上的变化。

    她只是张张嘴,比了个口型。

    奚九夜心神一震,他看得分明,叶凌月口中所说的,正是“帝释伽”三个字。

    帝释伽……她这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帝释伽的事,她发现了?

    怎么可能,帝释伽被杀时,她还在人界,根本不可能发现帝释伽的事。

    “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你们都聚在宗祠外?”

    就在奚九夜和叶凌月“眉目传情”时,帝景天带着一干长老行了过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闹得不可开交的帝绮罗等人。

    “家主。”

    众人忙行礼,叶凌月也一脸低眉顺眼的模样,低下了头来。

    在低头的一瞬,叶凌月也留意到了帝景天身后除了几名须发皆白的长老外,还跟着长孙雪缨。

    乖乖,今日还真是群英荟萃。

    叶凌月暗暗在心底说道,就是不知道,帝莘是否也在附近。

    叶凌月悄眼看了看四周,并不见和帝莘相似的人影,就连帝莘的气息,也没有捕捉到,她不免有几分失望,可还是将那分失望很好的掩饰了起来。

    “爷爷,三姑她毁了我的脸。”

    帝锦瑟忙冲上前去告状。

    “父亲,帝锦瑟那死丫头,辱骂战腾和释伽,根本没把我这个姑姑看在眼里。”

    帝绮罗也是不甘示弱,两人一左一右,将帝景天围在了中间。

    帝景天一看两人的模样,也是头疼不已。

    “你们俩都够了,宗祠之前,当着那么多帝魔祖宗面前,闹腾什么。你们俩这副模样,也配当少族长?”

    帝景天没好气道。

    这阵子,为了少族长选拔之事,帝魔府内看似平静,可实则暗潮汹汹,别以为他都不知道。

    绮罗也是,当初以为她是个沉得住气的,至少比帝云裳争气多了,哪知道,释伽一死,她就行为反常,跟换了个人似的。

    还有锦瑟,自从从天罚戈壁回来后,脾气就越发骄纵,如果不是有奚九夜在,她怎能担当少族长之位。

    两女一时无语,狠狠瞪了眼对方,这才退到了一旁。

    “既然大伙都到了,开宗祠,祭祀之后,族会即将开始。”

    帝景天揉揉眉心。

    他说罢,再冲着身后的黑雾、长孙雪缨等人行了个礼。

    “诸位,让大伙见笑了,请。”

    说罢,帝景天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长孙雪缨等人往宗祠内走去。

    黑雾和长孙雪缨等人,随着帝景天进入了宗祠内。

    宗祠乃是帝魔府最重要的地方,就算是平日也戒备森严。

    今日因少族长选拔的缘故,帝魔宗祠才暂时对外开放。

    只是按照帝魔府的规矩,每个直系帝魔除了配偶和帝魔子嗣外,至多携带一人进入,帝绮罗对叶凌月另眼相看,特许她跟随自己一起入宗祠。

    叶凌月留意着宗祠四周,已经布满了防守,她不动声色,跟着帝绮罗战腾一起进入了宗祠。

    “九夜?你怎么了?”

    见奚九夜还是一动不动,僵立在旁,帝锦瑟奇怪道。

    “我们也进去吧。”

    奚九夜看着叶凌月的背影,紧了紧拳,最终还是没有将叶凌月的出现告诉黑雾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