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4章 女人间的互掐
    ,!

    这口棺木,乃是帝绮罗为了帝释伽特意定做的。

    棺木并非是普通的材质,奚九夜手落在上面,正欲查看。

    身后,有一傲慢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奚总管,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怎么有空来祭奠我儿。”

    就见了一名美妇在几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美妇云鬓高高,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一袭墨金相间的华服,一双眸微微上扬,透着犀利和傲慢之色,正是帝绮罗。

    “三夫人。”

    一干仆从见了帝绮罗,慌忙迎上前去。

    奚九夜也不得不收回了手,拱拱手,行了一礼。

    “三夫人。夫人何出此言,在下原本就是少族长的手下,前来祭奠少族长,也是情理中事。”

    “手下?我儿可没有那么大的脸面,敢命令奚总管。”

    帝绮罗笑了笑,面上却没有半点喜色,只是睨了眼奚九夜。

    她的身旁,还陪着战腾。

    “可不是嘛,奚总管贵人事忙,又是家主眼前的红人,来祭奠释伽,释伽若是泉下有知,只怕也会消受不起。”

    战腾昨夜差点被百鬼吞噬,得知百鬼正是受了奚九夜的差遣,心底对奚九夜很是恼恨。

    早前跟丢了帝释伽的魂魄,只能先回去向帝绮罗复命。

    帝绮罗那会儿,才刚醒来,原本通体舒畅,准备好好夸奖帝月一番,哪知却得了这个消息,免不得将战腾狠狠训斥了一通。

    她记挂着帝释伽的下落,知是稍作打扮,就赶了过来,哪知就刚好遇上了奚九夜。

    换成战腾一人,他可不敢对奚九夜冷嘲热讽,可这会儿有帝绮罗撑腰,那就不同了。

    “三老爷和三夫人谦了,在下只是想来祭奠少族长罢了。既然已经祭奠过了,时辰也不早了,在下先行告退。”

    奚九夜也知,两夫妇一出现,意味着帝释伽的事必定有变数。

    他需联络黑雾等人,想好应对之策。

    奚九夜不慌不忙,行了一礼,就退了出去。

    “绮罗,你就这样放那小子走了?”

    战腾见奚九夜很是从容地离开,还满脸的不满。

    “不放走他,还能怎样?难道在这节骨眼上和他撕破脸?释伽都还没找到,谁能证明,人是他杀的。”

    帝绮罗不悦地瞪了眼战腾。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若非是他跟丢了帝释伽,事情又怎会落到这么麻烦的地步。

    帝绮罗已经命令手下的巫者们去寻找,可是找了半个多时辰,都没有释伽的下落。

    释伽那孩子,素来骄傲,被奚九夜击杀,又只剩了一缕命魂,偏还不能直接找奚九夜报仇,这口气,他怎能忍,帝绮罗就担心他会乱来。

    战腾支吾着,没吭声。

    “夫人,午时已到。”

    一旁的侍从提醒道。

    午时一到,帝绮罗就需前往宗祠,参加少族长选拔。

    帝绮罗正欲离开,就见了院外候着一人。

    “帝月,你也在?刚好,你随我一起去宗祠。”

    帝绮罗看到了叶凌月,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带她去?她不过是一个侍女。”

    战腾一看到叶凌月,也有几分意外。

    帝绮罗猜忌心颇重,这女人才来一天,帝绮罗就视其为亲信?

    这也太反常了吧?

    战腾满腹的困惑,不仅如此那女人,居然还敢回来?

    她难道不怕,自己揭穿她的身份?

    战腾一脸的复杂,偷偷打量着叶凌月。

    叶凌月却是递给了他一个眼神,眼底带着几分好玩的意味。

    帝绮罗对叶凌月的信任,全都是建立在叶凌月让帝绮罗好好睡了一觉的缘故。

    自从帝绮罗生下孩子后,就从未睡得这么踏实过,在她心目中,叶凌月如今无疑就是神医了。

    “她是我请来的神医,她若是侍女,你又算是什么?”

    帝绮罗冷笑道。

    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男人罢了。

    战腾哑口无言,叶凌月笑了笑,站到了帝绮罗身后。

    一干人等,随着帝绮罗一路到了宗祠。

    约莫行了一刻钟,一座古朴庄严的院落出现在眼前。

    朱墙金檐,那就是帝魔家的宗祠,这也是整个帝魔府最核心的区域,里面陈列着帝魔府烈祖列宗的牌位。

    今日是少族长选拔之日,平日冷清的宗祠,也跟着热闹了起来。

    “三姑。”

    帝绮罗才至,就听到了一个喜鹊似的声音,帝锦瑟一身晃眼的正红色锦袍,行了过来。

    帝锦瑟那张脸,虽说经过了治疗,可也没有完全恢复,脸上还留着些许疤痕,今日她浓妆艳抹了一番,总算是看上去有昔日的六七分颜色了。

    她看上去心情不错,竟主动来向帝绮罗打招呼,要知她平日可不怎么待见这位长袖善舞的三姑。

    帝绮罗斜眼看了眼帝锦瑟,鼻底哼了一声。

    “锦瑟,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三姑?”

    帝绮罗不满道。

    “三姑,你何出此言,锦瑟可是一直都很尊敬您的。”

    帝锦瑟眉梢和脸上的欢喜之色,毫不掩饰。

    奚九夜运筹帷幄,她今日成为少族长可谓是铁钉铁的事了,她压根不把帝绮罗看在眼底。

    再长袖善舞又如何,终归不过是一个女人,没了儿子,又有个窝囊废老公,能成什么大气候。

    “尊敬我,你还穿的跟一只花孔雀似的。释伽是你哥,他头七刚过,你不披麻戴孝,还穿红戴绿。就算是不看在释伽的份上,这里是宗祠,你打扮得和一个风尘女子似的,简直就是辱没帝魔府的门风。你爹娘不管教你,我这当长辈的自要好好教教你。”

    帝绮罗语带讥讽,将帝锦瑟骂的分文不值。

    此时宗祠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听不到帝绮罗的喝斥,众人都看了过来,帝锦瑟被骂的面上无光,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如何应答。

    “帝绮罗,你有什么资格训斥我。你又不是我爹娘,有什么资格训斥我,你以为你有多大能耐,嫁了个窝囊废,赖在帝魔府不走,还养了个废物儿子,还真以为,自己是帝魔府的女主人不成,敢对我指手画脚。”

    帝锦瑟也是个眼尖嘴利的,哪能站在被人骂,当即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