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2章 撕破美人皮
    ,精彩小说免费!

    楚昭阳一听,面色大变。

    几十年来,他一直在怀疑,可是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

    “楚秦氏!当真是你!”

    楚昭阳疯了般,冲上前去,掐住了楚秦氏。

    “是我做的又如何,楚昭阳,你连一个下贱的婢女都看得上,你对得起我。你与我分房多年,心里哪里有半点我这个当妻子的位置。”

    楚秦氏也豁出去了。

    她被叶凌月戳穿,又见师兄受伤,又惊又怒。

    叶凌月连两个嬷嬷都已经说出来了,证明她早有预谋。

    罢罢罢,是她瞎了眼,才会错看了那丫头,还以为她就是个懦弱无能的。

    楚秦氏和楚昭阳夫妻俩你撕我打,扭成了一团。

    两人将几十年的怒气,全都撒了出来。

    “无论是不是天人,打起架来,原来都差不多。”

    叶凌月在旁看着,心底冷笑。

    “昭阳!”

    “娘!”

    楚老太君怒喝一声。

    楚暮也上前拉住了楚昭阳。

    “你们还有没有把老生放在眼里!”

    楚老太君气得不轻,手中的骨杖种种落地。

    楚昭阳垂着头跪了下来,楚秦氏也不情愿着,跪在一旁。

    楚昭阳衣服上破开了个大口子,脖子上满是爪痕,楚秦氏头发凌乱,脸上还有巴掌的痕迹。

    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楚府的这一场闹剧,让人目瞪口呆。

    “阿暮,你去送客。”

    楚老太君胸膛起伏不定,气得不轻,仿佛一瞬之间就苍老了几岁。

    楚暮上前,招呼各位宾客离开。

    “溪芸,你且留下。”

    灵犀工会的溪芸姑娘被老太君叫住了。

    至于苍芒太子、帝莘等人,本就住在楚府,老太君没有发话,几人自是乐得在那热闹。

    楚府的这场寿宴还真是一波三折,院子里,桌案戏台迅速被撤去。

    婢女和护卫们都没敢吱声。

    “老太君,还请饶恕我娘。”

    楚暮忙完了手头之事,回来见到爹娘还跪在一旁,慌忙跪下。

    楚秦氏平日做事是有些偏执,可楚暮没想到,她会闹出这么大的事端。

    “阿暮,不要给她求情,她害人性命,应该一命赔一命。”

    楚昭阳怒道。

    “楚昭阳,你让我赔那贱人一条命?呵~那贱人算是什么,我是你的发妻,我嫁给你三百多年,你居然要让我偿命?”

    楚秦氏一听,怒极攻心,作势又要扑上前去。

    “姨父,姨娘也是因为爱你那么做的。你不要听叶凌月挑拨离间,分明是她用了巫术迷惑人在先。我相信,姨娘一定是受其蛊惑,才会误上了巫人的当。”

    纪琳琅也忙跪下求情。

    “琳琅说得不错,老太君,你不要听这女人胡言乱语,她使用勾魂铭,本就是她会巫蛊的证明。”

    楚秦氏还想做垂死挣扎。

    “呵~夫人,您的意思是说,五十多年前,也是我害死了世伯的爱妾和她的女儿?”

    叶凌月轻嗤一声。

    一想到楚秦氏一尸两命,楚昭阳更是怒火中烧。

    “太君,今日我与那贱人绝不罢休,要么让她偿命,要么我休妻!”

    休妻之话一说,楚秦氏浑身一震,几难相信,跌坐在地。

    楚老太君和楚暮都是闻之色变。

    “昭阳,休要胡说八道。有老生在的一天,你就不可休妻!”

    楚老太君也是又恼又惊。

    楚秦氏所作所为,的确失了妇德,可她身后有着宗门势力,楚府还需借助它。

    “爹,你当真一点情面都不顾?”

    楚暮忙劝道。

    他虽也知爹娘关系不睦,可万万没想到会闹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过不下去了,我此生挚爱,唯有一人,你们却让我娶楚秦氏。我隐忍过了数百余年,好不容易等到老太君开恩允我纳妾,这毒妇却害死了她。可怜我的孩儿,还未出世就化成了一滩血水。阿暮,那是你妹妹,你亲妹妹啊。”

    楚昭阳抱头痛哭,堂堂七尺男儿,哭得如同一个孩子。

    为了家族,他舍弃了太多。

    却没想到,自己最终落了个连自己的爱人都无法保护的下场。

    楚府的利益,与他何干,与他何干。

    楚昭阳悲愤交加,怒吼一声,一跃而起,冲出了院子。

    “爹!”

    楚暮又惊又急。

    “阿暮,随他去。他真以为,我们娘俩没有了他,就活不下去了?”

    楚秦氏眼底含怒,一双眼几欲喷出火来。

    楚昭阳,你竟敢休妻,你我夫妻之间,情谊一刀两断。

    楚老太君闭上了眼,久久没有说话。

    为了家族,牺牲的又岂止是楚昭阳一人。

    “老太君,秦氏自知做了大逆不道之事,可我也是为形势所迫,归根究底,都是因有人暗中作祟。这一切都是因为叶凌月,她用了巫铭,证据确凿,还请老太君明察。她懂得铭文,却一直没有袒露,分明就是有心隐藏。”

    楚秦氏失了夫君,心凉如水。

    她本就是爱嫉恨之辈,心知这一切都是叶凌月设计之后,对叶凌月更是恨之入骨。

    “溪芸姑娘?”

    老太君看了眼溪芸。

    “不错,勾魂铭的确是巫蛊,铭师工会明文禁止私下使用。不过……叶姑娘足不出户,在下倒是很好奇,叶姑娘的勾魂铭出自何处?”

    溪芸问道。

    溪芸这么一问,纪琳琅不禁打了个哆嗦。

    她缩了缩手,将右手的衣袖往下拉了拉。

    绝对不可能,叶凌月不可能会知道,她的身上也有勾魂铭。

    “我的确懂得勾魂铭,至于勾魂铭来自何处,那就得问婊小姐了。”

    叶凌月说着,忽手间一快,一把抓住了纪琳琅的右手。

    “叶凌月,你做什么?”

    纪琳琅反手一掌挥出,哪知叶凌月的手就像是早就察觉了她的举动,左手扯住纪琳琅的衣袖。

    只听得“撕拉”一声,纪琳琅的右袖被扯了下来,她的右手臂上,一枚诡异的铭文落入众人眼中。

    楚暮面色一僵,楚秦氏也是目瞪口呆。

    楚老太君却是老脸一沉。

    苍芒太子等人也是看得啧啧称奇,真是峰回路转,这下子,楚秦氏和纪琳琅被一锅子端了。

    这……苍芒太子看看一旁的叶凌月,却见一脸的淡然,眼前的闹剧仿佛与她完全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