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9章 先下手为强
    ,精彩小说免费!

    月上中天,楚府的寿宴也已经正式开始了。

    今晚的寿宴,摆了足足又三百多桌,共有数千人,很是热闹。

    叶凌月和溪芸分开后,寿宴就开始了。

    “凌月,你过来,坐在阿暮身旁。”

    楚老太君的心情并未被白日影响,她的脸上堆满了笑,示意叶凌月坐在其右手处。

    也不知是不是楚老太君刻意安排,在楚府身份一向卑微的叶凌月,居然和楚暮、老太君、楚秦氏等人坐在一起。

    这一桌,可谓是老太君最宠爱的后辈,以及最尊贵的客人。

    早前没有露面的苍芒太子和凤菲郡主也来了。

    叶凌月到时,桌子上已经只剩两个位置。

    身后,一道怨恨的目光看了过来。

    眼角余光,叶凌月瞥见了纪琳琅坐在了不远处的桌子上。

    纪琳琅心底恨透了叶凌月,原本,那应该是她的位置。

    老太君一定是恼火着赵少门主早前的事,才会换了座位,真是便宜了叶凌月那贱人。

    一想到这里,纪琳琅就恨得牙痒痒。

    她哪里知道,勾魂铭非但没有让楚暮为她神魂颠倒,反倒闹出了这么大的丑事来。

    好在,勾魂铭的威力已消。

    叶凌月看了眼满脸笑意的楚老太君,磨蹭了下。

    就在这时,却见帝莘走了过来,他也不多问,径直就在楚暮身旁坐下了。

    楚暮一愣。

    苍芒太子和凤菲郡主也是一愣,桌子上十几双眼一起看向了帝莘。

    “凌月姑娘,你坐我身旁吧。”

    溪芸笑了笑,她也在主桌落座,她身旁还空着个位置。

    叶凌月看看帝莘,却见帝莘睨了她一眼,那双凤眼里,闪过了一缕顽皮的意味。

    叶凌月也不知,帝莘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到底是认出了她,还是没有认出她?

    若是认出了她,为何早前看她的眼神如此冰冷。

    若是没认出来,又为何两次三番帮助自己?

    叶凌月带着满腹的疑问,正欲落座。

    “慢着,叶凌月,你住在楚府多日,身为楚府的晚辈,老太君生辰那么大的事,你难道连份贺礼都没有?”

    楚秦氏嘲讽道。

    今夜来参加寿宴的人,几乎是人手一份贺礼。

    就连楚府的奴仆们,也都各自筹了钱,给老太君塑了座金身雕像,唯独叶凌月,两手空空,简直是岂有此理。

    “夫人说得是,我差点忘了这事。老太君的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

    叶凌月说罢,取出了一个匣子,呈了上去。

    “凌月是自己人,这么客气做什么。老生这么大把年岁,该有的都有了,你日后记得,多来陪老生说说话就是了。”

    楚老太君笑了笑。

    叶凌月在楚府的日子并不好过。

    自己对她也是冷落了,她一个月的月钱并没有多少,她准备的礼物想来也不会太名贵。

    “老太君,不知叶姑娘给您准备了什么礼物,不妨我们大家一起看看,也好长长眼。”

    凤菲郡主接了纪琳琅一个颜色,开口说道。

    “这……”

    老太君略一沉吟。

    那一边楚秦氏已经接过了匣子,打开了。

    却见匣子里,只有一把小小的木剑。

    木剑不过半臂长短,也不是什么名贵的灵木。

    木剑上,雕刻着歪歪斜斜的几条铭文,乍看之下,很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玩的把戏。

    “叶凌月,这就是你的寿礼。你好大的胆子,什么破烂玩意都敢往老太君面前送。”

    楚秦氏啪的一声,将箱子摔在了桌子上,她脸色难看,很是不满。

    楚暮看看那把剑,也是面有不悦之色。

    “这把木剑,难道是……”

    楚老太君的神情大变,拿起了那把木剑。

    “这把剑,正是我先祖叶敏在成为铭师后,铭刻而成的第一件铭器。想来老太君一定也认得这剑。”

    叶凌月笑了笑说道。

    这把木剑的事,是在叶敏的手札里发现的。

    根据叶敏的手札上记录,当初她成为铭师后,雕刻了两把木剑。

    一把留给了自己,另外一把给了楚老太君。

    当时的两人,也都还是籍籍无名之辈,彼此之间亲如姐妹。

    叶凌月根据手札,雕刻了这把木剑,又铭刻了一些铭文。

    果不其然,楚老太君见了剑后,感慨颇深。

    这样一来,叶凌月才可以顺利实施接下来的计划。

    “认得,认得,当年,我和叶敏世界曾说过,往后要带着着两把木剑纵横三十三天。剑在,人在。只可惜……”

    老太君摸着那把木剑,老泪纵横。

    剑,依旧在,可人却早已不在了。

    “这是老生收到的最满意的礼物,凌月,你也是有心了。”

    老太君也知自己失态了,她收起了剑,脸上还满是唏嘘之意。

    对于楚老太君这样的强者而言,名利都已经是身外物,她最在乎的,却是过去的那份记忆。

    她和叶敏,相识于贫贱时。

    多年之后,楚老太君已经是功成名就。

    可她也丢失了许多。

    她是身旁,多时阿谀奉承之辈,却再无一个肯和自己挨饿,花了几天几夜时间,为自己打磨一把最低等的铭器的人了。

    楚秦氏一脸的尴尬。

    她也没想到,一把破木剑,还有那么深的渊源。

    不过叶凌月这死丫头,比她料想的要聪明多了,还懂得攻心之法。

    看老太君的模样,恨不得立刻让她和阿暮成亲。

    为了阿暮,她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叶凌月送上贺礼之后,楚府的其他晚辈们也陆陆续续送上了贺礼。

    老太君也是一一笑纳了。

    “太君,秦氏有一事不得不提。”

    酒过三巡,就见楚秦氏站了起来。

    楚老太君活了万余年,楚府的晚辈的辈分早已过了百代,除了她的子女那一辈,再往后的辈分,在其面前都是自称姓氏。

    “秦氏你有何事,但说无防。”

    老太君喝了几杯酒,面上也有了几分酒意。

    “这几日,内院接连出事,秦氏以为,还需整治一番,免得日后再有类似之事发生。”

    楚秦氏说得,正是早前发生的管家之死和周雄之死。

    尽管楚老太君下令,不得将此事传出去,可楚府上下,还是人心惶惶,很是不安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