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4章 定亲
    ,精彩小说免费!

    一个时辰后,纪琳琅走出风林小筑。

    身后,几名婢女都还是惊魂未定。

    她们有些诧然地看了看自家姑娘。

    早前姑娘还大发雷霆,恼火不止,她们还以为,姑娘不去参加寿宴了。

    没想到,姑娘再出现时,脸上堆满了笑容。

    “去,当然要去,我若是不去,岂不是让那女人占了便宜,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楚府未来的少夫人。”

    纪琳琅换了身怒红色的衣裳,裙摆上满是桃话,一根金红色的腰带将其腰身勾勒的更加纤细,真个人都洋溢着一股妖娆的气息。

    乍一看,纪琳琅的这一身和叶凌月的有些相似,很显然,她不想叶凌月专美。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寿宴也已经开始。

    前厅已经容纳不下宾客。

    楚府为了迎接宾客,特意将几个邻近的院落的围墙给拆了,几个院子并在一起,雨棚也高高支起。

    今夜天气晴朗,雨棚倒是派不上用场。

    几个戏班子在雨棚下,开始唱戏,咿咿呀呀的,将本就热闹的宴席衬托的更加热闹。

    前厅的回廊,直通做寿的大院。

    两边的回廊已经摆上了长条案桌,来参加寿宴的宾客,自不会空手而来。

    他们大多携礼而来,礼物堆满案桌,一路看上去,就如一条条连绵的山脉颇为可观。

    来参加楚老太君的寿宴的,大多是下天域的各大势力以及一些皇室贵族。

    被周大将军的事一闹,苍芒太子和凤菲君主都一时没有了踪影。

    楚暮分身乏术,招呼着宾客,倒也一时忘记了头疼之事。

    帝莘一人,悠然自得坐姿在了一旁的观景亭里。

    那些宾客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

    帝莘低垂着眸,长长的睫在其脸上落下了一片阴影,他似寐似醒,也无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似乎没有人发现,叶凌月不见了。

    “灵犀工会,溪芸姑娘到。”

    就听得门童一声通报,溪芸代表灵犀工会前来贺喜。

    “老太君福如星海、寿比昆山。”

    溪芸恭声说道。

    星海是三是三天最古老的一条天河的名称,传闻它和已经崩塌的昆仑天脉是同一时间的产物,有数十万年的历史。

    昆山则是昆仑天脉崩塌后形成的一条新山脉,也有十余万年的寿命。

    对于三十三天的天人们而言,两者都是长寿和强大的象征。

    溪芸笑意盈盈,边说边送上了贺礼。

    今日的寿宴原本应该是灵犀会长来的,可会长因琐事缠身,没法如期赶回来,只能让溪芸带着寿礼前来。

    溪芸面色如常,丝毫没有受几日前周雄事件的影响。

    事实上,溪芸已经听说了,正午前后,周大将军来闹事。

    哪知道,却被一位无名高手所伤。

    别说是闹事,就连修为都被废了。

    这件事,已经在灵犀城闹得沸沸扬扬。

    苍芒大陆的第一猛将,竟成了废人,而且据说对方到底是怎么出手的,在场的宾客都没有看清楚。

    周家父子一死一废,从今往后,周家在苍芒大陆已然是除名了。

    溪芸也落了个轻松,无需再担心周大将军来追问铭毒之事。

    这也让溪芸多了几分和那名神秘的铭师合作的心思。

    不过是否要合作,还得看溪芸今日见到那位铭师先再说。

    今日的寿宴,对方一定会出席。

    溪芸送给楚老太君的乃是一件灵犀工会刚到手的五级铭器。

    五级铭器对于楚老太君倒不算是什么特别稀罕之物,可当她看到那份铭器时,点了点头。

    “溪芸姑娘有心了,知道老生这些年礼佛,送了这么一份厚礼,代老生向灵犀会长问好。”

    溪芸送来的,却是一件佛珠。

    佛珠是由一颗颗舍利打磨而成,舍利每一颗大小相等,浑圆通透,就像是夜明珠一般。

    整串佛珠共有十八颗,寓意是佛宗的十八罗汉,这十八颗舍利子乃是十八名三千年修为的佛宗佛陀的舍利子。

    每一颗舍利子上,都有一种四级铭文,只要使用得法,这佛珠倒是一件很不错的法器。

    楚老太君这些年,年岁渐长,尤其是百年前,听了一场佛法后,愈发信起了佛来。

    只是佛宗流传到其他天域的法器很少,溪芸这件法器,倒是用足了心思。

    “老太君喜欢就好,往后溪芸和灵犀工会还需老太君多多关照。”

    溪芸与老太君一笑释前嫌,两人有说有笑。

    溪芸目光流转,不动声色在人群中找了一圈,却不见那个传话的婢女,心里更加疑惑。

    “老太君,今日您大寿,楚府的人可都是来齐了,我看着怎么少了几人?”

    溪芸有心试探着。

    老太君乃是楚府的权威,她大寿,无论是奴仆还是子嗣后辈,按照苍芒大陆的礼仪,子嗣后辈需给她磕头奉茶,奴仆需三跪九叩,向其行礼。

    “自是都来了,老生老眼昏花,也没看少了谁。”

    楚老太君说罢,也看了看四周。

    这一看,老太君皱了皱眉,暗忖。

    “怎么不见纪琳琅和叶凌月两院的人。这两丫头,早前在人前置气,楚秦氏已经将话到传到她耳根子底下了。两人也不是第一次闹矛盾了,可近段时间,矛盾愈发激烈。以前琳琅那丫头,倒也还算是懂事,鲜少和凌月闹,可这几日,怎么就有些不对头了,反倒失了气度。”

    老太君也知,两女矛盾的核心,就在楚暮一个人身上。

    阿暮那孩子,也该收收心了。

    今日的寿宴之后,老太君寻思着,无论楚暮同意不同意,就让他把两女都娶了。

    老太君知道,楚暮更加心仪纪琳琅。

    可他终归是有婚约在身,叶凌月这些日子,倒也通透了不少,即便是当不了阿暮的妻,当妾也是绰绰有余。

    至于琳琅,天赋脾气都很不错,就是家世差了些,担不起楚府未来主母的职责,老太君琢磨着,阿暮也只能纳她为妾。

    两女地位平等,想来就不会闹腾了。

    老太君心想着,就见叶凌月从不远处行来,她的身后正跟着水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