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2章 我在夸奖你呢
    ,精彩小说免费!

    “你的未婚夫和人跑了,你不追上去?”

    身旁,熟悉的男音飘来。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

    我的未婚夫?

    我只知道,我的伴侣不记得我了。

    叶凌月不急不慢,转过身来,看着身旁的帝莘。

    男人的脸上,没有半点笑意。

    硬邦邦的脸,就像是戴了一副面具。

    叶凌月甚至有种冲动,上前揉揉男人的脸。

    你可真是我的帝莘?

    叶凌月心底叹了一声。

    “你果然不高兴,既然不高兴,为何不阻止他们?”

    帝莘见叶凌月眉头皱紧,莫名觉得心情有些不舒服。

    “奸夫**,爱干啥干啥去,与我何干。”

    叶凌月耸耸肩。

    帝莘愈发不明白,既是如此,她周身为何有一种很悲伤的感觉?

    剑意修炼到了高明处,对于周围的环境极其敏感。

    就好比叶凌月是神念师,对人的情绪变化,乃至环境的变化都会异常敏感。

    帝莘可以肯定,叶凌月不开心。

    “好丑。”

    见叶凌月又不搭理自己,帝莘想了想,看了眼叶凌月的脸,嘀咕了一声。

    “!!”

    叶凌月嘴角狠狠一抽搐。

    死帝莘,我不来惹你,你倒是自己找死来了!

    “嫌我丑,可以不看,也不怕自己看多了做噩梦。”

    叶凌月强压着心头的怒火。

    “画蛇添足,你昨晚的样子就挺好看的。”

    帝莘自言自语道。

    “呵~剑魔殿下的审美真特殊,感情你有恋丑癖。”

    叶凌月没好气道。

    帝莘也感觉到,眼前的女子对自己似乎没啥好语气。

    这就奇怪了,按理说,他主动搭讪,对方应该开心才对。

    为何她一副,他杀了她全家的语气?

    帝莘虽然不怎么搭理女子,可他也知道,自己长了副好皮囊。

    凡是女子,都会多看自己几眼。

    就连自家外婆都对自己异常宠爱。

    这一点,连自己的舅舅炽皇都羡慕不已。

    凤菲郡主那样女人,一见到自己,哪怕自己随便扫了她一眼,她都会一副随时要昏过去的反应。

    可眼前这女人,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

    她似乎很讨厌自己。

    连和自己站在一起,她都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要想取悦女孩子,一定要夸奖她。

    从头到脚,从头发到指甲,都要夸奖。

    帝莘回想起了自己的最佳损友雷煜的话。

    “那个胎记,很美。我从没见过,这么玄妙的阵法。”

    夸奖……努力夸奖。

    帝莘一本正经说道。

    “你!”

    叶凌月险些没喷火,她瞪了眼帝莘,转身就走。

    夸她的胎记美?

    这厮真是脑子被骡子给踢了吧?

    是个人都知道,这块胎记对于叶凌月而言,是一个负担。

    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身后,黄嬷嬷连连叫喊,可还在气头上的叶凌月,哪里听得进这些。

    她走出了前厅,走了几步。

    这时,她脚下一顿。

    方才,她被帝莘的话,一时气晕了,这会儿才回味过来,帝莘后半句话。

    阵法?

    帝莘那小子,说我的脸上的这个是阵法?

    叶凌月一瞬间,就明白了,帝莘为何会出现在风林小筑,另外,他为何要夸貌丑的自己美。

    帝莘对阵法,一向很感兴趣。

    看如今的样子,应该时更加痴迷了才对。

    他到风林小筑,是为了看那里的阵法。

    叶凌月摸了摸脸上的胎记。

    她犹豫了下,迅速朝着浣花居走去。

    回到浣花居后,叶凌月卸去了脸上的妆容。

    这也是叶凌月第一次,仔仔细细看自己的胎记。

    关于这块红斑,在叶凌月到来之前,“叶凌月”的身上也有红斑。

    可叶凌月来了之后,红斑只有右边脸颊还有。

    “叶凌月”曾经说过,那是自己死在腹中的双胞胎姐姐所化而成。

    看“叶凌月”最深处的记忆,却告知叶凌月这块胎记,在“叶凌月”六七岁时,并不存在。

    也就是说,它不是先天的。

    可就算会如此,早前叶凌月也只是把它当成胎记。

    “这玩意,居然是阵法。”

    帝莘说它是阵法,那一定就是阵法。

    只是这到底是什么阵法?

    叶凌月这会儿有些后悔了。

    自己不应该一时之气,她应该趁机问清楚才对。

    “有人在叶凌月的身上,施加了阵法?叶凌月乃至叶家的人,毫无知觉。那人到底是什么目的?这阵法到底是什么用处?”

    叶凌月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喃喃自语道。

    “姑娘,姑娘?”

    外间,黄嬷嬷的声音传来。

    叶凌月暂时懒得去理会楚府的那些宾客,她一闪身,贴了张隐身符,就往外走去。

    楚府内,寿宴已经开始。

    虽是经历了周家父子的风波,可依旧不断有宾客前来道贺。

    叶凌月隐身外出时,就恰好见了楚暮匆匆忙忙从风林小筑走了出来。

    楚暮是楚府的少爷,自是不好离开太久。

    叶凌月看了看不远处的风林小筑,并不见纪琳琅出现。

    她眸光闪了闪,转道走进凤林小筑。

    风林小筑内,风景依旧秀美,丝毫没有因为周雄死在这里,而折煞了这里的风景。

    “这些阵法,看来今日我是进不去了。”

    小筑里,依旧是阵法重重。

    叶凌月走进小筑时,发现当自己置身其中,一时半会儿无法突破。

    叶凌月微微一惊。哦im

    这时,叶凌月觉得脸上的胎记有些发烫。

    她下意识用手一摸。

    就在这一瞬,眼前的那些阵法,居然神乎其技般,一下子失灵了。

    阵法光芒迅速黯下。

    “这是怎么回事?”

    叶凌月一惊。

    她回想起来,那一晚,她和周雄遇到时,也是如此。

    早前,她还以为是帝莘破了那些阵法。

    可如今,帝莘并不在这里。

    难道说……叶凌月摸了摸脸颊。

    她脸上的红斑,依旧微微发热。

    难道是她脸上的这红斑,让风林小筑的阵法都失灵了?

    这是我见过的,最玄妙的阵法。

    帝莘的那一句话,再度闯入了叶凌月的脑海。

    这个阵法,足以遏制这里的所有阵法?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叶凌月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这时,从风林小筑的深处,传来了一阵异响。

    叶凌月飞身一掠,朝着里面掠去。

    当叶凌月离开时,小筑的阵法又再度恢复了运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