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6章 惊艳
    ,精彩小说免费!

    浣花居内,叶凌月走到了那两件衣服前。

    方才楚秦氏和蛇人窃窃私语,说的正是如何谋害叶凌月。

    蛇人表示,寿宴之上,人数众多,他一时难以认出哪个是叶凌月。

    楚秦氏之说,叶凌月身上,有曼陀王花花粉的气息。

    蛇人人蛇合一修炼,曼陀王蛇对曼陀王花花粉最是敏感,一定能够认出叶凌月来。

    不仅如此,届时楚秦氏还会释放出另外一种毒来。

    那种毒,在单独使用时,不成毒,可一碰上曼陀王花花粉,就会化为一种幻毒。

    叶凌月身怀花粉,很容易吸入花粉,两毒合一,那时,她一定浑浑噩噩,产生幻觉。

    蛇人恰好利用这个机会,将其铲除。

    这个计谋,可谓是天衣无缝。

    即便是叶凌月疯疯癫癫,也不会有人发现,她身上染了毒。

    “最毒妇人心,为了楚暮这个儿子,楚秦氏也算是费尽了心思,可惜了,你遇上的是我。”

    叶凌月看了看那两件衣物,嘴角浮起一抹笑。

    天渐渐亮了。

    楚府内,一早就已经开始忙碌。

    为了迎接八方来客楚府门厅内外,都已经张灯结彩,亭台楼阁之间,也摆设一新。

    黄嬷嬷也带着几名婢女一早来替叶凌月梳妆打扮。

    她提醒着叶凌月穿上楚秦氏送的其中一套衣物,叶凌月也不忤逆,换好之后,再梳妆打扮。

    到了正午前后,她才梳洗妥当。

    黄嬷嬷等人早已等候在外,准备陪同叶凌月前去前厅。

    今日,是叶凌月难得正式出席楚府的公开场合。

    若是能把握住这次机会,叶凌月就可以替自己正名。

    黄嬷嬷作为她的贴身嬷嬷,从前天开始就反复提点,唯恐叶凌月今日有什么闪失。

    当叶凌月出现在黄嬷嬷等人眼前时,嘴上还在喋喋不休念叨着的黄嬷嬷和两名婢女一下子就愣住了。

    眼前的叶凌月青丝绾起,发鬓间插了一只振翅欲飞的飞蝶簪,一袭火蔷色的罗裙上套着一银白色的缎袄,流苏点缀其间。

    最出彩的却是叶凌月今日的妆容。

    叶凌月的脸上,最是扎眼的就是她右脸上的那块红色胎记。

    可今日,水碧的一双巧手将那块胎记点缀了一番,化成了一朵火蔷薇。

    火色的蔷薇,非但没有遮去叶姑娘的容貌,反倒让其本就出众的五官显得更加惹眼。

    月眸秀气的鼻,唇间抹朱红,更不用说其风华气度,步履之间,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光彩,让人看上一眼,都舍不得移开眼。

    “这还是叶姑娘嘛?”

    也不知是谁轻呼了一声。

    这样的叶姑娘,哪怕是和表小姐走在一起,也要胜上几分。

    小少爷怎么会一直看不上她?

    几位婢女都暗地里开始替叶凌月鸣不平。

    她们最初被楚老太君安插到浣花居时,心底是千万个不情愿的,可这才几日,她们在叶凌月手下,耳濡目染,对这位叶姑娘居然有了几分服气,下意识,开始替她鸣不平。

    真要算起来,叶姑娘也只是无法修炼罢了。

    黄嬷嬷轻咳了几声。

    “我们可以启程了,免得其他夫人姑娘都到了,失了礼数。”

    黄嬷嬷心底也是直嘀咕,为了今日的寿宴,老太君和楚秦氏都再三叮嘱,让其看住叶凌月,不要寿宴上失了分寸,丢了楚府的脸。

    可如今看来,叶姑娘不仅不会丢脸,只怕还要……

    黄嬷嬷说着,在前头引路,叶凌月和几名婢女朝着前厅走去。

    前厅内,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楚暮和纪琳琅双双出现接待宾客,两人男俊女美,站在一起,俨然一对璧人,前来的宾客无不对其赞不绝口,这也让纪琳琅很是欢喜。

    相比纪琳琅的欢喜,楚暮的神情有些心不在焉。

    护西大将军还没到,周雄的死,让楚暮有种锋芒在背之感。

    “暮少。”

    身后,苍芒太子和帝莘等人走了过来。

    苍芒太子携友前来,为了低调行事,他特意叮嘱楚暮不要泄露了他的行踪。

    与太子一起的帝莘,更不用说,低调的没几个人认得出他来。

    只是他出众的容貌,一出现,就引来不少女宾的瞩目。

    “太子殿下、剑魔殿下、赵少门主。招呼不周,还请多多包涵。”

    楚暮拱了拱手。

    “暮少不用多礼,今日楚府宾客盈门,不用太过理会我们,我等自会张罗。”

    苍芒太子笑着说道。

    苍芒太子说罢,看了眼楚暮身旁的纪琳琅。

    “怎么不见叶姑娘?”

    论起身份,叶凌月才是楚暮的未婚妻,楚老太君寿宴这种场合,她理应出席才对。

    昨日,周雄之死。

    苍芒太子和楚暮在商讨对策时,楚暮流露出,想要让叶凌月当弃子的意味。

    苍芒太子也不知楚暮是否是下定了这份决心,亦或者说,楚老太君真的舍弃了和叶家的那份情谊。

    这话,却有几分试探的意味。

    苍芒太子还么一问,纪琳琅的脸上挂不住了。

    “那女人生性傲慢,都什么时辰了,其他房的人都来了,唯独她迟迟不见踪影,没有礼数。”

    今日楚暮在哪里,纪琳琅就跟随到哪里,言下之意,就是不让叶凌月有机可乘。

    虽说楚秦氏早已言辞凿凿,说今日之后,一定能够除掉叶凌月这个心头大患,可纪琳琅想到那日在风林小筑外看到的叶凌月,还是很不放心。

    她绝不会让叶凌月有半点接近触目的机会。

    “我叶凌月有没有礼数,似乎还轮不到婊小姐你来操心,好歹我也是有爹娘的人,不像是婊小姐,如今都不知自己的亲爹是谁。”

    正说着,就见了黄嬷嬷和叶凌月一干人等也到了。

    不偏不倚,叶凌月刚好就听到了纪琳琅的话。

    叶凌月冷冷一笑,回敬了一句。

    熟悉纪琳琅的人都知道,纪琳琅的娘和楚秦氏是姐妹,据说她娘未婚先孕,生父是府内的一名侍卫,连秦家的门都进不了。

    纪琳琅从小到大,还真是没娘养的,一直养在楚秦氏膝下,和楚暮一个奶娘,这才和楚暮两小无猜。

    “叶凌月!你敢骂我!”

    纪琳琅一听,精致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怒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