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4章 巫族的阴谋
    让她离开楚府?

    开什么玩笑,这蠢货练功不慎,难道连脑子也炼化了?

    北疆那是什么鬼地方,根本是蛮夷居住之地。

    她放着好好的楚府夫人身份不当,去北疆当一个蛇人的妻子?

    楚秦氏心底冷笑着。

    她和眼前的蛇人,年幼时却有些情分,可那也是看在蛇人早年刻苦修炼的份上。

    他被抛弃在北疆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对其断了念。

    她如今虽然不得楚昭阳喜爱,可是这些年来,她的阿暮已经长大,她也算是媳妇熬成了婆。

    这个时候,让她放弃楚府的荣华富贵不享,简直是做梦。

    楚秦氏思绪万千,可脸上却依旧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师兄,我也很想跟你走,可我放不下阿暮。你知道,这些年我和楚昭阳失和,我唯一的寄托就是阿暮。”

    楚秦氏一提起楚暮,脸上就多了几分骄傲之色。

    蛇人听罢,也不禁心底有些酸涩。

    楚暮这些年,在三十三天声名鹊起,就是北疆天域也是略有耳闻。

    蛇人暗想着,当初没有被师门抛弃,他和师妹早已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们的孩子,只怕也有楚暮那么大了。

    “楚暮的天赋很高,为人听闻也很机敏,想来无需你担心。但是你,你如今的日子和守活寡有什么区别,你还是随我一起走吧。”

    蛇人劝道。

    “随你走?你如今这副模样,我随你走,不也是守活寡?”

    楚秦氏没好气道。

    蛇人被她一激,不禁面红耳赤。

    “我不会永远这副模样,师妹你要相信我,再给我一甲子的时间,我一定能化为人形,届时,我就可以和你双宿双栖。”

    蛇人信誓旦旦。

    “一甲子,我已经等了你多少个一甲子?”

    楚秦氏咄咄逼人。

    当年,蛇人来找她时,也是这么说的。

    那时候,她还有及分析相信,如今,她已经不信了。

    “师妹……”

    蛇人焦急不已。

    “除非你能得到速成之法,师兄,实不相瞒,我今日找你来,是想帮你早日化为人形,同时还能帮阿暮化解燃眉之急。”

    楚秦氏循循善诱,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叶凌月在旁听着,冷笑道。

    这楚秦氏倒是有些手段,那蛇人也是愚钝,完全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中。

    不过听他们这对不要脸的男女肉麻来肉麻去了那么久,总算是回归正题了。

    也不枉费了她在这蹲守了大半夜,叶凌月嘀咕着。

    “师妹,你有速成之法?你说楚暮有难?以楚府在苍芒大陆的地位身份,除非楚暮得罪了世外天乃至上天域的几大势力,否则楚老太君都可以保他周全。”

    蛇人倒还不算是太过愚蠢,反问道。

    不过对于楚秦氏所说的速成之法,蛇人还是很有些兴趣。

    “你化为人形的速成之法和阿暮的燃眉之急说起来,也是有关的,只要处理妥当,可以同时解决两个问题,可谓是一石二鸟。”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楚秦氏说道。

    “哦?你且说来听听。”

    蛇人的胃口被吊了起来。

    他也知,楚秦氏的修为虽然不如他,可自小就是个聪明的,满肚子都是计谋。

    “阿暮有个未婚妻,名叶凌月。阿暮很讨厌她,可由于老太君自小和他人定下婚约,阿暮不得不娶她为妻。可那女人根本配不上阿暮,她不仅丑陋,还没有天力,这种女人怎么配得上阿暮。不过那女人,出身光明领叶家,她在刚出生时,乃是天婴之体。若是你能将其吞食,对你的修为必定大有好处。”

    楚秦氏边说着,边留意着蛇人的神情变化。

    果然,在听说了叶凌月乃是天婴之体后,蛇人的面上,喜色骤起。

    “天婴?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天婴?师妹,你没有弄错吧?”

    蛇人眼底,因贪婪闪动着绿光。

    “怎会弄错,那叶凌月出生时,的确就是天婴,可是不知后来是怎么了,修为一点点消失,天印也是如此。当初叶家还没没落,叶凌月还一度作为重点培养对象,服用了无数的丹药。所以她虽然不是天婴了,可她的身体依旧是滋补无比,只要你能将其吞食,一定很受用。”

    楚秦氏的话,已然打动了蛇人。

    “若是你说的一切属实,那叶凌月的确是我的一剂大补药。不过,你当真确定,阿暮舍得他的未婚妻?”

    蛇人迟疑了下。

    “阿暮恨不得她立刻消失。这女人对我很是无礼,在楚府也只是浪费粮食,你若是除了她,等于帮了我和阿暮一个大忙。阿暮将来也能迎娶其他门当户对的贵女。”

    楚秦氏已经开始遥想阿暮娶妻时的盛况了。

    “这事倒不难,你且告诉我叶凌月在何处?我立刻就将其铲除。”

    蛇人眼底,狠光一闪而逝。

    “不急,若是那女人贸然死去,老太君一定会怀疑,若是彻查起来,不能保证就不会查到我身上来。我已经有一计,明日午后……”

    楚秦氏压低了声音在蛇人耳边说道。

    她说的声音细弱蚊蝇,根本难以听清。

    可一旁的叶凌月却是听得清楚。

    呵~好个楚秦氏,还真是歹毒,居然想到这等毒计。

    若是让其计谋得逞,换成了那个“叶凌月”在场,还真是死无葬身之地。

    “事成之后,师兄你可以化为人形,阿暮也解决了心腹大患,我就可以安心和你离开了。”

    楚秦氏动情着说道。

    “师妹,委屈你了,你放心,为兄一定会向当初对付那孕妇那样,将事情干得漂漂亮亮。”

    蛇人信誓旦旦道。

    当初那孕妇?

    叶凌月一听,不由来了几分精神。

    “师兄,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当初的事,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那女人和她肚子里的贱种自己倒霉。”

    楚秦氏面色一沉,显然不想提当初的事。

    呵~看样子,当初楚昭阳那婢女之死,还真是和楚秦氏有关系。

    北疆的巫?

    还真是有趣啊。

    东方已经开始鱼白,鸡鸣三声后,那蛇人再度消失在一团黄烟中。

    楚秦氏也若无其事,回了厢房。2k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