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9章 你在我眼中,最美
    苍芒太子说罢,叶凌月稍松了口气。

    可又还有几分担心,她唯恐帝莘提出异议。

    她小心翼翼,睨了眼帝莘。

    却见帝莘若有所思,正看向她。

    这让叶凌月愈发紧张,这家伙不会真的说出真相吧?

    叶凌月以前都为帝莘的精明感到骄傲,这是她第一次为帝莘的精明感到头疼。

    风林小筑里的阵法无端端停止,帝莘一定是看出了什么。

    “死帝莘,你要是敢戳破我,我就记恨你一辈子!”

    叶凌月“恶狠狠”瞪了眼帝莘。

    帝莘和叶凌月“你来我往”,两人的这番“交流”在外人眼中看上去,很是暧昧。

    一直在留意帝莘的举动的凤菲郡主一看,冒火了。

    “你们俩眉来眼去的干什么呢?”

    她冲到了帝莘和叶凌月面前,看看帝莘,再看看叶凌月。

    “丑八怪,别想勾引帝莘大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周雄怎么会看上你。我知道了,一定是你趁着他酒醉,投怀送抱。人至贱则无敌,楚暮看上你,你就想要另攀高枝。”

    凤菲郡主越说越是难听,说得叶凌月好像是人尽可夫似的。

    “你胡说些什么,我家姑娘不是这种人。”

    水碧护主心切,挡在叶凌月身前。

    “贱婢,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和本郡主这么说话,滚远点。”

    凤菲郡主一掌推开了水碧,想要去拉扯叶凌月。

    “她没勾引我。”

    就在凤菲郡主准备对叶凌月动手之际,身后,男人冷冷的声音让凤菲郡主不自觉住了手。

    她满脸的惊喜,转过身去。

    “帝莘大哥,你在和我说话?”

    凤菲郡主满眼都是爱慕之意。

    帝莘大哥和她说话了,这是帝莘大哥第一次回她话。

    早前表哥说了,帝莘大哥从不理会其他女人。

    他和自己说话,难道说,他对自己有意思?

    风菲郡主面上含羞,含情脉脉,望着帝莘。

    帝莘大步流星,走了过来。

    凤菲郡主心跳加速,慌忙低下了头来,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帝莘越走越近,已经近在咫尺。

    凤菲郡主甚至已经感受到对方身上,浑厚的气息。

    她一颗心,几欲跳出胸膛。

    可当帝莘走到她身旁时,他一下子越过了凤菲郡主,长臂一捞,将叶凌月揽入了怀里。

    “是我对她有兴趣。”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叶凌月还未回过神来,已经跌入了一副温暖的怀抱里。

    帝莘的动作太过突然,叶凌月也是毫无防备。

    下一刻,她的下巴就被捏在了手中。

    足足比她高了近一个头的男人,低下头来,凝视着她。

    “女人,我对你很有兴趣。”

    帝莘的声音富有磁性,听上去很是悦耳,可是只有真正熟悉帝莘的叶凌月才会发现,他这话语里,并无多余的感情。

    帝莘捏着叶凌月的下巴,目光落在了她脸颊的那块红色胎记上。

    旁人眼里,丑陋无比的红斑,在帝莘眼底,却像是一朵绚丽盛开的花。

    真美啊……帝莘无声赞美道。

    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阵法。

    竟能以这种形式,存在。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他对她感兴趣?

    也许真的感兴趣,可并非是男女之间的兴趣,而是一种,狩猎者对猎物的兴趣。

    这样的帝莘,让叶凌月没有半点喜欢。

    她讨厌这样的他,该死的,不记得叶凌月,不记得一切的他。

    “可我对你没兴趣。”

    叶凌月忽的一抬膝,毫无防备地撞向帝莘的下身。

    帝莘眼眸一深,闪身避开了这一击。

    苍芒太子一脸的懵逼。

    他一定是瞎了,一定是的。

    他居然看到剑魔老兄主动向女人“示好?”

    而且那女人,还拒绝了他?

    那女人,还是楚慕的未婚妻?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材?

    “贱人!你不要脸!”

    凤菲郡主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居然主动去抱一个丑八怪,顿时七窍生烟。

    “水碧,我们走。”

    叶凌月也是一肚子的窝火,她一跺脚,扬长而去。

    见其走远了,帝莘还“恋恋不舍”凝视着她的背影。

    “叶凌月?很有趣。”

    帝莘勾了勾唇,嘴角呈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

    他这一笑,让炸毛的凤菲郡主一下子被迷得忘乎所以,甚至连生气都忘记了。

    等到凤菲郡主犯花痴结束,才发现帝莘早已不知所踪。

    “帝莘大哥,哎,等等我。”

    凤菲郡主忙小跑着追了上去。

    风林小筑里,只剩了苍芒太子。

    “这可真是烂摊子。剑魔帝莘居然对楚暮的未婚妻感兴趣,楚暮若是知道了,不知是何反应?”

    苍芒太子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着。

    叶凌月是不是废物,苍芒太子不知道。

    可她的胆识,绝对是一等一的,连苍芒太子都没胆量,敢对剑魔帝莘下手,更何况还是对剑魔帝莘的命根子下手。

    而且,剑魔帝莘居然没有反击?

    难道说,剑魔帝莘的眼光真的那么独特?

    苍芒太子叹了一声,命人将周雄的尸体处理了。

    叶凌月回到了浣花居后,依旧是一肚子的火气。

    “主人,你和那位帝莘殿下认识?”

    水碧见叶凌月脸色不对,小心翼翼问道。

    “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叶凌月说罢,鼻间有些发酸。

    帝莘,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帝莘了。

    她此刻,只想弄清楚,这百年间,帝莘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为什么成了剑魔,又怎么来了三十三天。

    水碧一阵沉默,她想了想。

    “主人,奴婢不知当说不当说。那位帝莘殿下对你好像很特别,毕竟他连凤菲郡主都不理会。如果你们有什么误会,也许你可以想法子解开误会。”

    水碧身中傀儡符,一心就只知道效忠于叶凌月。

    她只知道,主人见了帝莘后,很不开心。

    哪怕是得知楚暮少爷另有所爱时,主人也不曾有这样的反应,可见那个帝莘,对主人而言,非常重要。

    解开误会……叶凌月听罢,也是一阵沉默。

    水碧说得没错。

    她不该盲目的恼火。

    帝莘身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必须想法子弄清楚,让帝莘变回原来的帝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