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5章 争口气
    (88106)五颗五行曜珠落在地上,声音清脆。

    叶凌月面无表情。

    溪芸微微皱了皱眉。

    对于楚暮这样的公子哥而言,五颗五行曜珠的确不算是什么。

    与其说他是同情叶凌月,还不如说,他是不想丢了楚府的脸面。

    若是让他人知道,楚府的护卫,买东西没钱,还要出手道具,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曜珠滚到了叶凌月的脚边。

    她俯下身,捡了起来。

    溪芸眉头皱得更紧了。

    “少爷,无功不受禄。这五颗五行曜珠,属下不能拿。”

    可下一刻,只见叶凌月手指微微一弹。

    五行耀珠裹着精神力,嗖嗖数声,反向飞了回去。

    楚暮一抬手,接住了那五颗曜珠。

    “混账,你是何人手下,敢如此放肆。暮哥赏你曜珠,你竟敢不要。”

    凤菲郡主和纪琳琅挑选好了首饰,满脸欢喜,走了过来。

    看到一个小小的护卫,居然敢拒绝触目的好意,纪琳琅面有愠色,上前呵斥道。

    早前的溪芸也就罢了,若是连一个小护卫,都敢忤逆她们,楚府少爷小姐的颜面何存。

    “婊小姐,你也说了,这是少爷的赏赐,既是赏赐,可要可不要,属下不要,难不成还犯了法不成?还是说,灵犀城有哪条规定,不许人拒绝他人赏赐?”

    叶凌月何等牙尖嘴利,纪琳琅被这么一问,登时哑口无言。

    别说灵犀城,就是放眼整个三十三天,都没有这种规定。

    “琳琅,罢了,既然这位小兄弟不肯收受,那就算了。不过,别怪本少没提醒你,你若是不收了这赏赐,就算你卖了这把刀,也买不了铭文笔墨。”

    楚暮面无表情,把玩着手中的五颗曜珠。

    楚府的佩刀,既是到了护卫手上,就是护卫的东西了,不过没了佩刀,他倒是要看看此人要如何回府交差。

    既然对方不识抬举,他又何必多管闲事。

    “多谢少爷关心,铭文笔墨的事,属下自有法子解决。”

    说罢,叶凌月拱了拱手,这才转过身,再取了那把佩刀。

    “溪芸姑娘,可否请姑娘借一套铭文笔墨给在下,只需半个时辰,在下就可以重新改造这把刀,届时麻烦溪芸姑娘再估价这把刀。”

    叶凌月看过这把楚府的佩刀。

    由于是下等护卫佩戴的,所以佩刀虽然是法宝,可是上面并无铭文。

    “你要在这把刀上铭刻?”

    溪芸一听,脸色微变。

    “呵~暮少,你家的护卫可真是了得,居然要铭刻,而且只用半个时辰。”

    周雄在旁听着,嘲讽道。

    “可不是嘛,琳琅,若是你,要在那把刀上铭刻,需要多少时间?”

    凤菲郡主也一脸的鄙夷。

    她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下等人,还偏要装腔作势。

    连铭文笔墨都没摸过的人,还要铭刻。

    可别是把那把刀给弄废了,还要浪费铭文笔墨。

    “如果是最简单的一阶铭文,大抵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

    纪琳琅沉吟片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她是三级铭文师,都需要这么多时间,不用说一个连一级铭文师都不是的小护卫。

    “小子,本少再提醒你一句,破坏楚府的佩刀,可是要被驱逐出楚府的。”

    楚暮也有些来气。

    他还以为这小子有什么好法子,没想到,居然是改造佩刀。

    楚府的佩刀,怎么也是一级法宝,真要损毁了,追究起来,这小子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少爷还请放心,属下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叶凌月轻描淡写道。

    这楚府,也不咋的。

    自古,人才是第一位,把佩刀看得比人重要,这楚暮,目光委实短浅的很。

    “溪芸姑娘若是再不放心,担心在下浪费了铭文笔墨,姑娘大可以将使用的铭文笔墨折合成曜珠。这十颗曜珠,算是在下的押金,若是不够,在下铭刻完成后,一定会如数偿还。”

    虽从未铭刻过,看叶凌月胸有成足。

    她脑中,清晰记忆着叶敏留下来的几十种铭文。

    虽然都是最普通的一级和二级铭文,可用在这把刀上,已经绰绰有余了。

    “小兄弟既然如此有把握,我再犹豫,就显得失了风度了。这里有一副我使用过的铭文笔墨,你若是不嫌弃,大可以拿走,算是我免费送给你的。”

    对于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胡须大汉,溪芸很是欣赏。

    她命人取了一套旧的铭文笔墨过来。

    那是她在刚学铭文时,使用过的。

    虽然是旧品,但也有五成新左右,就算是对方真的铭刻失败,也不会浪费。

    “多谢。”

    叶凌月抬抬手,行了一礼,接过了铭文笔墨。

    入手之时,叶凌月就觉得一阵沉甸甸。

    再看那铭文笔墨,和寻常的符笔果然有些不同。

    一杆笔,居然有五六十斤重,以“叶凌月”这副没法子凝聚天力的废材身体,还觉得有些沉手。

    好在“叶凌月”再废也是天人,倒不至于一下子在众人面前露了馅。

    再看那铭文墨,也并非寻常墨水的黑色,而是淡金色。

    溪芸也是周到,专门让人空出了一间厢房给叶凌月铭刻之用。

    “暮少,你们府中的护卫还真是有些意思。你给的曜珠不要,别人施舍的破旧笔墨就要了,看来,他并没有将你主子看在眼里。”

    周雄不怀好意地说道。

    他暗恋纪琳琅,纪琳琅喜欢的却是楚暮,他对楚暮一直很是嫉妒。

    “暮哥,我们不用理会这种下等人,时侯不早了,我们先回府去。”

    纪琳琅唯恐楚暮生气,拉了拉他的衣袖。

    “不,我倒是要看看,对方能把那柄佩刀改良成什么模样,就等他半个时辰。若是半个时辰后,他拿不出像样的东西,他别想再留在楚府。”

    楚暮拒绝了纪琳琅的提议。

    这个小小的护卫,还真是引来了他的好奇。

    凤菲郡主翻了个白眼,纪琳琅咬了咬唇,也不再多说。

    周雄则是看戏似的,在一旁老神定定着,唯独一旁的溪芸,一双美目若有所思着。

    她也很好奇,半个时辰后,那小兄弟能拿出什么样的刀来。

    8810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