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3章 偶遇“未婚夫”
    见叶凌月对于铭文笔墨的价格如此吃惊,那女子也是微微一惊。

    敢情,对方连铭文笔墨都没用过?

    “真是好笑,居然有人连铭文笔墨都没见过,就想成为铭文师,难怪灵犀城的铭师工会一直拖苍芒铭师工会的后腿。”

    就听到身后,有嗤笑声传来。

    说话的人,声音很是骄纵。

    叶凌月和铭师工会的女子都是眉头一皱。

    女子歉意着,冲着叶凌月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介怀。

    “这位是?”

    铭师工会外,走进了几名年轻的男女。

    这几人中,叶凌月只认得一个。

    纪琳琅……叶凌月留意到,人群中,赫然也有纪琳琅。

    纪琳琅身边,还有几名年轻的男女。

    这几个人,都是衣冠楚楚,男子很是俊逸,女子貌美如花,站在一起,俱是一道风景。

    让叶凌月侧目的是,纪琳琅居然跟随在那名女子之后。

    女子身旁,还站着一名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子。

    男子也在打量叶凌月,只是他打量的并非叶凌月的脸,而是她身上的服侍和腰间的佩刀。

    此人?

    叶凌月忽觉心中有些异样,脑中出现了一个小男孩的模样。

    那个小男孩,七八岁模样,长得粉糯可爱,是个小正太。

    一个红衣小姑娘,与其一起在一条溪流边。

    小姑娘梳着两个可爱的发髻。

    叶凌月心底微微一动。

    叶凌月?

    那是小时候的叶凌月,那时候的叶凌月,脸上还没有红斑?

    “你为什么哭?”

    小男孩见小姑娘一人在哭,好奇地走上前去安慰。

    “我没……有……天力。”

    小姑娘红肿着眼,她没法子凝聚天力,爹爹和娘亲都很不高兴,原本对其很是宠爱的叔叔伯伯们看她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

    “你才几岁,没有天力又怎样,你长得很可爱,就算是不会天力,也会有人保护你的。”

    小男孩摸了摸小姑娘的头。

    他一直想要个妹妹,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很是惹人爱。

    “那你会保护我?”

    小姑娘听罢,收起了眼泪,破涕为笑。

    小男孩歪着脑袋想了想,他刚突破了第一天印,心情大好,保护这么一个小不点,显然不在话下。

    “好,我保护你。”

    小男孩挺了挺小小的胸膛,满脸的自信。

    身后,传来了人的呼喊声。

    “我爹娘来找我了,小丫头,你别丧气,没有天力也什么。我叫做楚暮,以后若是有人欺负你,你来找我就是了,我住在苍芒大陆灵犀城。”

    小男孩说罢,冲着小姑娘挥了挥手,小跑着离开了。

    临走前,他还不忘回头,冲着小姑娘挥了挥手。

    灵犀城,楚暮。

    记忆渐渐褪去。

    叶凌月眼底,波光闪动。

    此去今年,当年的小凌月被人欺负了,她找到了楚暮。

    可是楚暮,早已不是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年的小楚暮了,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曾经许下过那样的诺言。

    他可以保护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凌月,却不能接纳,一个脸有丑陋疤痕的丑陋未婚妻。

    呵~男人嘛,无非是口是心非的货色。

    叶凌月目光炯炯,看向了的楚暮。

    “叶凌月”心心念着的那个楚暮,就在几步之外。

    与楚暮同行的年轻男女,也都一脸好笑,望着叶凌月所在的方向。

    尤其是早前嗤笑出声的女子,正斜睨着叶凌月。

    对方眼底,明显有轻蔑之意。

    在女子眼中看来,叶凌月显然是个武夫。

    而且衣着打扮都很普通,看上去不过是寻常的护卫之流的下等武夫,居然想要成为铭文师,还真是还笑。

    “可不是嘛,暮少,你不是说灵犀工会是这一带屈指可数的铭师工会,连这种小喽都能进来,看来灵犀城的铭师工会实在不怎么样。”

    楚暮身旁,另外一名青衣男子调侃道。

    这行人,都是苍芒大陆苍鹫城来的贵客。

    楚老太君大寿,他们都代表了各自的家族前来道贺。

    为首的那名刁蛮女子,乃是北逍遥王的爱女,凤菲郡主,她也是纪琳琅的手帕交。

    至于那名青衣男子,乃是护西将军家的第三子,周雄。

    余下的几人,也多是苍芒仙皇座下的臣子的儿子女儿,一行人六七人。

    几人午时刚到楚府,楚老太君就让楚暮和纪琳琅陪着几人外出走走。

    纪琳琅说起灵犀工会最近出了一批款式独道的法宝首饰,凤菲郡主就吵闹着,要进来看看。

    哪知恰好就遇到了伪装打扮外出的叶凌月。

    “工会开门做生意,一视同仁。这位公子,言重了。”

    不等叶凌月开口,一旁的那名工会女子就出言反驳道。

    叶凌月虽是第一次见这位女子,但是对其印象很是不错。

    对方不像是一般的商户那样,狗眼看人低,也没因为她曜珠不够,出言不逊,已经是很难得了。

    “呵,你是什么东西,敢这般和小爷我说话。”

    周雄被人顶撞了,很是不爽。

    他的父亲护西将军也有三座城池封地,这一位在自己的城池里,从来都是小霸王,横行无阻。

    今日到了灵犀城,还不忘将自己的跋扈作风也一并带了过来。

    “周雄,这位是灵犀工会溪芸姑娘,切莫失礼。溪芸姑娘,也是一名三阶铭文师。”

    楚暮睨了周雄一眼。

    这小子,在哪撒野不成,偏在铭师工会闹事。

    一听说对方居然是一名铭文师,周雄脸色稍变了变。

    “三阶又如何,我听说,琳琅前阵子也刚成为三阶铭文师。琳琅可比她年轻多了,将来的成就一定也更加不可限量。”

    一旁的凤菲郡主搭腔道。

    纪琳琅和“叶凌月”一样,都自小寄宿在楚府。

    论起身世,纪琳琅比叶凌月还不如,可她在来到楚府后不久,就被发现在铭文方面很有天赋,就由老太君做主,送到了工会学习铭文。

    这几十年来,纪琳琅的铭文技艺提升了很多,楚府的人也因此对其另眼相看。

    但在叶凌月这样的明眼人眼中看来,若是没有楚府的财力支持,纪琳琅再怎么有天赋,也不可能成为铭文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