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9章 先祖的遗物
    楚家为了几位皇亲贵胄的到来,好一阵忙碌。

    相比之下,叶凌月搬到浣花居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在黄嬷嬷的主持下,不过一个时辰,叶凌月的所有家当都应搬妥当了。

    “叶姑娘,老太君说您受了惊吓,要好生修养,这几日,您就不要四处走动了。需要些什么东西,吩咐我们几个一声即可。”

    浣花居内,黄嬷嬷恭声说道。

    虽是主仆之分,可黄嬷嬷言语间,并无半点商量的余地。

    说罢,她就带着几名婢女退了出去。

    黄嬷嬷前去向楚老太君复命去了,余下三名婢女,留了两人,一左一右守着叶凌月的房子。

    “呵~”

    叶凌月自嘲似的,干笑了两声。

    感情,这是要软禁她了?

    不过,对方真以为,凭着两个一印婢女,就能拦得住她?

    不过,也是亏了黄嬷嬷好几名婢女的缘故,看样子,楚老太君应该不会再在浣花居四周再布置眼线了。

    毕竟,在楚老太君和楚府其他人眼中,叶凌月还是一个废物。

    在老太君大寿这种重要日子里,没必要在其身上,浪费太多的人手。

    也就是说,若是想要离开楚府,最好就是借着寿宴和寿宴前的几日。

    思量了一番后,叶凌月开始打量起这处新的居所。

    虽说对楚老太君有些不满。

    不过不得不说,眼前的居所比起早前“叶凌月”居住的地方,好了太多。

    浣花居是一座雅致的小院,在楚府那么多院落中,属于中等院落。

    周围遍植着桃李杏之类的树木,这些树木,也不是一般的树木,而是一些灵植,常年花开不落,每隔三年才会结一次果。

    结出来的果子,也有一定的灵气,可用来增进日常修为。

    院落里,甚至还布置了一些基础的防御阵法,院里院外的人想要进出,都不容易。

    至少对于当初的“叶凌月”而言,并不容易。

    叶凌月人在屋内,不过用了半个时辰,就将整个浣花居的格局打量的一清二楚。

    水碧等两人,在外头轻语了几声,见里面没有了动静,也就放松了警惕,小声谈论起来了。

    她们哪里知道,她们的一举一动,早已被精神力了得的叶凌月,看得一清二楚了。

    不过外头两人都只是一般的三等婢女,知道的消息有限,叶凌月很快就对她们讨论的话题失去了兴趣。

    她也不打算,第一天就打草惊蛇,就索性拿出了早前搬过来的那一箱子石刻,翻看了起来。

    石刻这玩意,比起书籍来,有一个优点,它更加持久,也不会腐烂。

    三十三天的历史,比起九十九地而言,太过悠久,所以石刻保存,成了必然。

    石刻的方法也很简单,只需要输入一部分的天力或者是精神力即可。

    叶凌月用精神力扫了几块石刻,发现这些石刻只是一些寻常的祭文。

    看样子,应该是当初叶家的那位老太君留下来的。

    一番查找下来,几乎大部分的石刻叶凌月都看过了。

    让她失望的是,这些石刻,居然全都没有半点价值,也没有一枚和叶凌月有关系。

    叶凌月转念一想,很快明白了过来。

    叶家当初被星河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祖追杀过,就算是真有什么有价值的石刻乃至玉刻,也已经被掠走了。

    “这是?”

    这时,叶凌月发现了一块方形的石刻。

    这块石刻,和其他石刻稍有些不同,它的体积更大。

    “是叶家的族谱。”

    叶凌月也不例外,用精神力检查了那块石刻。

    这是一份叶家的族谱。

    上面详尽记载着叶家的数代人。

    “既是族谱,怎么会没有叶凌月的名字?”

    叶凌月查看一番后,就发现了不对头的地方。

    三十三天的族谱,和九十九地相似。

    还未外嫁之前的叶姓女子,按理说,都会镌刻在族谱上,外嫁之后,再抹除。

    可族谱上,并无叶凌月的名字。

    可叶凌月又的的确确就是叶家的子嗣。

    “嗯?”

    叶凌月在最后检查时,发现了在叶家老太君的名讳旁,有一些抹除过的痕迹。

    细细看去,那些痕迹还留着一些笔画。

    “叶凌月?”

    叶凌月的名讳,居然和老太君并排而列?

    这个发现,让叶凌月又惊又诧。

    一般而言,族谱的辈分是不会错位的,只有一种情况下,辈分才会有所改动,那就是,某一人拥有不可抹灭的功勋,足以让整个叶家发扬光大。

    可叶凌月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她连天力都没法子凝聚。

    可为何,她一度会和老太君并驾齐驱,成为族谱之首的存在?

    叶凌月这才发现,她对“叶凌月”的了解实在是太悠闲了。

    “叶凌月啊叶凌月,你临死前怎么就别说些有用的话。”

    叶凌月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将那块石刻随手就丢回了箱子里。

    这个“叶凌月,”还真是丢尽了叶家后人的颜面,临死前,只是想见楚暮一面,想让楚暮能够帮忙,替叶家报仇。

    靠人人逃,靠山山倾,这个道理,没有人比叶凌月更清楚。

    石刻落下时,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声响。

    “嗯?”

    叶凌月发现,那块石刻上出现了一条裂痕。

    那裂痕最初只有半指来长,可渐渐的裂痕不断扩大。

    到了最后,一整块石刻直接裂成了两半,露出了一片晶莹的光来。

    那光芒,很是温润。

    叶凌月将石刻再捡了起来,这才发现,在那石刻下面,还包裹着一枚玉刻。

    在三十三天,玉刻可比石刻珍贵多了。

    石刻一般是用来记事,玉刻则用来记载各种五花八门的东西。

    按照玉的种类,记载的东西也会有所不同。

    眼前这一块,乃是一快汉白玉刻,这种玉刻,只有方士或者是巫才会使用。

    叶凌月记起来,叶家的老太君,就是一名巫。

    石刻中藏有玉刻,看来这位老太君并不简单。

    精神力,迅速融入了玉刻中,不过片刻之间,玉刻上的内容就倒映在叶凌月的脑中。

    “铭文入门篇?”

    叶凌月的脑中,清晰出现了一行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