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7章 最后的宝贝
    一道劲风袭来,壁灯被一把匕首击穿,砸落在地,发出了一声闷响。

    叶凌月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丝的笑意。

    没有了天力,但是好在,精神力还在,还不算是太悲惨了。

    叶凌月缓缓摊开手。

    右手掌上,一片空白。

    她失去的,岂止是天力。

    九洲鼎、鸿蒙天,帝莘、小吱哟、小乌丫、彩儿姐……九十九地的一切的一切,如今何在?

    空旷的院落里,一股孤独感,席卷而来。

    叶凌月脸上的笑意,渐渐干涸。

    身死,如灯灭。

    等到她再睁开眼时,一切都已经不同了。

    曾经爱她的,她爱的那些人,就如断线风筝,再去音讯。

    她甚至还不能去找寻他们。

    天地之隔,九十九地尚且有法子前往三十三天。

    飞升之法,通天之路,至少,还有路可循。

    对她而言,死不过是闭眼一场梦。

    可是再醒来时,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大伙,如今怎么样了?

    那一场黑死星天难,到底让三界成了什么模样?

    如今的九十九地,又是怎样一番情景。

    这一切,都没有人能告诉叶凌月。

    叶凌月抬头看了看天空。

    苍芒大陆的天,瓦蓝一片,看上去和九十九地的天没什么两样。

    可是她在乎的人,在乎的事,却离自己十万八千里。

    她如今,连楚府都没法子离开。

    叶凌月可以肯定,昨晚楚老太君一番话后,只要她离开这座小院落,身旁一定会有人盯梢。

    所以,她必须想法子自保。

    脑中,回忆着过去一百余年里,“叶凌月”的种种。

    对于大部分天人而言,百岁不过刚起步。

    不过对于没法子凝聚天印的“叶凌月”而言。

    百岁却已经是高龄了,“叶凌月”能一直没有衰老,也是对亏了当初叶家还繁盛时,给“叶凌月”提供了不少的灵丹妙药。

    光是那些丹药的数量,就足以让叶凌月吃惊了。

    只是为何叶家要浪费那么多丹药在一个不能凝聚天力的废物身上?

    叶凌月试着弄清楚这一点。

    可当她回忆时去,却发现怎么也回想不起来了。

    似乎,那一段记忆恰好涉及了“叶凌月”的记忆片段,在融合魂魄时,消失了。

    “无论如何精神力还在,好在三十三天有些地方还是和九十九地相似的。”

    叶凌月自我安慰着。

    按照“叶凌月”现有的一些记忆。

    在苍芒大陆上,也有方士这种职业。

    只不过,三十三天的方士并不单单只负责炼器或者是炼符,只有低级的方士,才从事这些,具有一定身份地位的方士,成为祭司或者是巫。

    他们所从事的,类似于超度,或者是铭炼。

    超度之事,叶凌月倒是还好理解,至于铭炼,叶凌月听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去觉得有些陌生。

    “叶姑娘,太君命我等来重新安置姑娘。叶姑娘从今往后,就住在西边的浣花居。”

    叶凌月正想着,一名嬷嬷带着三名婢女走了进来。

    和小瞳纪管家等人不同,眼前这名嬷嬷年岁不过四旬开外,衣衫整洁,眼含锐光,手脚沉稳,额头竟有两道天印痕迹。

    那几名婢女,也都是手脚敏捷,模样周正,训练有素,一看就不是寻常人。

    通过嬷嬷的话,叶凌月了解到这几人都是楚老太君宅院里的人,嬷嬷姓黄,那几名侍女叫做水碧、沉香和乌玉,都是老太君手下的三等婢女。

    “老太君说,早前怠慢了叶姑娘,往后我等几人一定会的好好照料姑娘的饮食起居,绝不会让姑娘受半分委屈。”

    黄嬷嬷也是个麻利的,她当即就进了“叶凌月”的旧居,替叶凌月整理起家当来。

    “叶凌月”的旧物委实少得可怜,一会儿功夫,就整理好了。

    叶凌月瞄了几眼,不过几件旧衣服旧鞋,还有一小箱子的石刻。

    “这些石刻,交给我就是了。其他的,你们一并送到浣花居去。”

    叶凌月对那箱子石刻有些许印象,那些书,是“叶凌月“逃难来时,唯一的随身之物。

    三十三天早已抛弃了传统的书籍记载之法,这里使用的乃是石刻和玉简等形式的记载方式。

    这些石刻,想来应该是叶家的一些族谱之类的东西,否则早前纪管家也不会只看了一眼,就随手丢到了一旁。

    不过叶凌月并没有将其丢弃,她打算好好翻一翻,兴许,还能找到一些,“叶凌月”记忆空白的原因。

    当日,叶凌月就搬了住处。

    由于老太君的寿辰的缘故,并无人留意到,昨晚的事。

    正午之后,南边的某座院落里。

    只听得“哐啷”一声,传来了碎裂声响。

    床榻上,楚暮刚支起了身子,手中的玉碗就砸了出去。

    “什么?你说老太君答应让那丑八怪参加寿宴?”

    楚暮的太阳穴突突一阵猛跳,俊美的脸上,目光阴翳,其眉心处,四道天印光芒一闪而过。

    昨夜,他多喝了一些。

    今日一醒来,就听到了这个消息,当场就气得不轻。

    “暮哥,你别生气。这事不怪老太君,要怪就怪叶凌月那个丑八怪。她假装上吊,以苦肉计博得了老太君的同情。老太君年纪大了,心肠软,答应了她。”

    纪琳琅柔声细语,安抚着楚暮。

    楚暮每次听到叶凌月的消息,就会大发雷霆。

    这也不怪楚暮,一个在三十三天都享有威名的天才剑修,居然有一个连天印都没法子凝聚的废物未婚妻,而且那未婚妻还是个丑八怪,人尽皆知,试问谁能忍受那样的女人?

    “我去找老太君,她一定是老糊涂了,才会被那女人给迷惑了。那女人要是去参加寿宴,我就不去。”

    这一次楚家寿宴,三十三天不少势力都会来祝贺,连苍芒仙皇据说都派了皇太子前来。

    他有未婚妻这件事,楚暮一直都暗中隐瞒。

    这一次,若是叶凌月真的参加,楚暮就无法隐瞒了。

    他一定会成为他的那些朋友和竞争者们的笑柄,光是想到这一点,楚暮就觉得头疼不已,早知如此,他宁可露宿荒郊,跟人去无极天游历,也懒得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