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5章 “情敌”登场
    ,精彩小说免费!

    “凌月,叶家和星河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老太君握紧了那条星河石项链,语气有些不善。

    叶凌月假装没有看到众人神情上的变化。

    关于叶家和星河家的仇怨,自然是融合了“叶凌月”的二魂七魄之后,叶凌月才知情的。

    当年光明领崩溃,叶家作为光明领的大家族之一,叶家主第一时间察觉了。

    他也知,在光明领彻底崩溃之前,只要逃到新的天域,就可以躲过这一劫。

    叶家家主带着一干嫡子长孙带上了叶家最后的辎重,一路逃亡。

    眼看就要逃到邻近的天域,没想到,突然杀出了一帮匪人。

    那帮匪人,非但掠夺财物,还将一干叶家的女眷奸杀,叶凌月是在家主的拼死护卫下,才逃过了一难。

    在家主临死前,将其从对方身上夺来的一条项链交给了叶凌月。

    家主叮嘱叶凌月,一定要找到楚家,在其成为楚家少夫人之后,将这条项链交给楚老太君。

    叶家家主也是深谋远虑之辈,他深知弱肉强食的道理。

    也知道,只有叶凌月成了楚府的一员之后,尤其是叶凌月成了楚府这一代中最有天赋的楚暮的少夫人后,楚府才会帮助叶凌月报仇。

    只是没想到,叶凌月到了楚家后,根本连楚暮的面都见不到,更不用说害死嫁给楚暮了。

    “叶凌月”至死,都没能报仇雪恨。

    叶凌月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楚老太君。

    楚老太君和一干楚家家眷的脸色都难看了几分。

    “还请老太君做主,还凌月一个公道。”

    叶凌月说着,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做主?你要老太君为了你,公然与星河老祖作对?叶凌月,你好大的脸。”

    只听得一声嗤笑,一名妙龄女子走了进来。

    与叶凌月整个院落都只有一名侍女,还是个叛徒不同,纪琳琅这个表小姐,一走进来,身后就簇拥着多名婢女。

    纪琳琅身后的水莲,在看到叶凌月没有死时,不免吃了一惊,只是她极快地将神情掩饰了,只留意着纪琳琅的他人都未曾留意到,唯独叶凌月看了个分明。

    小瞳被杀,叶凌月倒是不意外。

    纪琳琅既然能利用**索加害叶凌月,杀个把下人又算什么。

    屋内,早已灯火通明。

    这座僻静的小院,开天辟地,第一次来了这么多贵客。

    借着灯光,叶凌月将纪琳琅看了个分明。

    和叶凌月的“丑陋”不同,纪琳琅面若银盘,肤如凝脂,一双出挑的丹凤眼,顾盼生辉,不说话时,嘴角微微上扬,长得很是标志。

    纪琳琅和如今的叶凌月站在一起,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美丑立现。

    也难怪楚暮连看一眼“叶凌月”都嫌烦。

    纪琳琅一进门,就对叶凌月语出不善,可见了楚老太君和楚秦氏时,却是低眉垂首,很是恭敬。

    “太君,更深露重,您又何必为了她专门跑一趟,交给姨娘就是了。”

    纪琳琅忙上前,扶着楚老太君。

    “可不是嘛,也不是人人都像是琳琅你这么孝顺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三更半夜的,偏要惊动的府中的人跟着一起折腾。”

    楚秦氏没好气道。

    楚老太君看了眼纪琳琅,再看看她身后,哪里有楚暮的踪影。

    楚暮和纪琳琅青梅竹马,回到府中的这几日,楚暮一直和纪琳琅形影不离,这会儿,怎么只有琳琅一人前来。

    楚老太君对楚暮这个曾曾太孙也疼爱的紧,虽说早前命人找楚暮前来,但也知道,楚暮是不可能来的。

    楚暮不待见叶凌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楚老太君心底,也觉得楚暮和叶凌月不般配。

    所以对于楚暮对叶凌月的冷代,老太君也只是嘴上说几句,不曾逼迫过楚暮。

    “就属你最嘴甜,最懂得哄老生开心。楚暮呢?老生传你们俩来问话,怎么只来了你一人。还是说,楚暮连我这个老太君的话都不听了。”

    楚老太君不悦道。

    叶凌月的行径虽然荒唐,可总归是为了楚暮而起的,楚暮于情于理,也应该来一趟。

    更何况,叶凌月入府都那么久了,楚暮连一次都未曾来探望过,这件事若是传到了外头,只怕外人都会嘲讽他们楚家忘恩负义。

    “暮哥多喝了些酒,这会儿正乏着。老太君,看在他舟车劳顿,刚回来的份上,就饶他这一次吧。”

    纪琳琅帮忙求情道。

    得知叶凌月还没死,纪琳琅气得不轻。

    她又怎么会让楚暮来看这个小贱人。

    纪琳琅狠狠剜了眼叶凌月,她心底困惑,纪管家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弄不死叶凌月也就罢了,还赔上了自己的性命,这件事,还真是有些古怪。

    纪琳琅狐疑着,看看纪管家,却见她脖颈上还套着**索。

    纪琳琅眼眸一缩,心底微微一震,一股寒意,袭卷全身。

    那**索是自己亲手交给纪管家的,让她偷偷调包,用来处理叶凌月的。

    若是叶凌月直接死于**索也就罢了,若是叶凌月死不透,就让纪管家送叶凌月一程。

    这也是纪琳琅一早就安排好的,可她哪里知道,纪管家太过贪心,也不检查清楚,就想偷盗,反倒被叶凌月逮住了机会,给活活勒死了。

    纪琳琅心底很是困惑,可是嘴上也不说破。

    纪管家之死,很是蹊跷,听太君的意思,纪管家竟是想要贪图叶凌月的财物,结果事情败露,眼看老太君等人已经到了门口,悬梁自尽而死。

    纪管家喜欢贪小便宜的品性,纪琳琅早就知晓。

    可她绝不是畏罪自杀的性格,更何况,对方只是叶凌月。

    她的死,一定另有原因。

    让纪琳琅最是不满意的是,为何自己精心准备的**索怎么会没有勒死叶凌月那贱婢?

    纪琳琅暗恨在心。

    可若是纪管家不死,或是彻查纪管家之死,势必会祸水东引,牵扯到她身上,这么一想,纪管家还是死了的好。

    死人,是永远不用担心会暴露秘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