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4章 拼死救人
    没有死,就没有生。

    生死符的可怕之处,并非在其的永生,而是在其的生死之间。

    炼制这符箓,还需要搭上一条人命,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人退避三舍了。

    “早就说过,要救她,是不可能的,偏不死心。”

    神殿内,阳泉殿主的声音,又阴魂不散飘了过来。

    “小丫头,我们已经尽力了。”

    烛照也是声音黯淡。

    百年努力,到了最后一刻,还是以失败告终。

    “两位前辈,无论如何,我们再炼一次。无论这一次能否炼化成生死符,我都认了。”

    辛霖沉思了好一会儿,央求道。

    鸿蒙方仙和玉手独尊都愣了愣。

    他们没想到,在说明了生死符的炼化之后,辛霖依旧不肯放弃。

    辛霖的小脸上,满是祈求之意。

    这也是她,第一次出现这种和她年龄符合的神情。

    玉手毒尊看看辛霖,再看看一旁叶凌月的“尸体”,心底一点点融化。

    “鸿蒙,我们再试一次,兴许,会有奇迹出现。”

    玉手毒尊与鸿蒙方仙商量道。

    “也罢,我和女帝终归有些师徒情谊,她这一次,舍身为三界,三界都欠她一个大人请。我就姑且一试。”

    鸿蒙方仙也是一声长叹。

    “一群傻子。”

    阳泉殿主目睹这一幕,撇撇嘴,不再多说。

    反正九个时辰之后,无论结果如何,他都要驱赶他们离开鸿蒙天。

    方才阳泉殿主还险些被辛霖那小丫头给唬住了。

    什么鸿蒙天的原主,既然鸿蒙天已经从那两人的手上交到了叶凌月的手上,那就是易主,与两人再无关系。

    “在炼化符箓之前,你们还需要将我体内的血母蛊取出来。它已经成熟了。”

    辛霖伸出了手臂。

    在其手腕位置,有一个红色的小包,微微鼓起。

    这阵子,那小包越来越鼓,看样子,随时都会破腕而出。

    得知辛霖居然在体内养了一只古蛊,玉手毒尊不由动容。

    “你这孩子,怎么这般鲁莽,你可知,古蛊很是可怕,你不但用精血喂养它,还让它寄生在体内一百年,这会对你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玉手毒尊以毒修炼,什么毒没见过。

    可即便是她,也从未敢在体内养蛊。

    尤其是上古流传下来的蛊,如今的医术毒籍里都不曾有记载,当玉手毒尊得知,辛霖已经快一百岁了,却依旧长不大时,不禁开口训斥起辛霖来。

    看辛霖的模样,只怕不仅仅是肉身,只怕连魂魄都受到血母蛊的伤害了。

    “不碍事,我这副肉身,本就是一具躯壳,能养蛊百年,已经是赚到了。”

    辛霖无所谓道。

    玉手毒尊和鸿蒙方仙都一阵哑然。

    他们哪里知道,辛霖百世轮回,躯壳对于她而言,无论美丑胖瘦高矮,都不过如此。

    说着,辛霖手中多了把匕首。

    却见其轻轻一割,她手腕上,那一个凸起的小包就被割破了。

    没有鲜血淋淋,也没有痛呼出声,一条长得红彤彤,肥嘟嘟的虫子,从其手间爬了出来。

    那虫子似乎才刚睡醒,发出了一阵犹如婴儿的啼哭声。

    辛霖用手指挠了挠虫子的脑袋,它就乖乖低头,趴在辛霖的手上,卖力吸食起鲜血来。

    “这……”

    玉手毒尊面有不忍,鸿蒙方仙也是皱眉不止。

    唯独辛霖连眉头都不动一下。

    百年时间,百次取血,对她而言,血母蛊的存在,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正常。

    “这孩子……”

    玉手毒尊看看辛霖,眼底的困惑之色更浓。

    鸿蒙方仙摇摇头,示意玉手毒尊不用多问。

    早前,他们都以为,辛霖只是叶凌月最后之际,随意找到的手下。

    可如今看来,这个看似小小的孩童,绝非等闲。

    百年时间,她以血养蛊,这等坚持不懈的毅力,当世只怕也没有几个人可以媲美。

    她与凌月之间的那种特殊感情,只怕也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

    血母蛊吸足了血后,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婴儿般的啼哭声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鼾声。

    “血母蛊已经养成,余下的就靠两位前辈了。”

    辛霖的声音有些虚弱。

    她盘腿坐下,却见其掌心内,一片微光闪耀。

    一株身姿挺拔的柳树,破掌而出,撑开了一根根的柳叶。

    “一、二……足足九根柳条。”

    玉手毒尊和鸿蒙方仙都认得那一棵柳树,那是九重玉净柳。

    当年,叶凌月曾经培育成功一棵九重玉净柳。

    当时已经堪称奇迹,毕竟九重玉净柳的培育,必须用功德。

    九根柳枝,需要耗费数百万甚至千万的性命,积累功德,方可以做到。

    叶凌月是医者,救死扶伤,对其而言,倒还算是容易。

    可辛霖就不同了。

    她一个小孩子,又靠什么培育出了九重玉净柳?

    两位方仙不禁对辛霖这些年的经历,很是好奇。

    没想到,辛霖用了百年,也培育成了九重玉净柳。

    “不用想了,这些年来,这孩子不容易。她不会医术,救死扶伤这等事也从未做过,唯一能做的,就是周游九十九地,淌尸山过坟场,她救的都是一些将死之人和鬼魂。”

    召唤天符内,烛照幽幽说道。

    养血母蛊,需要大量的精血。

    辛霖需要依靠九重玉净柳,才能造血。

    她是百世恶鬼之命,救死扶伤这等事,对她而言非常陌生。

    甚至于,她也没有什么是非之分。

    若非是要救叶凌月,只怕她这辈子都不会做一件好事。

    救人不易,可是超度亡魂,对于辛霖而言倒是简单的。

    黑死星天难,三界和异域死伤无数。

    这些年,为了积累功德,辛霖也是竭尽所能救人救鬼,也是亏了她这些年积累功德,她命中注定的恶鬼天劫,一直没有出现,也算是一种天理循环。

    只是不知,她这一世的恶鬼天劫,能否躲过。

    “我们也开始炼化生死符,也不能让那孩子白费了百年。”

    玉手毒尊和鸿蒙方仙感慨之余,也是决心拼力一试,血母蛊已成,只要炼化出生死符,叶凌月就有生的机会!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