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3章 难题
    死老头。

    辛霖在心里比了个中指。

    “那是”

    两位方仙诧道。

    对于眼前的这座神殿,两位方仙一无所知。

    不过他们能感受到,这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笼罩,也是这股力量,早前一直阻止他们进入神殿。

    也不知叶凌月是用了什么法子,将这么一座庞然大物弄到鸿蒙天里来的。

    “阳泉殿主,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眼前这两位,是鸿蒙天的原主。凌月陨落后,他们就是这里的主人,如果他们不乐意,不用九个时辰,分分钟就能把你赶出去。”

    辛霖也不是好惹的,立马呛了回去。

    阳泉殿主果然没有了声音。

    不过辛霖也知道,这老家伙,说到做到,明日午后,他一定会把凌月的肉身丢出去。

    九个时辰,用来炼化生死符,想来时间也是很仓促的。

    “两位前辈,你们无需理会。我只想知道,你们是否真的知道怎么炼化生死符”

    辛霖开门见山问道。

    九个时辰,绝不允许有半点浪费。

    辛霖体内的血母蛊,在几个时辰后,也会成熟。

    必须在血母蛊成熟的几个时辰内,就是用生死符,这样炼化出来的命魂,效果才是最好的。

    否则一旦血母蛊离体超过六个时辰,血母蛊就会死去。

    “实不相瞒,我们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毕竟这种符箓,谁都没炼化过,而且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我们虽然寻找到了大部分的炼符材料,但是最重要的材料,我们没有找到。”

    鸿蒙方仙面色沉凝。

    一旁的玉手毒尊也没有吱声。

    两人在知道要复活叶凌月,就要炼化出生死符后,就已经着手收集材料。

    说来也是凑巧,在大陆上几乎已经失传的生死符的炼制之法,鸿蒙方仙手中,恰好有一张符方。

    他也知道,怎么炼制生死符。

    只是在材料上,却有个老大的难题。

    “两位前辈但说无妨,我们一起解决。”

    眼看救活叶凌月的机会就在眼前,辛霖的眼眸,熠熠生辉。

    “生死符的由来,想来你也是听说过的。”

    玉手毒尊叹了一声。

    关于生死符,辛霖在寻找生死符的途中,的确听说了它的来历。

    那是一位神女,为了救自己的凡人爱人,为了让其拥有不死的肉身,炼化而成的。

    只是由于炼化成功后,神女自己却陨落了,一对有情人最终还是没能在一起,生死相隔,这才有了生死符之说。

    这种符箓,在炼化成功后,的确可以让人不死,但是相应的,它会不断吸食人体内的精血,让人过早衰竭。

    这种符箓一旦深植在人的体内,就无法正常移除,唯一的法子,就是通过孕育后代的法子,进行转移。

    当初,凌月的父亲夜北溟为了破除九尾天狐和麒麟王族的诅咒,和云笙在一起,不幸陨落,也是靠着生死符,才重新活了过来。

    只是遗憾的是,当时他体内的生死符,不慎转移到了长女叶凌月的身上。

    也是因为生死符的缘故,凌月得以重生一次。

    所以,辛霖等人才会将叶凌月重生的希望,寄托在神奇而又神秘的生死符上。

    “略有耳闻,这和生死符的炼化有什么关系”

    辛霖奇道。

    “世人都只知道,生死符的炼化是出自神女之手,却不知,生死符的炼化是有诀窍的。”

    说着,鸿蒙方仙拿出了一本册子,交给了辛霖。

    辛霖翻了翻,入眼的是一个个娟秀的字迹,想来这一本就是那位炼制生死符的神女的炼符手札了。

    在这上面,详细记载了炼化生死符用的各种材料,以及步骤。

    原来,为了炼出生死符,鸿蒙方仙和玉手独尊找到了那位神女的故土,在神女的后裔那里,得到了这本手札。

    哪怕是辛霖这样的不懂得炼符的外行人,看到这么一本手札,也觉得炼制此符并不难。

    “手札上记得很清楚,我和鸿蒙在等你的这两个月里,也试着炼化过。可是耗费了五十多次,一次都没有炼制成功。”

    玉手毒尊告诉了辛霖一个让她很是失望的消息。

    “为何会如此”

    按理说,像是玉手毒尊好鸿蒙方仙这样级别的方仙,哪怕是炼制生死符那样的天符

    辛霖不解,她快速翻阅着神女的手札。

    这才留意到,在手札的最后一页,有一页纸被撕去了。

    “缺失了一页,难道成符的关键”

    辛霖也留意到了这一点。

    “的确如此,这最后一页纸,是被那位神女的伴侣撕去的,焚烧在神女的墓前。好在焚烧之前,神女的妹妹记录下了那一页”

    鸿蒙方仙迟疑了下,欲言又止。

    “前辈,那一页纸上到底写了什么”

    辛霖追问道。

    “上面写着的事一种禁忌的炼符之法,对于鸿蒙那样的正派方士而言,不足为提。不过,那也是炼制生死符成功的关键所在。我想,那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法子成功炼制成生死符的关键。”

    玉手毒尊睨了鸿蒙方仙一眼。

    这么多年过去了,鸿蒙方仙那迂腐的脾气还是没有改。

    那页被神女的伴侣毁去的纸上,只有一句话,要想成符,必先**。

    “玉手,这话你不该告诉这么小的孩子。”

    鸿蒙方仙皱了皱眉。

    以身炼符,这般阴损的炼符方法,实在不像是正道所为。

    那位神女为了救自己的爱人,最终纵身跳入了炉火之中,才炼化成了生死符。

    她的伴侣虽然被救活了,可也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爱人。

    这一段,也被记录在手札的最后。

    被救活的神女伴侣,看到这一页,就会痛不欲生,所以才会撕毁最后一页,焚与神女的墓前。

    若是可以,他宁可不永生,也不愿意失去挚爱。

    况且,牺牲一人救一人的法子,除了当初那位痴情的神女,又会有什么人愿意去做。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炼制生死符的事,被耽搁了下来。

    “除此之外,就再无炼制生死符的法子了”

    辛霖听罢,又追问了一句。

    这一次玉手独尊和鸿蒙方仙都沉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