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1章 生机
    死心

    辛霖勾了勾唇,摆出了一个辛霖式的笑。

    不得不说,尽管很是冷酷,大部分时候,都跟一块冰块似的,小辛霖的笑,却是极其美丽的。

    用美丽这个词,形容一个永远只有六七岁大的小女娃,有欠妥当。

    可除此之外,阳泉殿主也想不出任何其他的词了。

    “你还不死心你是不可能找到生死符的。这个大陆,已经没有了灵气,已经无法孕育出生死符那样的至宝了。”

    阳泉殿主摇摇头。

    快要一百年了。

    哪怕有阳泉神殿的滋养,可是一百年时间,肉身是无法维持的。

    叶凌月的肉身,在没有精血的情况下,保存百年已经是极限了。

    “血母蛊很快就能孕育出凌月的命魂了。”

    辛霖执拗道。

    “那又如何,你没法子找到生死符。没有生死符,就算是有了她的命魂,也无济于事。”

    阳泉殿主叹息道。

    “我一定能找到生死符。”

    辛霖坚持道。

    “你没有时间了,两年之后,若是再没法子找到生死符,她的肉身,就会腐烂。没有肉身,你还得想法子,替她再找一副肉身,在九十九地,没有人能够承受太阴天女的魂魄。”

    阳泉殿主恼火道。

    他实在想不明白,辛霖为何要这般固执己见。

    “凌月的肉身只能保持百年,这一点,你为何没有早些告诉我”

    辛霖一听,腾地跳了起来,质问道。

    这么重要的事,为何以前阳泉殿主未曾提起过。

    她一直以为,叶凌月的肉身只要在阳泉神殿里,就可以一直保存下去。

    “她的肉身,一直是本座用了阳泉神殿的力量维持的,可是神殿的力量,早已不够了,本座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百年,已经是本座的极限了。”

    阳泉殿主一副市侩的嘴脸,也不是他不近人情,他也是为了阳泉神殿着想。

    如果不是这般精打细算,他又怎么可能在上古之后,那么多神殿崩塌的情况下,将阳泉神殿保留到现在。

    保存叶凌月的肉身百年,也是看在叶凌月的鸿蒙天的面子上了,更用说,阳泉殿主还把珍贵的血母蛊也给了辛霖。

    对于阳泉殿主这种铁公鸡而言,已经是极其大方的举动了。

    “你当真半点情面也不讲”

    辛霖小脸垮了下来。

    “没得商量。本座再给你两年时间,两年时间一过,你若是再找不到生死符,她的肉身,你带走。”

    阳泉殿主一副冰冷冷的口吻。

    辛霖气得太阳穴青筋直跳。

    她懒得和阳泉殿主理论,出了神殿。

    鸿蒙天内,一阵和煦的微风拂面而来,辛霖的心情才平复了些。

    “哎,小丫头,你也别怪里头那老家伙,他也只是在其位司其职罢了。换成了是你我,到了那个位置,也会那般自私无情。”

    辛霖的衣襟内,召唤天符里的烛照说道。

    上古时期活到至今的老怪物,哪一个不是冷血无情的主。

    叶凌月若是还活着,对阳泉殿主而言,还有利用价值,他还会好商量,可如今叶凌月已经“死”去了近百年,新天域都已经在三十三天安定下来了,叶凌月重生的机会,越来越渺茫。

    见辛霖没有吱声,烛照继续说道。

    “生死符的下落,我们也找了九十多年了,从丫头骗纸在人间出生之地找起,再找到当初夜北溟的故乡,再从炼制生死符的那名神女,能找的我们都找了,可是依旧没有半点线索。这世上,只怕再无生死符了。”

    九十八年,任何蛛丝马迹的线索,烛照和辛霖都已经找过了。

    每一次,都已失望告终。

    九十八年都这么过去了,又何况只有两年。

    两年时间,烛照实在没有信心,找到生死符。

    “没到最后一刻,我们都不能放弃。若是找不到生死符,也许,我们可以炼化一张生死符。”

    辛霖沉默许久,忽说道。

    符箓都是炼化出来的,既是没有生死符,那就炼化一个。

    “炼化可这世上,没有人知道生死符是怎么炼化的。那名神女死后,生死符的炼化之法,就已经消失了。”

    烛照被辛霖这大胆的想法惊了惊。

    这小丫头,人小鬼大,总是会出其不意,说出一些让烛照胆战心惊的话。

    “我们可以寻找。世上那么多方士,总有人知道生死符的炼化之法,只要找到一个人会炼,我们就有希望。”

    辛霖斩钉截铁道。

    辛霖是说做就做的性格,她打定了主意后,就开始四处寻觅炼化生死符的法子。

    三界之大,会炼制生死符的人到底在何处,辛霖没有半点线索。

    她只能犹如大海淘沙般,一个个方士寻找。

    从不知名的小方士,到成名的方尊方仙,她几乎一个都没落下。

    只可惜,自黑死星天难之后,三界死伤无数。

    神界原本知名的八大方仙,老的老,去的去,辛霖逐一寻找之后,竟是没有一人知道生死符的炼制之法。

    一晃,一年多又过去了。

    辛霖的寻找之路,依旧还在继续。

    这一年里,血母蛊经历了第九十九次喂血。

    “生死符是一种很特殊的符箓,它甚至不在十大天符之列,可它的威力,却很可能凌驾十大天符中的任何一种之上,想要炼化它,已经超出了我等的能力范围。”

    辛霖最后一个去拜会的,是关千秋。

    作为硕果仅存的几位方仙之一,关千秋得知了辛霖的来意后,摇了摇头。

    对于月华帝姬的死关千秋也很是遗憾,可是天命不可违,他也无能为力。

    “小姑娘,你还是放弃吧。不如找个地方好好安葬女帝。”

    关千秋送了辛霖出了方仙盟。

    在关千秋看来,连方仙盟都找不到的炼符之法,这三界只怕,再无任何地方可以找到线索。

    辛霖没有答话,小小的身影越走越远,可她的步伐依旧坚定。

    “小姑娘,或许,有两个人能够帮你,如果你能找到她们的话。”

    就在辛霖即将走远的一瞬,关千秋忽然张了张嘴,叫住了辛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