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0章 九十八年
    ,精彩小说免费!

    清音谷,对于紫堂宿而言,有其特殊的意义。

    几乎没有人知道,在那一次三十三天黑死星天难之前,佛宗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宗门。

    那时候的紫堂宿,还不过是一个孩童。

    他跟随始祖佛,风餐露宿,居无定所。

    有一日,他到了一片荒芜的山谷。

    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山壁。

    他在山壁之下睡着了。

    就在这一片山壁之下,他梦中忽然悟出了佛里,佛根暴涨,拥有了罕见的九寸佛根。

    也是在做这里,他成了佛子。

    有了九寸佛根之后,才有了后来的破解黑死星天难。

    也是为了纪念这一片山壁,在创立世外天,紫堂宿指明了这一块山壁为自己的居所。

    在他还是佛子的那些年,他一直在清音谷的山崖之上修佛。

    这一片信徒们眼中的山壁,在紫堂宿心中,却有个另外的名字,无量佛璧。

    每每,他心生烦躁之时,就会站在这一块佛壁前参悟。

    也只有紫堂宿知道,这块佛壁非比寻常的意义。

    不同的人,尤其是佛根不同者,站在这块佛壁前,看到的,也大不相同。

    佛根六寸以下者,眼前的山壁,不过是一块寻常的讲经山壁罢了。

    佛根六寸以上者,心境不同,透过这块佛壁看到的也会有所不同。

    有人看到了经文,有人看到了法门,有人看到了佛相,也有人看到了生死。

    而他今日想要看的却是未来。

    只可惜,他看了一夜,依旧是什么都没有。

    难道说,她真的再无生的可能了。

    寂灭塔的嗷嗷叫声,渐渐弱了下去。

    七层宝塔,已经熔解了三四层。

    “主子……”

    小塔的求饶声,紫堂宿全然无动于衷。

    天就要亮了。

    紫堂宿再看了眼无量佛壁,依旧是一片光洁。

    紫眸暗了暗,紫堂宿正欲转身。

    这时,一道柔和的光芒,从天而降。

    那是东升的旭日。

    清音谷的所在,乃是佛宗第一缕晨曦洒落的地方。

    那一缕晨曦,不偏不倚,就落在了佛壁上。

    佛壁,悄然发生了变化。

    紫堂宿眉宇间,闪过一抹诧色。

    这是……

    他凝视着无量佛壁。

    山壁上,渐渐出现了几个大字。

    那几个大字,渐渐清晰,直到最终,成为了一句话。

    “日月争辉,辛月同存。”

    日月争辉,辛月同存……月为凌月,那辛?

    “是那个叫做辛霖的小姑娘。主子,是那个叫做辛霖的小姑娘。”

    求生欲很强的寂灭塔,在瞅到了佛壁上的字样后,嗷嗷叫到。

    紫火一下子就消失了。

    寂灭小塔这才发现,自己的七层塔身还好好的,哪里有被熔化的痕迹。

    嗷嗷,主子这是在戏弄小塔?

    寂灭塔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

    小主子的娘使用了一手“镜花水月,主子对自己也使用了一手镜花水月,差点吓死小塔了。

    小塔偷偷打量自家主子,却见主子一直凝视着佛壁上的八个大字。

    明明只是八个字,可在紫堂宿看来这八个字,却比紫堂宿看过的任何佛经都要难以参悟。

    日月争辉,辛月同存。

    他在佛壁前,只想看到未来,看到她的命运。

    为何却会出现这八个字。

    “辛月同存……”

    日月争辉,辛霖和凌月同存。

    这意味着,这两人会一同存在?

    如今辛霖还在,凌月却已经不在了。

    还是说,只要辛霖不死,凌月也会不死。

    这么说来,紫堂宿眼眸一深,捕捉到了什么。

    “多谢。”

    心头的一块大石,轰然落地。

    紫堂宿对着那一块山壁,沉声谢了一句。

    这时,东升的旭日已经跳过了地平线,整个清音谷都已经被照亮了。

    紫堂宿的身影,也已经消失了。

    “主子,主子?”

    寂灭塔慌了。

    它好不容易才回到了主子的身旁,主子怎么一眨眼功夫,又不见了?

    “去找她。”

    留给寂灭塔的又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小塔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哭出声。

    主子,你说话能不能再清楚点。

    你到底说去找谁?

    找小主子?

    小主子已经死了,肉身也找不到了。

    还是去找小辛霖?

    呜呜,那也很难找好么,那个小鬼,一身阴测测的,很不好亲近。

    可主子的命令已下,小塔哪里敢怠慢,尽管万分不情愿,小塔还是只能嗖的一声,消失在了阳光之下。

    日月争辉,辛月同存。

    不知从何时开始,叶凌月的生死,早已不再是辛霖一个人的事了。

    时间荏苒,一晃,九十多年过去了。

    在这九十多年里,辛霖不断在九十九地的各处寻觅生死符的炼制之法。

    只有生死符和血母蛊同时存在的情况下,凌月才有复活的机会。

    这九十多年,每隔一年,辛霖会返回阳泉神殿一趟。

    除了看一看一直陈列在那里的凌月的肉身之外,她每年都会来采一次血。

    由于经常采血的缘故,九十多年过去了,辛霖的模样却一成不变,变化的唯独只有她的眼眸。

    这九十多年来,她在三界游历,寻找生死符的线索。

    只因生死符最早就是出现在三界。

    奈何,一直没有线索。

    她依旧是那个又小又瘦的黄毛丫头。

    对于这些,她从没有半点怨言。

    到了第九十八年,距离百年不过两年时间。

    辛霖再次到了阳泉神殿。

    “小丫头,你还不死心?”

    阳泉殿主懒洋洋着,打量着小辛霖。

    真是怪胎,九十八年过去了,哪怕是一块磐石,只怕也已经在风吹日晒中,化为齑粉了。

    眼前的这个女娃娃,却依旧和当年一样。

    每年,她都会到阳泉神殿来。

    只是为了看一眼叶凌月的肉身。

    她来的时候,也不说什么,只是坐在叶凌月的肉身旁,无声坐上一个时辰,似乎是在和叶凌月无声的交流什么。

    阳泉神殿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包括叶凌月的肉身。

    可是在阳泉神殿之外,鸿蒙天之外,一切都已经不用了。

    那些破碎的,被遗留在九十九地的三界大陆,早已千疮百孔。

    新天域产生,已经九十八年了,而叶凌月,也已经“死”了九十八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