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9章 不信命
    ,精彩小说免费!

    云笙,她,不信命?

    云笙离开了。

    姬如墨先是怔了怔。

    过了片刻,他才明白了云笙的意思。

    五百多年前,夜凌月陨落。

    那是命数。

    可是云笙和夜北溟不信命。

    他们逆天改命,让凌月死而复生。

    难道说,这一次……

    “云笙,难道你还不知道,这一次,和以前不同了。”

    姬如墨叹了一声。

    时过境迁,很多事与事都已经不同了。

    凌月能活,那是因为凌月命不该绝,又有生死符护体。

    可如今,她逆天而行,不惜强行阻止黑死星清洗三界,以身化太虚。

    她的魂魄躲不过天劫,她的肉身,亦躲不过天劫。

    更不用说,她体内的生死符早已消耗一空。

    没有了生死符,如何再起死回生。

    可是这个事实,姬如墨不忍告诉云笙。

    云笙疼爱凌月,疼爱其如生命。

    姬如墨又何尝不是如此。

    凌月,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

    他也有希望,她这一次,能够再次逆天改命。

    可是,这一次,神迹真的还能发生?

    没有了夜北溟和云笙,没有了冥神和生死轮回盘,甚至连帝莘也不在了,凌月她一人,真的能够以人力胜天?

    姬如墨不敢确定。

    他唯一能做到,就是期待奇迹的发生。

    而这一切的奇迹,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百世恶鬼,辛霖。

    此后的几十年里,云笙果然不再追问凌月的下落。

    自清音谷和金刚佛起了冲突之后,此后,云笙一改常态,她不再在人前出没,她深居简出,专研佛法,仿佛九十九地的事,对她而言,都已经不再重要。

    对此戒律佛很是欣慰,渐渐的,也就放松了对云笙的警惕。

    姬如墨时不时就会观察辛霖。

    可是让他很失望的是,虽然他间或会发现辛霖的行踪,可是辛霖再次出现后,“叶凌月”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将凌月的死而复生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小姑娘身上,似乎是错误的……

    只是,当真只有辛霖一个人,牵挂着叶凌月的生死?

    清音谷内,那一座陡峭的山壁前,此时,却有一抹身影凌空而立,在夜色中,显得尤其突兀。

    淙淙流水声中,男人的叹息声,让流水声和谷间的风声,全都寂静了下来。

    那一袭紫衣,在夜色的晕染下,仿佛也成了墨色。

    唯独那一双紫色的眸,即便是夜月,在其面前,也是黯然失色。

    眼前的山壁,是佛宗的讲经的山壁。

    每日讲经时,山壁上就会出现经文的字迹。

    到了夜间,山壁在月色下,犹如一面镜子,光洁如新。

    紫堂宿凝视着山壁,半晌不语。

    “佛子,今日讲经之事,你似乎欠一个解释。”

    夜色之下,不知从何处,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紫堂宿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不想讲。”

    三个字,冰冷冷,硬碰硬,没有半点婉转的余地。

    这就是典型的紫堂宿式的回答。

    那个苍老的声音明显一滞,再也没有响起过。

    紫堂宿心情不好,这个时候,不宜和他多说话。

    一手养大紫堂宿的那一位,自然是知道的。

    与其自讨没趣,不如就由着他的性子来好了。

    横竖,影响佛子的那一人,已经消失了。

    消失于天地之间,消失的不能再消失了。

    从今天往后,佛子依旧还是那个佛宗的佛子。

    身后那个声音的消失,对于紫堂宿而言,根本无关紧要。

    他依旧聚精会神,望着那一片光洁的山壁。

    仿佛山壁上,有什么东西将其吸引住了。

    可是山壁上,又确实什么都没有。

    就这样,从入夜到深夜,直至凌晨,清音谷内的风声和水声都已经疲乏了,陷入一片沉寂中……

    紫堂宿的身子才微微动了动。

    以身化太虚……虽然早就知道了这一切。

    可是当这一切发生时,他依旧是难以自持。

    该死的宿命,为何一次次让她承受难以承受之痛。

    “主子。”

    一个心虚的声音,自紫堂宿身上传了出来。

    紫堂宿的衣袖里,探出了个尖尖的脑袋来。

    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寂灭塔瑟缩了半天,才敢出现在紫堂宿的眼皮子底下。

    “小主子……”

    寂灭塔还未说完。

    腾地,一团火焰凭空生出。

    那一团火焰,将寂灭塔吞没了。

    “主子,饶命!”

    寂灭塔吓了一跳。

    那一团紫色的火,眼看已经将寂灭塔吞没。

    那是紫堂宿的炼化之火,任何法宝,哪怕是寂灭塔,一旦被吞没,就会化成一滩金水。

    “是主子您下的命令,随她。”

    寂灭塔那叫一个委屈啊。

    “蠢。”

    紫堂宿连正眼都懒得多看寂灭塔一眼。

    他让寂灭塔留在天罚戈壁,就是为了助叶凌月臂之力。

    叶凌月以身化太虚,是不可更改之事。

    但是叶凌月的肉身,却是不该丢失的。

    叶凌月逆天而行,强行逆改了黑死星之劫,保全了三界至少一半以上的生灵。

    这一行为,必承天劫。

    紫堂宿留下寂灭塔,就是为了让叶凌月至少在魂飞魄散的情况下,还能保全肉身,带其到三十三天来,可没想到,半路,凌月的肉身会被带走。

    “主子,主子,难道你那一句随她,不是说随便那个加做辛霖的小姑娘,随她带走小主子的肉身的意思嘛?小塔哪里知道,她把小主子的肉身藏起来了。”

    寂灭塔被火烫得嗷嗷叫。

    寂灭塔自知小主子的肉身丢了,非同小可,它也想要找回凌月的肉身,可奈何,小主子的肉身就这么不见了。

    那个叫做辛霖的小姑娘也很机敏,一发现自己的影踪,就逃得比兔子还快。

    小塔找不到叶凌月的肉身,情急之下,只能趁着新天域飞升的机会,回到了紫堂宿的身边。

    小塔嗷嗷惨叫着。

    紫堂宿也不听解释。

    他依旧望着那一片山壁。

    良久,犹如梦呓一般。

    “她,可还有生机?”

    没有人回答紫堂宿的话。

    他看得透凌月的前世今生。

    可是来世,他却是看不透了。

    生机……生机……

    清音谷内,不断回荡着紫堂宿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