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8章 新天域
    ,精彩小说免费!

    在姬如墨的帮助下,云笙在三十三天开始关注九十九地的,那个叫做辛霖小姑娘的举动。

    天眼通中描绘的辛霖,不过是个六七岁的女娃娃。

    她看上去,实在不像是能够救活云笙的人。

    “那孩子,就是辛霖?”

    云笙看着天眼通中,那个黑发瘦小的孩子。

    她的模样,和当初的凌月有些相似。

    只是和凌月比起来,辛霖看上去更加冷漠,她的小脸上没有半丝笑容,即便是在天眼通中,也能感受到那孩子身上,有一股冰冷的气息。

    可饶是如此,云笙并不讨厌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一眼看过去,让云笙有种当初看到夜北溟时的感觉。

    那是个孤寂而又冷清的孩子。

    这种性子,一旦是选择相信一个人,必定会对其死心塌地。

    “凌月的肉身不见了。”

    姬如墨沉吟道。

    早前,辛霖的确是从奚九夜的手中,带走了凌月的肉身。

    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凌月的肉身就再没有了踪影,这一点,让姬如墨很是不解。

    凌月的魂魄已经不在了,肉身对其重生的意义,非常之大。

    而且,越早找到肉身,重生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可我们不能干预九十九地的事,不是嘛?”

    云笙凝视着天眼通内的辛霖。

    她心底想着,凌月相信眼前的孩子。

    明明对方看上去,如此弱小,为何,一向聪慧的凌月会相信她?

    “的确如此,尤其是新天域刚刚产生,天地之间,很是不稳。三十二位仙皇一致要求加强天地禁制,至少在百年时间内,我们没法子前往九十九地。”

    姬如墨为难道。

    “那孩子的来历,能否查明?”

    云笙见辛霖孑然一人,她似没有去诸神山,也没有去神界,而是一路朝着人界去了。

    黑死星之难刚过,破碎的三界,群魔乱舞,正是最混乱的时候。

    这孩子孤身一人,去人界做什么?

    “能查到一些,那孩子的来历,很特殊。她是百世恶鬼之命,百世历劫,百世不得善终。”

    姬如墨在发现辛霖后,就第一时间调查了她的身份来历。

    可这一调查,连姬如墨都大为吃惊。

    百世轮回,本身就是很不寻常,还是百世恶鬼之命,不得善终。

    这样的命格,姬如墨可谓是闻所未闻,听所未听。

    “这孩子,犯了什么错,竟被人这般诅咒?”

    云笙也是微微一眉。

    她和啵啵夫妇交好,在冥界也见过不少所谓的恶鬼。

    可所谓恶不过三世,善也不过三世。

    人之初,性本善。

    就算是恶贯满盈之辈,在轮回之后,大多会赎罪轮回,洗尽一生罪孽。

    一个孩子,百世恶鬼之命,还百世都是天劫加身而死,若非是被人诅咒,又怎会如此?

    “这就不得而知了,只是她身上的罪孽就是轮回之火也无法洗净,所以只能不断轮回。这一世,她本事出身就夭折的命,但因出生在王巫,所以化为了孤魂野鬼,原本的命格,应该是在王巫被吞噬而死,可由于月儿的缘故,她逃过了一劫,还获得了肉身。”

    姬如墨感慨道。

    不得不说,月儿真是胆大包天。

    百世恶鬼的命格,与她亲近之人,大多不得善终。

    想来,这一点,月儿也早就知道了,看那孩子还是一意孤行,强行逆天而为。

    “月儿救人,总归是有她的缘由的。所谓因果循环,一报应一报。月儿的肉身,我们姑且不管。”

    云笙沉默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

    “当真要信那孩子?虽然那孩子的命格的确不凡,但若是错过了……”

    姬如墨没想到,云笙会如此果断。

    对方可是一个她素未谋面的孩子啊。

    “如墨,你比我更懂得看人,这孩子的面相,我觉得不凡。”

    云笙凝视着辛霖那双漆黑的眼眸,那双眼底,透着坚毅。

    “这孩子的面相,的确不同寻常,只是……也罢,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自是遵从你的意见。”

    姬如墨叹了一声。

    他早前还担心云笙会因为凌月之死,做出冲动之事来,没想到,云笙的反应,比他想得要冷静得多。

    “比起月儿的肉身,我还有一事不明白。帝莘在哪儿?”

    云笙的语气陡然一变。

    在月儿魂飞魄散之际,身为伴侣的帝莘又去了哪里?

    为什么月儿的肉身,会落入奚九夜之手。

    月儿若是还在世,她最不愿自己和奚九夜扯上关系。

    “你也知道,天眼通只能看到有限的几个人。帝莘的命运,不在我们的关注之列,也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帝莘还在人世。还有,新天域的产生,和帝莘有莫大的关系。”

    姬如墨沉吟了片刻,选择了告诉云笙一部分的真相。

    姬如墨有姬如墨的顾虑。

    他告诉云笙九十九地的一切,那还因为,他们短时间内无法前去九十九地。

    可帝莘之事,就不同了。

    姬如墨也没想到,帝莘的身世会如此复杂。

    如今的帝莘,早已不是当初的帝莘。

    他又身在三十三天。

    若是云笙知道了一切,必定会不计一切,前去质问帝莘。

    只是如今的帝莘,是否还会和云笙好好说,那就不得而知了。

    云笙刚入佛宗一年,如今根基未稳。

    姬如墨又听说,就在刚刚,她和金刚佛起了冲突。

    金刚佛是何等脾气,他必定不会放过云笙。

    姬如墨以为,如今的云笙,必须好好修炼,在佛宗真正站稳脚跟。

    最好,云笙能够在百年之间,成为百佛之一。

    同为佛,金刚佛就算是想要对云笙不客气,也是无计可施。

    听姬如墨说罢,云笙没有再说话。

    “新天域……那本该是月儿的新天域。”

    云笙遥望着天空。

    三十三天的天空,在不久之后,将会有一条新的天河产生。

    这一条天河诞生的背后,是她们一家五口的分离。

    “如墨,你可信命?”

    云笙忽问道。

    “我……”

    姬如墨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他乃是天命镜所化,天命对他而言,是真实存在的。

    “我不信,所以,我决不放弃。当初我可以做到的,如今我依旧可以做到。”

    云笙说罢,身影一逝,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