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7章 唯一的生机
    才刚入草庐,云笙就不禁问道。

    她心急如焚,苍白的脸上,满是焦灼之意。

    那双美丽的眼中,带着痛苦之色。

    她一瞬不瞬,盯着姬如墨,就唯恐从他的口中,得知一切。

    姬如墨良久没有说话,他望着云笙,眼底还带着几分湿润。

    尽管姬如墨已经掩饰过了。

    可云笙还是看了出来,那是泪水。

    云笙心底一沉。

    她认识的姬如墨,冷静,近乎冷漠。

    在外人面前,他从不喜形于色。

    唯一能让姬如墨变色的,就是她和月儿。

    他的眼底,有泪水之色。

    他哭了

    为谁而哭

    她还好好的在佛宗,能让姬如墨为之动容的只能是

    “月儿,她真的魂飞魄散了”

    云笙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气力,仿佛一下子抽空了。

    她脚下一个踉跄,靠在了墙上,她用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才让自己站了起来。

    “云笙,你不要太难过了。这一切都是命。月儿,她很勇敢,她是为了保护三界,化解黑死星危机,才以身化太虚,魂飞魄散。”

    姬如墨闭上眼。

    云笙一家人的事,姬如墨一直有所关注。

    这么多年来,都是如此。

    尤其是凌月,他是姬如墨看着长大的。

    除了云笙之外,姬如墨感情最深的,还是凌月。

    昔日那个小小的小丫头,已经成长起来了。

    她在最后关头,以身化太虚,阻拦了黑死星的劫难。

    那一幕,让姬如墨都不由动容。

    他承认,哪怕是他自己,在那样的天劫面前,都未必有凌月那样的魄力。

    “你养了个好女儿。”

    姬如墨在得知这一切后,也考虑着,要怎样告诉云笙。

    对于云笙而言,家人就是一切。

    可是她的家人们,偏偏一个个出了意外。

    “都死了他们都离开了我不信。”

    云笙面色晦暗,口中反复说着不信。

    她的模样,让姬如墨看了很是难受。

    “云笙,虽然孩子们都不过北溟也许还活着。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也到了三十三天。”

    姬如墨唯恐云笙想不开,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夜北溟的情况告诉云笙。

    “你说北溟,通过通天之路,到了三十三天。阿日是被北溟逼死的”

    云笙在听姬如墨说完之后,原本近乎黯淡无光的眼底,反倒是兴起了一抹亮色。

    “如墨,我求求你,你具备天眼通,你一定目睹了全部的过程,你告诉我,几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死的尤其是凌月,她真的魂飞魄散了”

    云笙乍听到噩耗时,的确觉得万念俱灰,可在听了夜北溟的所作所为后,她又觉得有些不对。

    世上男人都会变心,可唯独夜北溟不会。

    北溟对孩子们怎样,云笙再清楚不过。

    他一心到三十三天,必定有其原因。

    他逼死了阿日,一定也是有原因的。

    那是夫妻之间的默契,云笙相信,夜北溟绝不会无端端那么做。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是她忽略了的,或者说是肉眼错误理解了的。

    夜北溟天生具备天眼通,又修炼了天眼法门,比起常人,看到的更多。

    戒律佛只看到了其一,可是他看到了其二。

    他又对云笙一家人很是关注,在云笙的央求下,姬如墨只得将事情的整个经过,包括双胞胎兄弟的死,以及叶凌月的情况,全都告诉了云笙。

    “所以,阿日和阿光在临死后,魂魄不明月儿她肉身还在”

    云笙思忖着。

    “凌月,你在想什么,我很明白。阿日和阿光严格意义上,还算不得已经死了,他们的魂魄应该还在某个地方,如果能够避开这一次天劫,只要救治得法,兴许还能新生。但是凌月只怕就不瞒你说,她的肉身一度落入奚九夜之手”

    姬如墨在凌月死后,也一直关注着凌月的肉身。

    叶凌月毕竟是重生过一次的人,她体内又有生死符相助,姬如墨也想寻找机会,救凌月。

    可凌月的魂魄,的的确确已经溃散殆尽了。

    “奚九夜那畜生,早知如此,当初我就应该不顾四方神尊的阻拦,将其斩草除根。”

    云笙眼底,冷光骤现。

    “若是在奚九夜手中,那倒是还好办,据我所知,凌月的肉身最后并不在奚九夜之手,而是落在了一个叫做的辛霖的小姑娘手中。”

    姬如墨一直在关注凌月死后的情况。

    奈何,凌月的肉身被盗走后,最终不知何故,交给了辛霖。

    那小姑娘得了肉身后没多久,就神秘失踪了。

    姬如墨都没有发现对方的影踪。

    姬如墨怀疑,小姑娘一定是使用了什么特殊的障眼法,阻挠了他天眼通的使用。

    “辛霖三界有这么一号人物”

    云笙愈发觉得古怪。

    她也不知凌月的朋友中,有这么一人。

    “据我所知,她是帝莘和凌月的产物。”

    姬如墨此话一出,云笙眼眸一深。

    “你必要误会,她是凌月和帝莘用了自己血肉和骨炼化而成的。那小姑娘,年纪虽小,但是为人很腹黑,奚九夜就是被她说服的。从当时的情景看,她应该是想要复活凌月。不过,那样的机会,微乎其微。”

    连姬如墨都不知道,魂飞魄散的情况下,应该怎样复活一个人。

    那样的一个小丫头,即便是有那个想法,也只能是白费力罢了。

    “你能找到那小姑娘的下落不”

    听说辛霖体内有一部分月儿的血肉,云笙的心底有种很微妙的感觉。

    直觉告诉她,对方能够让月儿交出一部分血来帮其炼化肉身,想必是非常亲密的关系。

    “我尽力而为,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天眼通能够看到九十九的情况,但是不能和九十九地沟通。也就是说,哪怕我找到了辛霖,我们也只能留意她的一举一动,而无法阻拦改变她的任何言行。”

    姬如墨强调道。

    云笙颔首。

    她只是想确定,有没有法子可以救月儿。

    “那我就开始寻觅辛霖下落。一有线索,我就通知你。”

    就这样,姬如墨开始寻觅辛霖下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