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5章 六寸佛根
    佛宗之内,以清修居多。

    多年来,除了个别几件大事,对于信徒们而言,每日的生活可谓是波澜不惊。

    新崛起的佛陀云笙,就是这些年来的热门人物。

    奈何她素来深居简出,神龙见首不见尾,大部分的信徒和佛陀们都未曾见过她。

    大伙更想不到,眼前这个身着信徒素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新佛陀云笙。

    一年的六寸佛根,对上三百年的三寸佛根,虽然同样都是佛陀,可云笙和明玉的差别,一目了然。

    “明玉佛陀,对于本座收徒,你可还有什么疑问”

    戒律佛睨了眼明玉佛陀。

    “明玉不敢,是明玉短见,明玉知错。”

    明玉面红耳赤,口中讷讷,不敢再吱声。

    “话虽如此,可她出言不逊也是事实。戒律佛,你座下佛陀就算是天赋高,对本座以下犯上也是事实,还是说,以她一介佛陀的身份,在经文上的造诣,本本座还高”

    金刚佛没好气道。

    戒律佛亲自出面又如何,这女佛陀天赋高又如何,佛陀就是佛陀,见了他金刚佛,还是得卑躬屈漆。

    若是今日之事不了了之,从今往后,他在其他百佛面前,岂不是更加抬不起头来

    今日,云笙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金刚佛绝不会善罢甘休。

    “云笙,你可曾对金刚佛的讲经出言不逊”

    戒律佛听罢,微微皱眉。

    云笙六寸佛根,悟性强,几乎所有的经文,她一点就通,在经文方面的造诣,毋庸置疑。

    可她是佛陀,的确没有资格质疑金刚佛的讲经,无论对错,以下犯上,在佛宗都是重罪。

    “启禀戒律佛,我的确是评价金刚佛的讲经狗屁不通,不过,那并非我一人妄断,而是我看了其他佛的经文后做出的。同样都是金刚经,他们俩的评价可谓是南辕北辙,全然不同。一比之下,金刚佛的讲经自然是狗屁不通。”

    云笙耸耸肩,同样也将金刚经评论了一番。

    在场众人和金刚佛自己回忆,云笙所说的另外一位佛的讲经,的确和金刚佛大相径庭。

    佛宗之中,众多经文,百佛都看过,他们都有不同的见解,意见有所不同,倒也不少见。

    只是同样身为佛,对佛经的见解南辕北辙,那就有些古怪了。

    “本座在佛宗苦修多年,对每种经文都有所涉足,金刚经更是百读不厌,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讲经。你倒是说说,你口中的经文是谁所讲”

    金刚佛压根不信,云笙的所谓评价。

    他以为,这一切都是云笙胡编乱造的。

    “这位佛,已经多年不曾在佛宗行走,他留下来的经文,也的确不多见了。至于他的名讳”

    云笙沉吟道。

    “呵所以你想说,那位佛是无名佛”

    金刚佛冷笑道。

    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能够胡编乱造到什么时候。

    “那位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正是今日三位讲经佛之一的杀生佛。”

    云笙红唇微启,却是吐出了一个名讳来。

    杀生佛。

    云笙的声音,虽轻犹重,所有人的脸色俱是一变。

    尤其是金刚佛,他的神情变化尤其精彩。

    “杀生佛在千年前,曾经与清音谷以山壁为纸,以文授经,所授之经,正是金刚经。我刚才所说的那一段,正是金刚经的玄妙所在。可金刚佛讲经之时,对于精髓部分,一字未曾提起,如此讲经,难道不是狗屁不通还是说,金刚佛对杀生佛的讲经,并不赞同”

    云笙反问道。

    金刚佛金铜色的皮肤,一刹那变成了猪肝色。

    他唇间抖了抖,半天才吐出了两个字。

    “不敢。”

    不敢,那是真的不敢的。

    杀生佛是何人

    两位始祖佛之下,百佛第一人,正是杀生佛。

    虽说杀生佛已经多年不曾现身在佛宗,可杀生佛的威名谁敢冒犯。

    金刚佛也是倒霉,讲啥不好,偏偏讲金刚经,刚好又是杀生佛讲过的经文。

    “既是不敢,金刚佛言下之意,可是承认了自己的金刚经讲得狗屁不通”

    云笙笑眯眯问道,嘴角的两个梨涡愈发清晰。

    金刚佛恶狠狠瞪了云笙一眼。

    这女人,委实可恶。

    几十双眼,都同时盯着金刚佛。

    若是数年前,金刚佛倒还敢抨击杀生佛。

    只因佛宗的人都知道,杀生佛数百年前,就已经领了始祖佛的命令,历练去了。

    几百年不曾现身。

    可今日就不同了。

    杀生佛回来了,而且是今日三位讲经佛之一。

    谁知道,他这会儿是不是在山崖之上,侧耳倾听。

    就跟吞了一只苍蝇似的,金刚佛只能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本座的金刚经的确讲得狗屁不通。”

    “金刚佛不愧是金刚佛,如此深明大义,实在是让我们这些后辈佩服。”

    云笙一副五体投地的表情。

    “走。”

    金刚佛哪里还有颜面在清音谷留着,今日之后,他只怕要好阵子不再讲经了。

    金刚佛满脸的怒容,一闪身就不见了。

    明玉佛陀见了,也急匆匆离开了。

    其他信徒见了,也是面色各异。

    “你们都散了吧。今日的讲经到此为止。”

    戒律佛挥挥手,示意众信徒可以离开了。

    “到此为止不是还有一场杀生佛的讲经”

    云笙听罢,不由诧道。

    她在这里浪费了一天时间,就是为了等杀生佛讲经。

    她加入佛宗以来,最初的半年里,都在熟读各类经文。

    托了戒律佛的忙,她读到了不少注释经文,其中,云笙觉得讲经最是精妙的就是杀生佛。

    她本想亲自去求教杀生佛,却意外得知,杀生佛早已不在佛宗。

    好不容易等到了杀生佛回归,又亲自授课讲经,云笙自不愿意错过机会。

    这才会有了今日的这一场闹剧。

    和云笙抱着一样目的信徒还大有人在。

    他们大部分也听过杀生佛的威名,想要趁着这次机会,一睹杀生佛的真面目。

    “杀生佛有要事在身,今日的第三场讲经已经取消了。”

    戒律佛意味深长,看了眼云笙,那目光,让云笙没来由心底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