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9章 纠纷
    杀生佛怒震三十三天,三十三位仙皇割地赔礼道歉,世外天建立。

    佛宗带着一干信徒,建立佛宗。

    自那以后,佛宗正式开始开枝散叶。

    两位始祖佛乃是至高,再下有百位佛,千位佛陀,数以万计的门徒,门徒之下,凡是供奉佛宗的,都是信徒。

    佛宗的信徒到底有多少,只怕连两位佛宗的始祖佛都说不清楚。

    佛宗之中,戒律森严,阶层也很是分明。

    两位始祖佛自不必说,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佛之下,哪怕是佛陀,也鲜少有人有机会见两位始祖佛。

    更不用说是那不计其数的门徒信徒了。

    佛宗的信徒们,也分了俗家和佛家两类,常年驻守在佛宗本宗之内的危佛家弟子,这类弟子不能成家,即便是成了家,也要舍弃家人亲朋,苦修佛法。

    还有一类,乃是俗家弟子,这类弟子大多生活如常,居住在佛宗之外,他们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娶妻,生存生活。

    只有每月的逢十之日,才许斋戒沐浴,修佛法以净其身。

    比起俗家弟子,佛家子弟才有资格从门徒成为信徒再到佛陀……

    眼前这一片湖中山谷,乃是佛宗的佛家弟子。

    他们此时,正在倾听佛法。

    佛宗之内,同修文武。

    所谓武,乃是佛宗法门。

    所谓文,乃是佛宗佛经。

    单日修文,双日修武。

    今日敲是单日,这山谷就是佛宗有名的学习佛法的地方,名为清音谷。

    山谷之间,有不知名的地下泉水汇聚成一眼泉湖,湖面四周长满了卵形叶子的佛莲。

    虽已经是午后,可莲叶上,依旧是缀满了一滴滴的露水,在阳光的折射下,七彩璀璨,颇为好看。

    此间,刚好有一位上佛讲完经。

    上佛讲经,就在那山崖之上。

    上佛在上,寻常的信徒是看不到授课的上佛的。

    在授经讲课的途中,光滑的山壁上时而出会出现一些经文,简单说明,以方便信徒们参悟。

    一般一日之内,佛宗会安排早午晚三位上佛授经。

    今日的授经,由于授课的上佛中,某一位的身份很是特殊,所以今日来听课的信徒也尤其多。

    男男女女的信徒们正小声议论着,在议论早前那位上佛所说的金刚伏魔经的内容。

    “我以为,上佛说的颇好,言简意赅,我早前读经时,总觉得哪里不清楚,被他这么一说,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子就通透了。”

    说话的是一名魁梧的男信徒,他肤色黝黑,满面胡须,倒是像了佛门的伏虎罗汉。

    “就是就是,上佛的解经实在是太精彩了。我感觉我靠着这一次授课,很快就能领悟伏魔罗汉拳的第二重了。”

    又有几名信徒连连称是。

    他们边说着,边围着一名女僧客。

    那僧客一身五彩的僧衣,容貌长得很是秀美,她蓄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纤细白净的手上,握着一串念珠。

    她气质脱俗,身边围绕的信徒们也个个都已仰慕的目光看向她。

    “金刚佛一身佛法无比精妙,能得到他的传授,你们的收获自不会少。只要你们加把劲,不日一定也会和我一样,晋升为佛陀。”

    原来这位五彩僧衣的女僧客并非寻常的女信徒,而是一位刚晋级不久的女佛陀。

    她敲也是金刚佛的座下佛陀,所以对金刚佛很是吹捧。

    授经听佛法只要是佛之下,佛陀和信徒们都可以参加,只是一般而言,佛陀都需领佛命,为佛宗办事,多数不在佛宗,所以来听经的佛陀很少。

    这也导致了这位女佛陀在这些信徒中,显得愈发的受推崇。

    其他信徒一听,全都附和了起来,有一些溜须拍马者甚至上前请教那位女佛陀。

    “嗤。”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块石子,从东面飞出,掠向了湖心。

    石子激成了三四个水花,落在水中,发出了一阵极不和谐的声响。

    紧接着,又是接连三四颗石子,同样也是飞向了湖心的不同方向,打出了一串串的水花。

    “无聊,真无聊,这最后一个上佛什么时候才会露面。”

    就听到了一个懒洋洋的女声,在这一片恭维声中,很是不合时宜的传了过来。

    金刚佛的讲经人人称赞,都觉得精彩无比,这时却有人觉得讲经无聊?

    那名女佛陀当即俏脸一寒,目光不善,看向了那个不和谐的声音。

    说话的是一名白衣女信徒,其他信徒都是盘腿而坐,规规矩矩,她却是很是随意的半躺半卧着,面上盖着一张莲叶,半睡半醒的模样。

    这般漫不经心的姿态,说是来听经,还不如说是来睡午觉的。

    “哪来的泼猴,敢在清音谷撒泼。”

    女佛陀怒目而视。

    金刚佛乃是她的庇护佛,早一刻大家都还在说,金刚佛讲经讲得好,这人却说无聊,这分明就是在砸金刚佛的场子。

    女信徒一袭寻常的白色僧衣,衣襟上连一点颜色都没有,可见其是个刚加入佛宗不久的信徒。

    这种信徒,能够资格到清音谷听经就已经很幸运了,居然还敢在那评价金刚佛的佛经无聊。

    女佛陀听罢,气得气不打一处。

    其他的信徒们见状,也纷纷谴责那名女信徒。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金刚佛的讲经如何?”

    女佛陀抬抬手,示意众信徒不要多说。

    好歹自己是佛陀,对方是名新信徒,自己这样的身份,和对方计较,难免有失分寸。

    女佛陀强压脾气,装出了一副好商量的语气来。

    “狗屁不通。”

    本以为,那名女信徒会识相的改口。

    哪知道,她居然冷冰冰,丢出了四个字来。

    这四字一出,女佛陀顿时脸色发黑,气得不轻。

    给脸不要脸,她今日就要让这个不识相的下等信徒懂得什么叫做真正的佛法!

    “放肆,你敢辱骂金刚佛,今日,我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女佛陀身形一变,却见其眉心,天印瞬变。

    却见半空中,天力凝聚,一头火金睛蝠一声尖鸣,从高空俯冲而下,正是那名佛陀的天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