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7章 上古秘法
    察觉到阳泉殿主的举动,辛霖也跟着看了看叶凌月的肉身。

    “你也发现了,这丫头身上除去魂魄之外,最是精华的那部分,也就是她的太阴之血已经全都没有了。还有,她重生的最关键的力量,就是她体内的生死符。生死符,已经彻底失效了。”

    阳泉殿主叹息道。

    叶凌月上一次重生的关键,就是生死符。

    那一次,生死符打开了生死玄关,叶凌月才得以再度生还。

    可是经历了一次生死劫难后,这第二次生死劫难,生死符也已经支撑不住了。

    生死符已经随着叶凌月以身化太虚时,也随之消散在天地间了。

    “上古时期,在百殿之首的昆仑天殿内,有一种祭祀之法,叫做以血化魂。若是能够得到这丫头的太阴血,再结合生死符的力量,也许就可以让她死而复生。可是生死符消失了,她的血也已经消耗一空,你让老夫怎么复活她难,太难了。”

    阳泉殿主摇头不止。

    “是不是解决了血的问题和生死符的问题之后,就可以救活凌月”

    辛霖听罢,凝视着叶凌月的肉身。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真要两者齐全,老夫兴许可以一试。”

    阳泉殿主也只是坦言说出了自己所知的一切。

    “血的问题不难解决,我身上,就流有凌月的血。”

    辛霖思忖着,比起来,反倒是生死符的问题更加难以解决一些。

    生死符,并非十大天符,也没有任何一本符录里,记载有其绘制之法。

    迄今为止,辛霖认识的所有人中,包括所有的鬼魂中,也只要叶凌月一人身上有生死符罢了。

    “你身上的确有凌月的血,不过,你的血还不合用。叶凌月的血,是可再生的太阴之血,为太阴天血,只有可以不断成长的太阴天血,才可以用来作为孵化魂魄的血母蛊。只因血母蛊,需要每次食用人体一半的血。你这般的体质,每次取一半的血,取血九十九次,你的身子根本无法支撑。”

    阳泉殿主感慨道。

    能放辛霖进入阳泉神殿,他自是知道,辛霖和叶凌月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哪怕有帝莘的骨,凌月的血,辛霖也支撑不住九十九次取血。

    “我也许可以。”

    辛霖咬了咬唇,沉声说道。

    “小丫头,算了吧,难道你不要命了”

    烛照一听,也觉得这些条件很是苛刻。

    姑且不论辛霖的体质如何,生死符的问题也是无法解决的。

    生死符,那可是比召唤天符更加神秘的存在。

    “我可以一试,我的血虽然不是太阴天血,但是我可以不断自己造血,就像是我的魂力一样。”

    说着辛霖就撩起了自己的衣袖。

    却见其衣袖下,露出了一截胖乎乎的手来,那手臂粉团团一截,看上去很是可爱粉嫩,让人很想咬上一口。

    可一想到,这只手臂待会要被抽取一半的血出来,烛照和阳泉殿主都不禁心中直犯嘀咕。

    “小丫头,要老夫说多少次,你支撑不住”

    阳泉殿主挥挥手,想要打发了辛霖。

    哪知就在辛霖伸出了一只手臂之后,她又伸出了另一只手臂。

    “我的体内,不仅仅只有凌月的太阴之血,我还有它。”

    却见其缓缓摊开了自己的左手。

    却见其肉乎乎的手掌之间,也有一个神印。

    那是一颗禾苗模样的绿色玩意。

    它才探出了两片叶子,嫩绿嫩绿的,栩栩如生,就这般烙砸了辛霖的手掌中。

    这会儿,那绿色的小家伙,正摇头晃脑,摇曳着两片叶子。

    “九重玉净柳”

    烛照和阳泉殿主同时惊呼出声。

    他们没想到,叶凌月不仅仅是给了辛霖自己的一部分太阴之血,还给了她九重玉净柳

    九重玉净柳,乃是叶凌月的太虚神印里的本命神植,具备极强的再生和净化作用。

    叶凌月当初,苦苦寻觅九重玉净柳,是为了想要帮助师父紫。

    紫堂宿也是靠着玉净柳上生长出来的杨枝甘露,得以恢复了力量。

    在那之后,叶凌月又用九重玉净柳炼化了回春天符。

    在那之后,她就鲜少使用九重玉净柳。

    这一次,她魂飞魄散,神印也随之暗淡。

    烛照和阳泉殿主都以为,九重玉净柳也随之消亡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玉净柳居然以另外一种形势,在心灵身上,得以重生。

    “九重玉净柳也有极强的再生能力,只要好好滋养它,我体内的血,也可以再造。这样一来,也就相当于太阴天血,如此一来,血母蛊可否使用”

    辛霖的小脸上,满是坚毅之色。

    那双黑漆漆的眼里,没有半分恐惧之意。

    她的坚定,一定意义上,也感染到了阳泉殿主。

    他沉吟良久,却见神殿内,忽有一道红光落在了辛霖的身前。

    辛霖的眼前,多了一条肥嘟嘟的血虫子。

    那血虫子约莫有辛霖的大拇指粗细,它看上去干巴巴的,像是一截枯树枝,没有半点光泽。

    这玩意,真的能养育出凌月的魂魄来

    它一动不动,辛霖上前,仔细端详了起来。

    “小丫头,你可要想清楚了,血母蛊这玩意,老夫也只剩了一条。你一旦开始喂养它,就只能食用你的血,否则定期不喂养,它就会死。机会可只有一次。”

    阳泉殿主反复确认道。

    他的这座神殿,废弃了多年,也没有多少珍藏了。

    血母蛊,他也是咬牙拿出来的。

    “九十九次供血,我一次都不会少。”

    辛霖说罢,咬咬牙。

    却见其将血母蛊放在了自己的手腕处。

    那截血母蛊落在了辛霖的手上后,似乎是嗅到了血的气息,原本一动不动的身躯,终于动了动。

    它找准了辛霖手腕处最薄弱的一处皮肤,口鼻处,伸出了一根细细的针刺来,一口扎了下去。

    鲜甜的血味,刹那弥漫开。

    辛霖微微一皱眉,就见血母蛊的不断扭动着身躯。

    原本枯树枝模样的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