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5章 传承之主
    可就在阳泉殿主以为,阳泉神殿可以在阳泉地区永远存活下去时,天河倾落。

    阳兽一族死的死,伤的伤,神界神帝下令围剿阳兽。

    阳兽被杀,阳泉神殿却比认为是一座废弃的神殿,丢弃在了阳泉地区。

    几千年过去了,阳泉神殿也日益破损。

    若非是那时候,叶凌月携封天令前来,阳泉殿主又急需寻找一名继承人,他不会在那时,选择了叶凌月。

    眼看着叶凌月一路晋升,成了神界神帝。

    她登上神帝之位时,阳泉殿主也是欢喜不已。

    他以为,只要叶凌月成为神帝,就可以广告天下,树立新信仰。

    这样一来,上古时期的全民信仰的时代,将会再度降临,信仰之力爆棚,阳泉神殿也能够再度光复。

    可是哪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阳泉殿主的异想天开罢了。

    叶凌月居然一夜之间陨落了。

    那女人,明明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却在最后关头陨落了

    阳泉殿主差点没有郁闷的昏厥过去。

    他迄今为止,都还在生叶凌月的闷气。

    所以在辛霖携着叶凌月的肉身来到鸿蒙天时,阳泉殿主连看一眼辛霖的心情都没有,直接将辛霖拒之殿外。

    哪知道,这小鬼居然和叶凌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阴险无比,想要放火烧了鸿蒙天

    开什么玩笑,鸿蒙天灵气充裕,五行俱全,是难得的五福宝地。

    这地方,只要没有出现重大变故,譬如出现新的主人,它会一直存续下去。

    有它在,阳泉神殿也还可以多存在一些时日。

    可若是辛霖一把火烧了这里,那就不同了

    辛霖的轮回火烧不毁阳泉神殿,却属于净化之火。

    它能够焚烧殆尽鸿蒙天内的五行属性,五行一被破坏,想要再生出,难如登天。

    阳泉殿主生怕辛霖一个冲动,真的会冲动行事,只能放了辛霖进殿。

    他也想知道,辛霖进入阳泉神殿,到底想要做什么

    叶凌月已经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她被收入阳泉神殿时,浑身上下,连一丝魂力波动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命魂早已消失多时。

    辛霖还执意进入神殿,难道是打算当守灵人

    阳泉殿主没好气道。

    辛霖一脚踏入了阳泉神殿。

    空旷的神殿内,一股凉爽的风吹了进来。

    方才一番唇枪舌战,辛霖有些口干舌燥,额发也是一阵湿漉漉的。

    风出过时,浑身的倦怠一扫全无。

    她没有立刻进入神殿,而是机敏着,打量着四周。

    这是座空旷的神殿。

    “刷”一阵疾风掠来。

    辛霖眉头一凛,却是纹丝不动。

    一个金影闪过,一把金色的巨斧不偏不倚,落在了辛霖天灵盖上。

    一缕碎发落在了地上。

    辛霖的脸上,面无表情。

    “金甲人,退下。”

    阳泉殿主的声音再度响起。

    一种被人打量的感觉,从辛霖的头顶到脚跟。

    辛霖也不退缩,顾自打量着四周。

    这种近乎是审视的打量,持续了近一刻钟,才消失了。

    “说吧,你来阳泉神殿的目的。”

    阳泉殿主对这个小丫头,倒是没有轻慢对待的意思。

    很少有人,能够在金甲人的巨斧下,毫无畏惧的。

    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会不惧怕生死。

    这个小鬼,比她外表看上去坚毅的多。

    阳泉殿主一眼看过去,也看不透这小鬼的灵魂深处,到底是什么。

    阳泉殿主哪里知道,辛霖虽然刚拥有**凡胎,可乃是百世恶鬼,说起生死,比起叶凌月还要丰富,死过无数次。

    她这一世生来就是孤魂野鬼,在王巫那种地方,存货了那么久。

    生死对她而言,也不过是再度化为游魂罢了。

    “凡人进神殿,能有什么目的,不过是祈福求愿罢了。”

    辛霖打量完了整座神殿,在神殿的中心区域,看到了“叶凌月”。

    “叶凌月”依旧是毫无气息。

    她只是躺在冰冷冷的神殿地面上。

    这一幕,让辛霖眼底略有愠色闪过。

    辛霖走上前去,半蹲着,用伤口还未愈合的手,小心翼翼替叶凌月拉好了衣裳,替她埋了埋额发,就好像,她还活着那般。

    “祈福你以为这座无主之殿还能有替人还愿的能力”

    阳泉殿主冷嗤道。

    这里只是一座神殿的躯壳罢了。

    曾几何时,叶凌月拥有了一批小规模的信徒。

    可是把随着她的死去,那批信徒的信念崩塌,信仰之力也已经溃散了。

    若非是靠着鸿蒙天,阳泉神殿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谁说这里无主之殿,她就是这座神殿的主人。”

    辛霖腾地一声站了起来,黑眸如迅闪般,扫过四周。

    “她只是继承人,并非是主人,哪怕她活着,也没有这个资格。”

    阳泉殿主冷漠道,断然否认了叶凌月的资格。

    若是叶凌月能够携封天令飞升,成为天人,她兴许还有机会。

    可叶凌月选择了以身化太虚,那就不同了。

    如今,帝莘那小子倒是成了天人。

    万千新天民们心中的救世主也是帝莘,叶凌月人死不能复生,所有的一切功劳都被抹除了。

    她平日聪明的紧,这一次,却是棋差一招,功亏一篑了。

    阳泉殿主一想到这些,就没什么好语气。

    若是叶凌月肯听他和烛照的劝说,那一切将会不同。

    “放屁,你个有眼无珠的老东西。”

    冰冷冷的字,像是一个耳光,狠狠甩在了阳泉殿主的脸上。

    “小鬼你敢骂本殿”

    阳泉殿主大怒,整个神殿都发出了犹如海啸一般的声响。

    “她若是没资格,谁还有资格。老东西,难道你已经老眼昏花到,看不出,凌月继承了昆仑女仙皇的衣钵一个天域仙皇罢了,丢了就丢了,又如何她可是昆仑传承继承之主”

    辛霖小嘴张张合合。

    声音不高,可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石破天惊。

    饶是阳泉殿主,也是听得心惊胆战。

    “小鬼,你快闭嘴,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阳泉殿主的声音有些微微发抖,却不知是由于害怕,亦或者是因为惊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