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0章 百年之约
    天命不可违,放眼天上地下,都是如此。

    可是叶凌月,偏偏就不是信天地法则的主。

    一次又一次,她都将天罚置之脑后。

    她的死,她的魂飞魄散,本就是天罚的一种惩罚。

    她的魂魄,已经得到了惩罚,可肉身去还没有。

    如果在这种时候,带着她前去三十三天,碰触到天地之间的禁制,等同于自投罗网。

    “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奚九夜难以相信。

    “她说的都是真的,就连炽皇,也是这么说的。”

    就在奚九夜还在犹豫之时,一道火球,忽然从地上冒了出来。

    火焰出现之时,一张明黄色的符箓,从火焰中,跳了出来。

    一个苍老又带着几分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

    “天符?”

    奚九夜看清了那是一张天符。

    类似的天符,叶凌月曾经也拥有过。

    只是在和帝阳莘一战中,她动用了传说中的巨灵神符,身上的十大天符除了极少数的几张,都已经毁于一旦。

    只是原本属于叶凌月的符箓,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老前辈,是你?”

    辛霖看到那张符箓,认出了它身上,属于叶凌月的那股气息。

    叶凌月的身上,气息很是复杂。

    辛霖因为魂力强大的缘故,比一般人敏锐很多,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只是早前叶凌月未曾提起,她也就没有多问。

    伴侣也罢,朋友也罢,哪怕关系多么的亲密,每个人依旧要保持一段相当的距离,只有如此,关系才能持久。

    辛霖和凌月,数世相处的模式,都是如此。

    “那丫头,也是倔强,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老夫早就说过,她根本无需蹚这趟子浑水。黑死星是天难,也是考验,只有通过考验,依旧活下来的生灵,才有机会飞升。物竞天择,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妖阳邪君与炽皇等人意见相左,炽皇想要毁了它灭口。

    亏了烛照机敏,早一刻逃之夭夭。

    它第一时间寻觅到的,就是辛霖的气息。

    它也知道,辛霖身上有叶凌月的血,只有辛霖,可以最快时间找到叶凌月的肉身。

    果不其然,它很快就从辛霖那得到了线索,找到了北境。

    黑死星之难,若是叶凌月和帝莘不插手,将会持续更久。

    可最终,这称劫会过去。

    余下来的生灵和地域,将会是飞升的第一选择。

    可是,余下来的生灵到底有多少,无人可知。

    叶凌月不忍心看着那么多的生灵和子民灰飞烟灭,所以明知如此,依旧是强行出手。

    最终的结果时,黑死星之难提早结束,可叶凌月却陨落了。

    以一人的死,换无数人的生,这么做,到底值得不值得?

    烛照心中,没有答案。

    其他人的心中,亦没有答案。

    想来,只有叶凌月自己心中,才最清楚这么做值得不值得。

    “再不离开,你就没有机会了。错过这一次,下一次机会,不得而知。奚九夜,你难道真都不想光复奚族?”

    辛霖再看看奚九夜。

    奚九夜怀里,叶凌月的肉身,一动不动。

    “把肉身留下,对你和她都好。”

    辛霖孜孜不倦,游说着奚九夜。

    “小丫头,你何必与他多说,对付这种人,拳头才是硬道理。”

    烛照不知道辛霖和奚九夜达成了什么协议。

    他只是看奚九夜那副嘴脸,很是不顺眼。

    对奚九夜这种人,还有什么道理好说。

    这小子,就是个渣男。

    “我把她交给你。一百年,一百年后,若是我没有再见到她,我上天入地,都不会放过你。”

    奚九夜忽的将叶凌月,放在了地上。

    他的眼底,已经没有了挣扎之色。

    一百年?再见?

    烛照听得很是莫名。

    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敢保证要多久,只是,我一定会让她踏上她的天域。”

    小辛霖指了指天空的那一片片还在飞升重组的新天域。

    那里,是属于凌月的。

    属于她的,谁也不能夺去。

    “我就信你一次,百年之后,我们再见。”

    奚九夜说罢,大踏步离开。

    一百年,已经足够他在三十三天,打下一片天地。

    夜凌,我们定会再遇。

    没有人知道,奚九夜到底有没有成功升天。

    辛霖俯身,看了看地上的“叶凌月。”

    “小丫头,你倒是有些能耐,居然能说服奚九夜那小子。什么一百年之约,你当真有法子,让凌月丫头复活?”

    烛照很是吃惊。

    烛照欲言又止。

    他也不知道,凌月丫头复活,到底是好是坏。

    炽皇和那炽太后带走了帝莘。

    那两人救走了帝莘,可是一定不安好心。

    帝莘去了三十三天后,是否还是那时候的帝莘,谁也不清楚。

    可即便如此,烛照依旧希望叶凌月能够活过来。

    当初,他被迫困在叶凌月的虚空意识海内,时时刻刻都想摆脱那丫头。

    可真到摆脱了,他才知道,他早已适应了那个狡猾的丫头骗纸。

    “我是骗他的。”

    就在烛照燃起了希望时,辛霖的下一句话,就让烛照大跌眼睛。

    “什……什么?你骗人?小鬼,你这就不对了,你连老夫一起骗了!”

    烛照气得不清。

    “我只能想法子复活她,可是到底能不能复活,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有一人应该知道。”

    辛霖摸了摸叶凌月的额头。

    叶凌月的眉心,神印早已暗淡。

    辛霖再是小心翼翼,翻过了叶凌月的手。

    “嗯?”

    烛照微微一惊,在叶凌月的右手掌心处,有一个鼎印。

    “那是?”

    烛照跟随叶凌月那么久,自是知道叶凌月体内的秘密的,叶凌月拥有一个九洲鼎。

    只是那鼎,明明是随着叶凌月的意识同存的,为何会在叶凌月的肉身上?

    若是鼎在?那?

    烛照想到了什么。

    九洲鼎内,藏有鸿蒙天。

    而在鸿蒙天内,又有一座阳泉神殿。

    他本以为,叶凌月在灰飞烟灭时,只是放走了自己,没想到,她连小鼎和阳泉神殿也一并安置了。

    奚九夜留下了叶凌月的肉身,他并不知道,自己还留下了一笔巨大的财富。

    只是这些东西,都是叶凌月的专属物,叶凌月魂飞魄散,这一切,都已经没有人可以掌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