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6章 最后的使命
    大地,滋润万物。

    大地本源之力,是三十三天已知的几种本源之力中,最是柔和的一种。

    它包罗万象,可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它。

    至少,炽皇无法驾驭大地本源之力。

    当初炽皇在突破五印,七印时,先后有机会进入昆仑天脉废墟感悟本源之力,就从未感悟到大地之力。

    没想到帝莘这小子,居然一下子就被大地之力认可了

    至少从外表上看,大地之力并不排斥帝莘。

    炽皇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帝莘是罕见的五元涅槃体,早在他还在襁褓里,还是小帝莘死,对五行之力的感悟力就超乎常人。

    本源之力和五行之力虽然稍有不同,可本源之力好歹也位列五行之中,所以帝莘能够吸收大地之力,也是情理中事。

    旁人眼中,珍贵无比的大地之力,在炽太后眼中,比起帝莘这个宝贝外孙而言,并不重要。

    只要帝莘答应了,跟随他们回到炽神狱,那就一切都好商量。

    炽太后一脸慈爱看着帝莘,越看越是喜欢。

    “母后”

    炽皇眉头一皱,担心帝莘得了这部分的大地本源之力后,会反悔。

    炽太后却是微微一摇头。

    “那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本源之力,支撑不了多久。”

    她倒是很好奇,帝莘融合了这部分本源之力后,到底要做什么

    帝莘抬脚,往前走去。

    不远处,一块石碑静静地屹立在那里。

    封天令

    炽皇和炽太后互使了个眼色。

    那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作为封天令的宿主,获得了封天令的认可之后,才可以动用封天令。

    帝莘在身体完好无损,力量达到巅峰的状态下,依旧没能获得封天令的认可,他如今拖着这副残破的身躯,到底还能做什么

    炽皇不解,炽太后也是一脸的好奇。

    帝莘走到了封天令之前,却见其缓缓释放出体内的本源之力。

    最早被释放出来的,乃是早前炽太后传递给帝莘的大地之力。

    大地之力,融合在封天令之中。

    封天令上,闪过一丝光芒,可很快,那一抹光芒就暗淡下去了。

    果然没有用啊。

    “小子,别再做无用功了。那玩意,你驾驭”

    炽皇示意帝莘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这时,帝莘的体内,又涌出了第二股力量。

    那是一道火红色的力量波动。

    “嗯火之本源之力”

    炽皇很是意外,他还以为,帝莘为了对付帝阳莘,已经耗尽了全部的火之本源之力,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留有一丝本源之力

    不对

    炽皇看着越来越强的火之本源之力,忽然意识到,帝莘并非是保留了一部分本源之力,而是他的体内,又滋生出了新的火之本源之力。

    “这怎么可能那小子恢复本源之力的速度,居然那么快”

    炽皇目瞪口呆。

    作为一个刚发掘了本源之力的小懵新,帝莘照理说,应该连掌控本源之力都很困难。

    没想到,居然可以自动恢复

    这等变态级别的恢复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炽皇的初始本源之力,就是火之本源之力,可他自认为,在耗尽本源之力的情况下,不可能那么快恢复。

    可让炽皇更加意外的情况,还在后头。

    吸收了大地之力的封天令,并无多大的变化。

    可就在它继续吸收了火之本源之力后,封天令竟是开始变化了。

    封天令从天河倾落,到出现在叶凌月等人面前时,石碑上,只有刻有封天令几个字。

    封天令的大小,也一直保持着寻常墓碑大小,有成年男人等肩高矮。

    可在两股不同的本源之力的作用下,那块封天令,发生了变化。

    它先是一阵颤动,紧接着,石碑上的“封天令”三字开始脱落,令牌上,出现了一个凹痕。

    “那是”

    炽皇和炽太后不由将目光从帝莘的身上,移到了封天令上。

    哪怕是见多识广如两人,也未曾见过封天令突然生变的异象。

    那个凹痕,形状不断清晰,最终,成了一颗星辰模样的凹槽。

    就在凹槽形成的一瞬,却听得天空,一阵轰鸣呼啸声。

    那一声轰鸣,来得太突然,声音也响亮无比。

    此时神界的众神民,刚从黑死星的劫难中回过神来,忽听到天空又是一阵异动,不觉心惊胆战。

    难道说,黑死星又死灰复燃了

    有胆大者抬头,看向了天际。

    此时正值天刚亮不久,天边旭日还未东升,只是晨曦初上。

    照亮整个大地的,那是新质变的祖星,那祖星原本挂在了西方,可就在那轰鸣声出现时。

    祖星拖着一条长长的星轨,从天空降落,从高到低,不断下降。

    “星辰,是星辰陨落了”

    神民们惊呼着。

    天象刚过,又生一场天象。

    所有人的目光,像是被磁石吸住了般,紧盯着祖星。

    他们不知,等待他们的又将会是怎样一场浩劫。

    “祖星陨落了这是何意”

    炽皇和炽太后也是心生诧然,祖星一日之内,数次生变,这种事,即便是在三十三天也从未听闻过。

    祖星不仅在陨落,而且在不断变小。

    从空中每降落数十丈,它就会缩小几分,它直直落地,看其方向,正是朝着帝莘所在的方位。

    炽皇和炽太后俱是一惊,两人似是预感到了什么。

    看着祖星不断逼近自己,空气中,甚至弥漫开了陨星滑落时,飞速划过,燃烧空气时留下的的焦灼的气味。

    帝莘没有躲闪。

    他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封天令。

    不错,就在方才生出星辰凹槽之后,封天令最终缩小到,只有帝莘的手掌大小。

    他的手中,紧紧握着那一块封天令。

    祖星直直落下,眼看就要落到了帝莘的天灵地上。

    那可是祖星,虽然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隐隐都有了预感,可炽皇和炽太后也不由捏了一把冷汗。

    帝莘却是犹如定海神针般,纹丝不动。

    当祖星落在帝莘的头顶时,忽的一变轨迹,化为了一缕星光,准确无误,落在了那一个星辰凹槽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