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5章 她的肉身
    可帝莘又岂非时这么好欺骗之人。

    他要先确定,洗妇儿的肉身是否真的被损毁了。

    帝莘昏死过去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帝莘也不知,到底发生了哪些事。

    辛霖、寂灭塔还有烛照等,如今又如何

    在帝莘的坚持下,炽皇没有法子,只能让帝莘先苏醒过来。

    “醒了”

    只听到一阵欢喜的叫声。

    帝莘的眼帘中,映入了一张梨花带雨的脸。

    那是一名年岁不小的美丽妇人,她有一双帝莘似曾相识的凤眸,她看向自己的目光里,满是慈爱。

    看到那双眼的一瞬,帝莘神情有些恍惚,却不知是魂魄虚弱的缘故,亦或者是其他。

    帝莘只觉得,眼前的美妇和当年,自己还在襁褓里时,唱摇篮曲,一脸慈爱的帝云裳有些相似。

    只可惜,那一切,都已经消失在帝莘童年的记忆里。

    曾经他拥有的一切,也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炽太后见帝莘醒来,喜极而泣。

    “莘儿,我的莘儿,你可算是醒过来了。我是你外婆,孩子,你受苦了,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炽太后抱着帝莘不撤手。

    帝莘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稍稍一动,浑身都疼痛异常。

    这具被火之本源之力烧伤的魂魄,却如炽皇说的那样,早已不堪重负,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帝莘没有理会这些,他深吸一口气,勉力支撑想要坐起来。

    “莘儿,你千万别动,你浑身都是伤。”

    炽太后大呼小叫着。

    “妖阳邪君,我问你,洗妇儿的肉身,在何处”

    帝莘捕捉到的唯一的熟悉的气息,就是妖阳邪君的气息。

    辛霖、奚九夜、寂灭塔,就连烛照的气息都不复存在了。

    “”

    妖阳邪君迟疑了下。

    “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的答复,让帝莘彻底死了心。

    所以,从今往后,这世上再无她的踪影了。

    帝莘黯然,眼底,却有一滴血红色的泪水跌落。

    炽太后微微一惊,再看看炽皇,却见其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炽太后内心叹了一声。

    “孩子,我可怜的孩子,你莫要太伤心了。”

    炽皇的反应表明了,帝莘最终还要走那一条路。

    抹除这孩子的记忆,断绝六根,虽然残酷,可是至少能给他一条活路。

    “小子,你现在应该相信了吧,也该跟我们回炽神狱了。”

    炽皇松了口气,好在那源力兽还算是聪明,没有说破自己的用意。

    帝莘良久不语,他早已烧成了焦色的唇,微微颤了颤。

    “扶我起来。”

    帝莘示意一旁的炽皇。

    炽皇不满着嘟嚷了一声,示意炽太后把帝莘交给他。

    炽皇搀起了帝莘,帝莘浑身早已没有一块好骨好肉。

    “我随你们去三十三天。但是,我还需做一件事。”

    最后的最后,帝莘依旧还想要做一件事。

    “就你这副模样你还想做什么”

    炽皇没好气道,这小子,还真是自不量力。

    他现在的模样,稍微用力一点,他都可能会散架。

    “我需要本源之力。”

    帝莘沉声说道。

    “本源之力你小子有毛病,就你这副残躯,再多一点本源之力,就足以致命。”

    炽皇没好气道。

    “撑不撑得住,是我的事。借还是不借”

    帝莘睨了眼炽皇。

    炽皇的力量,何等强大。

    当初,他的一抹神识蕴含的本源之力,就足以让帝莘体内的本源火之力被激活,可想而知,他本尊拥有的本源之力更加惊人。

    “他不借,本宫借。莘儿,你要什么,尽管开口,外婆都会答应你。”

    炽太后瞪了炽皇一眼。

    炽皇对帝莘恨得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

    相比之下,炽太后的本源之力比炽皇的更加精纯,也更加柔和,帝莘若是真要使用,倒是更加合适。

    炽太后眉心亮起,却有一道柔和的光,从眉心处飘了出来。

    那也是一股本源火之力,只是这股力,比起炽皇霸道的本源之力,要柔和许多。

    本源之力,不同的人领悟之后,也有不同的威力。

    炽皇脾气火爆,连带着本源之力也灼热激烈的多。

    “我需要的,并非火之本源之力。”

    哪知,帝莘并没有吸收那一部分本源之力。

    “”

    炽太后微微一惊。

    一旁的炽皇不满道。

    “小子,你就只领悟了火之本源之力,其他本源之力,你能用”

    炽皇心里暗骂道,这小子,分明就在找茬。

    “你怎么知道,我体内有其他本源之力”

    炽太后却是一惊。

    本源之力,不同的人,可以领悟多种。

    可她并没有表露出,自己体内还有其他本源之力的迹象,她是炽神狱的先皇后,如今的太后,拥有火之本源之力,倒不是什么意外之事。

    “你的气息,比他更加柔和。不是火之本源之力。”

    帝莘淡淡说道。

    炽皇不由动容,这小子,还能感受到其他本源之力

    这是何等敏锐的本源之力感悟力,他可是一重天印都未曾复苏的萌新啊

    “不愧是我的外孙。”

    炽太后也是一笑,却见其抬起手来,一股棕黄色的本源之力,在她手上翻滚。

    “这是大地之力,是本源之力中历史比较悠久的一种,当年,昆仑女仙皇也拥有这种本源之力,我因偶然而得之。常人只怕无法使用。”

    炽太后这时,周身散发出一股宽广无垠的气息。

    “多谢。”

    帝莘微微一颔首。

    却见其抬手,碰触到了那一股大地本源之力。

    炽皇在旁看着,嘴角勾了勾,一脸奚落的模样。

    他就不信,这小子能够使用大地本源之力。

    本源之力,是非常刁钻的一种力量,没有经过考验者,根本不可能使用驾驭。

    哪知道,那股棕黄色的大帝本源之力,迅速融入了帝莘的体内。

    “”

    炽皇和炽太后俱是一惊。

    在本源之力的作用下,帝莘的身体表面,也迅速修复,虽然皮肤依旧破损,可他体内的部分血肉已经重新滋生。

    帝莘也觉得,自己的体内再度注入了一股新的生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