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3章 帝莘的命魂
    炽皇神情一变,他倒是没想到,烛照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逃跑。

    “我儿,莫要再闹事。方才那老先生说的,未必没有道理。”

    炽太后叹了一声,始终狠不下心来,抹除帝莘的记忆。

    可是若是不抹除帝莘的记忆,这孩子将来的日子又该怎么过

    哪怕是先任炽皇那般花心的人,陨落之后,炽太后也伤感了好一阵子。

    更何况,帝莘和那女娃娃的感情如此之深。

    一时抹除倒是还好,绝了六根也没什么,可若是有朝一日,他回想起了一切,那就麻烦了。

    炽太后也很是纠结,不知到底该怎么做。

    “母后,我们没多少时间了,我这便宜侄子不仅是气息微弱,就是连魂魄都开始消散了。再这样下去,不用我出手,他就直接和那丫头一样,灰飞烟灭了。”

    炽皇探了探帝莘的肉身,见其脉络心跳几乎全都已经没有了反应。

    啧,本源之力的破坏性,可想而知。

    炽皇可不想弄到最后,弄具尸体回去。

    “这样吧,你先想法子找到帝莘的魂魄,和他沟通一番,探探他的虚实。若是他能够遗忘那女娃娃,到三十三天重新开始,我们就放弃那么做。但若是他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没有生念,我们为了他好,也只能如此做了。”

    炽太后寻思了一番,找到了一个她觉得相对而言,比较合理的做法。

    帝莘也好,炽皇也罢,都不是好相与的主。

    炽皇心领神会,他也不再迟疑,却是分了一抹神识,进入了帝莘的身体。

    一缕微光,钻入了帝莘的体内。

    这一进入,炽皇看清了帝莘体内的情况,也是暗暗叫苦。

    这小子,还真是个狠手的主,对自己都这么能下得了手。

    和帝莘的体内相比,帝莘体表的那一副焦炭模样,已经算是好了的。

    帝莘的体内,简直就是千疮百孔。

    筋络完全枯竭,脏腑也已经破损不堪,这样的一副残躯,居然还能苟延残喘,还想去追那女娃娃的肉身

    炽皇真不知该用怎样的话语来形容自己的这个外甥。

    “嗯,居然没有发现那小子的魂魄气息”

    炽皇的神识寻觅一圈,没有发现帝莘的踪影,不免有些奇怪。

    炽皇犹不死心,又一番寻觅,终于在帝莘的虚空意识海内,发现了一抹微弱至极的气息。

    那气息,就是帝莘的魂魄。

    “小子,可算是找到你了。”

    炽皇进入帝莘的虚空意识海后,也是不由侧目。

    作为一名连天印都没觉醒的,帝莘的虚空意识海,可算是非常广阔了。

    虚空意识海,对于九十九地的人而言,只是精神力的一种表现。

    可是对于天人们而言,意义就非同寻常了。

    虚空意识海,又称为星空之力。

    是宿主沟通三十三条天河的最基础方法。

    也就是说,虚空意识越大,能沟通的天河天力也就越大。

    所以,作为天人,虚空意识海越大,其修炼速度和将来的成就也就会越大。

    至少从这一点上看,帝莘的天赋是很高的。

    只是帝莘的虚空意识海里,如今已经一片荒芜,只剩了那小子的残魂,微弱的散发出一片类似萤火的光芒。

    这最后的一丝光芒,就是帝莘的魂魄。

    它时隐是现,看上去飘忽不定,可最终都没有散去,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炽皇找到帝莘的魂魄时,很是欢喜。

    “小子,可算是找到你了。”

    炽皇深吸了口气,强颜欢笑。

    他被帝莘算计了一次,以他的脾气,自是还心里记恨着。

    不过看在母后的份上,他姑且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一次,放过帝莘。

    帝莘却是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目光无声,顾自发呆着。

    “小子,你那是什么态度,本皇纡尊降贵和你说话,你居然还敢给本皇脸色看”

    炽皇没好气道,恨不得一掌拍过去,把帝莘的魂魄打个魂飞魄散。

    可他也知道,此时此刻,那是万万不能这般做的。

    这小子的魂魄现在虚弱的很,只要他一个不顺心,可能真的会魂飞魄散。

    “你是谁”

    帝莘半晌,才说了一句话。

    “我是你便宜舅舅炽皇,你是我便宜外甥,麻麻批,你小子给我装失忆不成”

    炽皇没好气道。

    “我又是谁”

    帝莘依旧一脸的茫然。

    “你是帝莘,要本皇说多少次等等,小子,你失忆了”

    炽皇见帝莘的模样,倒是不像是在撒谎,不由一喜。

    难道说这小子的魂魄,因为火之源里燃烧的缘故,魂魄不全,失忆了

    帝莘要是真的失忆了,炽皇还乐得很,免得自己要做坏人,又要大费周章,替其抹除记忆。

    “我是帝莘,洗妇儿,洗妇儿在哪里”

    就在炽皇以为帝莘真的失忆之时,帝莘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忽是精神一振。

    就如炽皇猜测的那样,帝莘的魂魄一部分被火之源力燃烧,已经魂魄不全。

    可他的命魂还在,虽然一时间失去了某些记忆,可当他得知自己是帝莘时,他的心底一阵剧疼,就像是有无数把钝刀,在割他的肉,无数的蚂蚁,在噬他的心。

    他是帝莘,他有个洗妇儿叫做叶凌月。

    他的洗妇儿去了哪里

    她死了帝莘的魂魄剧烈波动,喉咙间滚动了几下,发出了一阵悲愤到极点的怒咆声。

    整个虚空意识海内,由于帝莘的情绪波动,忽是一片震荡。

    一股强大的魂力,席卷而来。

    炽皇大惊,迅速凝聚神识,才将步伐稳住了。

    “小子,你发哪门子神经,那女人已经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你再怎么悲痛也没用。”

    “洗妇儿已经死了,她的肉身,奚九夜”

    帝莘的魂魄,再度激烈波动起来。

    “小子,你冷静点,你要是再不自控,你的魂魄无法承受,很快就会溃散,到时候,本皇都救不了你你死不要紧,母后怪罪下来,本皇就倒霉了。”

    炽皇气得不轻,可又不敢真的逼迫帝莘,只能想方设法利诱帝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