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2章 断绝六根
    炽神狱的好男儿,顶天立地,岂能为了这等儿女情长之事,寻死觅活。

    炽皇也好,上一任炽皇也罢,有后宫无数,并非是他们好女色,而是他们深知,不能专宠一人,生出情爱来。

    三十三天的仙皇们,无论男女,哪一个不是如此。

    越是强者,越是知道,情爱最是误人。

    像是本源功法九命焚天诀的修炼之本,也是灭绝人性,断欲成就至强。

    类似的修炼之法,三十三天里不少强者都是这般做的。

    所以在炽皇看来,帝莘的专一和痴情,那都是多余的。

    “六根清净”

    炽太后一听,啪的一个巴掌,拍在了炽神的脑门上,打得炽皇毫无脾气。

    “母后,你这是做什么”

    炽皇抱头鼠窜,想着堂堂世外天强者之一的炽皇,在炽太后面前,也是这般没有形象,妖阳邪君和烛照都是哭笑不得。

    这对母子俩,一柔一刚,碰到一起,倒是刚好刚柔并济,说不出的和谐。

    “你这是要让我的莘儿当和尚不成你以为本宫不知道六根清净是什么意思那就是没有感情,和一具活死尸没什么区别。你要让我的莘儿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没有伴侣,一个人孤零零活着你怎么这么狠心,你怎么当舅舅的”

    炽太后说罢,抱着帝莘大哭了起来。

    “母后,你千万别动气,孩儿并非是这个意思,孩儿也不是要让那小子当和尚。”

    炽皇最怕的就是炽太后哭。

    小时候只要炽太后一哭闹,炽皇再怎么嚣张跋扈,也立马变成了乖猴儿一只。

    “你还说不是要让他当和尚,真要是绝了六根,那就是见了女人正眼都不看一眼,压根没有欲念可言。这样的莘儿,以后根本不可能喜欢上女人。”

    炽太后又急又怒,看看帝莘,哭得更加伤心了。

    她好不容易找回了个外孙,炽皇这个狠心的,居然要绝了他的六根。

    “母后,你先别急,孩儿怎么会那么做。孩儿早已想好了法子,在帝莘绝六根时,替其找好未婚妻,再替其形成一段记忆,让他记住自己有未婚妻之事,取代他和那个女娃娃的那段感情,如此一来,帝莘既有了未婚妻,又能活下去,成为三十三天至强者,这岂非是两全其美之事”

    炽皇费了一番口舌,才解释清楚。

    这绕来绕去,听得妖阳邪君和烛照都是一愣一愣的,不是很明白炽皇的意思。

    倒是炽太后冰雪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这法子,当真可行”

    炽太后听着,这法子似乎可行,可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头。

    “当然可行,母后,你要相信孩儿。孩儿连这小子的未婚妻对象都已经物色好了。”

    为了说服炽太后,炽皇灵机一动,还真是让他想到了一个人来。

    “谁”

    炽太后追问道。

    炽皇踱到了炽太后的身旁,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

    炽太后一听,思忖了片刻。

    “她倒是个好姑娘,身世相貌也都能和帝莘匹配。”

    炽太后的意思,隐约已经遵从了炽皇的意思。

    只是话语间,还有几分犹豫。

    毕竟,事情的出发点虽然是为了帝莘好,只是这么一来,无疑是在欺骗帝莘。

    炽太后总觉得有些于心不忍,而且,对于已经死去的那个女娃娃,也有些不大好。

    一旁的妖阳邪君和烛照这时才回过神来。

    他们没有听清炽皇说的那人,到底是何人,可却已经懂得了炽皇的用意。

    靠

    烛照一阵暴怒。

    感情这对母子俩,是打算给帝莘重新捏造一段记忆,遗忘凌月,在断绝六根,绝了男女之情

    “老家伙,难道你就坐看这对母子俩这么做他们这样,未免太不尊重人了”

    烛照替叶凌月鸣不平。

    帝莘和叶凌月的感情,感人至深。

    如今可好,她才刚陨落,炽皇就想抹除帝莘关于叶凌月的所有记忆。

    哪怕是叶凌月已经不在了,这么做,也太过分了些。

    妖阳邪君听了,也是唏嘘不已。

    可是转念再想,这未必不是一个法子。

    帝莘如今的模样,真救活,只怕也是意志消沉。

    叶凌月的魂魄,炽皇也说了,不可能重聚。

    既是已经如此,又何必为了一个死去的人,再做无谓的消沉。

    作为帝莘体内的本源兽,妖阳邪君的顾虑,自然是和烛照不一样的。

    “老家伙,你不吭声你也找赞同他们那么做”

    烛照又怒又急,这些人,也未免太不把叶凌月当人看了。

    一段这么宝贵的记忆,说抹除,就抹除

    妖阳邪君不吭声。

    “母后,你尽管放心,这件事,孩儿一定能够弄得妥妥当当的。”

    炽皇还在一旁安抚着炽太后。

    “你们这对母子,简直就是狼子野心。你们可知,帝莘和凌月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们千难万难,才走到今天,你们一句话,就抹除了全部。难道你们一点良心都没有”

    烛照气得破口大骂。

    它是本源兽,只有拥有本源之力和叶凌月本尊才能听到他的话。

    炽皇和炽太后都是五印以上的存在,自是能够听到他的话。

    炽太后面色一变,又有些动容。

    炽太后是女人,对叶凌月,难免有几分可怜。

    炽皇却是嗤了一声。

    “原来,你是那丫头的力量之源,我说,凭她一介凡女,怎会用天力,还能绘制太阴神印,想来都是你的缘故。”

    作为本源兽,自是从三十三天流蹿到神界,懂得一些三十三天的本事,也是再所难免的。

    “凌月丫头是凌月丫头,本座是本座,本座只是看不惯你们欺负她。人死就可以抹除,那还要记忆做什么,你们这么做,是会有报应的。”

    烛照咬牙切齿道。

    “闭嘴,废物。连肉身实体都没有的本源兽,还敢在这里叫嚣。”

    炽皇一手拿起了那张召唤天符,冷笑了几声。

    却见其手间一扬,一道火苗燃烧起来。

    炽皇显然是想要烧了烛照的本源之力。

    哪知火苗才一点燃,召唤天符忽是流光一闪,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