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8章
    饶是如此,帝莘依旧是没有放弃。

    他不能停下来。

    奚九夜夺走了洗妇儿的肉身。

    可眼前,只有一片模糊的戈壁的影像。

    洗妇儿不见了。

    奚九夜,辛霖他们全都不见了,就连那座小塔也不见了。

    帝莘的心狠狠一搐。

    他提起了伤痕累累的手来,狠狠甩在了自己的脸上。

    嘭

    狠狠的一击,帝莘的嘴角沁出了一丝血迹来。

    都怪他,若非是他万念俱灰,一心求死,洗妇儿的肉身就不会被人夺走。

    “小子,你是想要自己的命不成”

    妖阳邪君气得差点没吐血。

    这小子,这是有多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奚九夜,上天入地,我都不会放过你。”

    帝莘看着地上还未被风掩埋的奚九夜的足迹。

    他一定要夺回洗妇儿的肉身。

    哪怕只是肉身。

    奚九夜会去哪里

    无论他去了何处,他都不会放过奚九夜。

    帝莘往前跨了一步,可是脚步蹲在了半空中,他身子用力往前扑去。

    轰的一声闷响,帝莘狠狠摔倒在地。

    帝莘身上的伤,无处不在,他还不顾劝说,贸然发力,再是强横的身子也无法支撑。

    “完了,小子,你别是死了吧”

    妖阳邪君急得直跳脚。

    “他没死,只是昏死过去了。”

    烛照的声音传来。

    对于帝莘的所做所谓,烛照也是又气又是同情。

    情之一字,最是误人。

    天意弄人,为何要活生生拆散这一段有情人

    “昏死过去了这可怎么办,老家伙,你有没有法子救救这小子”

    妖阳邪君难得低声下气求人。

    “你说谁是老家伙,本座正值壮年”

    烛照没好气道。

    帝莘体内的这老家伙还真是惹人讨厌。

    “老家伙,你骂谁是老家伙”

    妖阳邪君也恼火了。

    这要不是他没有达到全盛时期,否则,释放出一点本源之力,都可以烧死这个来历不明的老家伙。

    “懒得和你吵闹,如果说本座有方法救这小子,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丫头”

    烛照没有再往下说。

    提起了叶凌月的魂飞魄散,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这小子,虽然倔强,可却不该死。他的脉搏越来越微弱,气息也近乎全无,如果不找到解救之法,他只怕会和那丫头一个下场。”

    妖阳邪君担忧道。

    他可不想看着帝莘就这么陨落。

    “兴许,那反倒是这小子最想要的。”

    烛照看得出,若非是要抢夺叶凌月的肉身,帝莘一心求死。

    这小子,倒真是个情痴。

    烛照对帝莘,又是同情,又有几分怨言。

    叶凌月之死,说来也有一部分帝莘的原因。

    如果帝莘早一点出现,或者帝莘拦下了叶凌月,那一切都会不同了。

    “想都别想,本皇的侄儿,岂能为了一个女人,死于非命。”

    就在两老怪商量着,怎么救治帝莘时,一个很是嚣张跋扈的声音品控出现。

    紧接着,一股热浪滚滚而来。

    却见晴空之上,忽有一片庞大的火云出现。

    那火云熊熊燃烧,将天罚戈壁的上空都点燃了。

    天空仿佛被生生燃出了一个洞。

    好强的火之本源之力

    烛照和妖阳邪君同时一惊。

    一片赤红色的衣袍出现了。

    紧急着,一双麒麟皇靴也跟着出现了。

    就在那双麒麟皇靴出现之时,却见一袭白裳也跟着出现了。

    一名美妇,飞扑向了帝莘。

    美妇一袭素淡的宫装,眉间有一抹丹砂,眉目就如雕琢一般,却是个绝色美人儿。

    两怪同时留意到,那美妇的眼眸。

    美妇的眼眸,带着几分忧愁,眼角微微上扬,和地上躺着的帝莘的凤眸,如出一辙,就连瞳孔的颜色,都是同样的琥珀色。

    这妇人是

    妖阳邪君第一眼看到美妇,就想到了帝莘的那个不负责任的娘亲帝云裳。

    只是眼前这妇人显然不是帝云裳。

    她的身材稍显丰腴一些,鹅蛋脸也比常年囚禁在禁院的帝云裳更加红润,年纪也稍长一些。

    炽皇见了那白衣妇人踉跄着,就要去扶帝莘。

    他忙收敛起了不可一世的嘴脸,抢在前头,小心翼翼道。

    “母后,您千万不要激动,孩儿已经按你所说的,把人找到了,您一定要保重身子。”

    两怪又是一惊,眼前的这对母子,赫然就是炽皇和炽太后。

    炽皇的炽炼天被帝莘打破,炽皇的一缕神识也跟着灰飞烟灭。

    可那也只是炽皇的一缕神识罢了。

    他本尊在炽神狱气得不轻。

    “死小子,居然连你亲舅舅都该打反了天了就让你小子在三十三天受罪好了,让你那什么变态爹奴役你,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炽皇本尊在炽神狱气得哇哇大叫,恨不得一掌废了帝莘。

    可随之而来,炽皇就从宫女那得到了消息,炽太后的病又发作了。

    炽皇一急之下,只能把帝莘母子俩的下落,一并告诉了炽太后。

    炽太后得知了女儿和外孙已经找到了后,十分欣喜。

    她不顾炽皇的阻拦,一心要来接帝莘和帝云裳。

    “这些年,是本宫亏待了她们母子俩,本宫亲自去迎接,想来他们会原谅我。”

    炽太后强打精神,催着炽皇前来。

    炽皇也是有口难言,他早前可是动用了长孙雪缨给的符箓,才到了九十九地。

    如今符箓已经失去了效用,通天之路也已经不复存在,想要进入九十九地,只有强行突破天地禁制,可是如此一来,势必会被其他仙皇以及世外天至尊们发现,炽皇就不好解释了。

    就在炽皇吞吐着,不知如何解释之际,却意外发生了一件事。

    九十九地出现黑死星。

    这个消息一出,三十三天都为之震动。

    黑死星,乃是祖星所化。

    它的存在,哪怕是三十三天都是避讳不已的。

    若是黑死星肆虐,经过了三次质变,那九十九地必定成为一片死地。

    多少年前,在三十三天还是一片统一的中央天域时,发生过过类似的情况。

    当时,中央天域的诸强并不团结,相互推卸责任,作为中央天域支撑的天域宝地昆仑福地陨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