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7章 戮父
    帝阳莘的魂力,一波强过一波。

    “小子,你抵不过那家伙的魂魄,听我的,先逃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妖阳邪君见帝莘和帝阳莘不断较劲,可帝莘错过了早前抵抗帝阳莘的最好机会,帝阳莘已经占据了帝莘身体大部分的掌控权。

    帝莘想要夺回肉身,很是困难,更不用说,帝莘早前消耗了大量的本源之力,形势对他很是不利。

    “若是连肉身都无法夺回,我又能容于天地间。我的肉身,哪怕是腐烂干枯,也不能落入滴啊用心之手,他,不配”

    帝莘冷哼道。

    帝阳莘口口声声是自己的生父,可他所做的一切,简直是禽兽都不如。

    帝莘终其一生,都不会让帝阳莘如愿。

    “小子,没有我,哪来的你。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得了你的肉身之后,还有机会带着神界飞升。给神界前所未有的繁荣,那是你和那个女人都做不到的。”

    帝阳莘还试图蛊惑帝莘。

    只差虚空意识海,只要确定了帝莘躲在虚空意识海的哪个区域,他就可以一举将帝莘的魂魄吞噬。

    “闭嘴,我帝莘天生地养,与你何干。我就算是毁了这具肉身,也绝不会如你所愿”

    帝莘的魂魄一阵猛烈的魂力波动,他为了对抗帝阳莘,将自己的魂力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小子,你疯了不成,你释放自己的魂力,你的魂魄毫无保留,只会引火烧身”

    帝阳莘没想到,帝莘会在此刻,做出这般疯狂的举动。

    当帝莘的魂力四处扩散开。

    周遭的空气,一下子变得灼热了起来。

    帝阳莘已经掌控了帝莘的肉身,这时,他更是能够清晰感觉到,周遭一片灼热的热浪滚滚而来。

    帝莘的肉身,可不是寻常的肉身,一般的五行之力,对于帝莘这般强横的十名帝魔之身而言,和蚊子咬没什么两样。

    可是这一刻,帝信的体表,因为这一股股灼热的力量,生出了一片片的燎泡。

    他竟被灼伤了。

    不妙

    这些是火之源力

    帝阳莘这才意识到,这一股股从身体的四面八方用来的,整死早前帝莘为了击溃黑死星释放出去的火之源力。

    这部分火之源力,并非来自其他地方,而是来自

    帝阳莘抬头一看,看到天空之上,那一颗高挂在帝莘头顶的祖星,正在不断释放出力量来。

    祖星化为黑死星时,吸收了大量的帝莘的火源之力。

    帝阳莘本以为,那部分火源之力早以消失了。

    祖星,难道是在帮助那小子

    帝阳莘大吃一惊。

    这怎么可能,那小子,根本还没获得封天令的认可,又怎么可以掌控祖星

    祖星,来自三十三天。

    只有仙皇级别的存在,才能动用储蓄在祖星内的本源之力。

    帝莘,甚至连天人都不是,祖星内的力量,怎么会受他掌控

    帝阳莘那以置信着。

    不好,那部分本源之力在入侵这具肉身。

    就在帝阳莘心生困惑之际。

    那部分火之源力已经钻入帝莘的体内。

    火源之力,看似无形,可实则上,却是丝丝入扣,无所不在。

    它们钻入帝莘的体内后,顺着它的四肢、躯干、肌肉、筋络一点点往着脏腑汇聚。

    那些地方,早前都是帝阳莘动用了魂力占据掌控的。

    火源之力所到之处,帝阳莘的魂力就被燃烧一空。

    “不可能”

    帝阳莘发现这一点时,又惊又恐。

    他正在一点点丧失对帝莘肉身的操控权,他好不容易才获得的肉身,怎能就这样被夺回去。

    “不该死的祖星,我才是这具肉身的主人。”

    帝阳莘不甘着。

    他耗费了那么多年,用了那么多人力物力,才栽培出的完美肉身。

    眼看就要夺舍成功,却被这该死的本源之力毁去了。

    火之源力,滚滚而来。

    它们就如气势汹汹的千军万马,在燃烧殆尽了帝阳莘在多个区域的魂力之后,最终将帝阳莘的最后一缕残魂,逼迫到了异魔之心处。

    帝莘的魂魄,在这一刻,出现了。

    “帝阳莘,这一切,都是你的报应。”

    帝莘的魂魄出现在帝阳莘的面前。

    身为天婴的帝阳莘,这时候,魂魄只剩了一个豆点大小。

    “小子,你也别得意,你不惜动用本源之力来毁去我的魂魄。你自己的下场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你的肉身,已经不能再用了。”

    帝阳莘不甘着,蜷缩成一团。

    火之本源之力,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帝莘这种近乎是自燃似的对敌手法,虽然是成功狙击了的帝阳莘,将其逼到了穷途末路。

    可对于帝莘而言,伤害也是巨大的。

    帝莘的肉身,从外到内,从皮肤到脏腑,都遭受了致命的创伤。

    本源之力的威力,是无法用九十九地的丹药和符箓来治疗的。

    “就算是你夺回了肉身,也不过是一具废壳罢了,你永远也不可能恢复以前的模样。三十三天,与你永远无缘,你也永远不可能”

    帝阳莘的魂力越来越微弱。

    数次重创,哪怕他的魂魄,也无法承受了。

    不甘心,真是不甘心啊

    肉身,那是我的肉身。

    帝阳莘的眼死死盯着帝莘,最后一道本源之力席卷而来时,帝阳莘的声音在其耳边,阴魂不散。

    “帝莘,你为人子,亲手戮父,你会有报应的”

    帝阳莘的魂魄被本源之力,完全吞噬了。

    手脚、筋脉、脏腑一点点恢复了知觉,帝莘再度夺回了自己肉身的掌控权。

    “洗妇儿。”

    犹如梦呓一般,帝莘的身躯笔直落地。

    “小子,你先别管那么多,你的肉身损伤很大,需要休息。”

    妖阳邪君很是焦急。

    这小子,简直是不要命了。

    不对,他本就不要命。

    帝阳莘说的没错,帝莘的肉身遭遇重创,如果他在妄自动用自己的肉身,不死才怪。

    可帝莘根本不管这些。

    他蹒跚着,四下张望。

    “洗妇儿哪里去了。”

    帝莘的视线有些模糊。

    本源之力的威力很是可怕,他身上太多的伤口,连视线都有些模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