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5章
    面对夺舍自己肉身的邪恶魂魄,帝莘居然是无动于衷

    辛霖内心的惊诧,可想而知。

    除非,他根本不想活了。

    电石火光之间,辛霖明白了什么。

    所以帝莘方才飞蛾扑火一般,释放出源之力,是他根本就不想活了

    他早就打算好了那一步

    凌月死了,所以,他也不想苟活于世

    辛霖一阵心惊胆战。

    她和帝莘,认识并不算久,甚至谈不上什么过命的交情。

    可他,却给了自己至关重要的肉身之骨。

    他还是凌月的伴侣。

    哪怕婚礼没有完成,可小辛霖心目中,凌月认可的伴侣,就是她唯一的伴侣。

    若是凌月还在,绝不会坐视帝莘自暴自弃。

    她必须想法子,制止帝莘。

    可她该怎么做

    她的话,帝莘根本听不进去。

    “小子,你真不想活了你不想活,好歹考虑考虑本座,本座可不想被帝阳莘那个变态操控”

    见帝莘对于帝阳莘魂魄的入侵毫无反应,最着急的莫过于妖阳邪君。

    它等待了多久,才等到了帝莘领悟出了源之力。

    如今祖星回归,帝莘作为唯一的封天令主,只要他愿意,他早晚可以白日飞升。

    自己就可以借着帝莘这个势头,飞抵三十三天之上。

    哪知道,这浑小子,在这么好的势头下,居然不想活了

    妖阳邪君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

    可帝莘依旧对其的话,充耳不闻。

    “桀桀,这小子,真的是不想活了,一切尽在我的掌控之中。”

    帝阳莘的魂魄一入侵帝莘的肉身,无比顺畅。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里,他就已经掌控了帝莘的四肢、血管、脏腑,就连帝魔之心,他也顺利掌控了。

    这样一来,只要最后再吞噬了帝莘的魂魄,就一切大功告成了。

    帝阳莘一阵欢欣鼓舞。

    他的魂魄虽然很是虚弱,可是一旦吞噬了帝莘的魂魄,那就不同了。

    他可以靠着帝莘的魂魄之力,最终获得封天令的认可。

    他要以全新的姿态,入主三十三天。

    帝阳家也好,其他曾经怠慢过他的每一个人,他都绝对不会放过。

    “嗯居然还有一个灵识存活在异魔之心里。”

    帝阳莘入侵了异魔之心后,就发现,里面还有妖阳邪君的存在。

    “你就是早前那股本源之力桀桀,就让我将你一起吞噬。”

    帝阳莘大笑着。

    帝阳莘已经逐渐掌控了帝莘的肉身,想要驱赶妖阳邪君,自然也不再话下。

    “混小子,你再不反抗,本座就要被这家伙给吞噬了”

    妖阳邪君想要逃出异魔之心,可是它也消耗了大量的源之力,这时候,没有帝莘的辅助,他根本无法逃出生天。

    帝莘的肉身也好,帝莘的魂魄也罢,对于妖阳邪君的求助,全无反应,一切都犹如石沉大海。

    “帝莘,你小子的魂魄在哪里这一次,我绝不会放过你”

    帝阳莘已经掌控了异魔之心。

    他愈发放肆,在寻觅着帝莘的魂魄。

    “帝莘的肉身,就要被操控了。一定要想想法子,否则,一切就太晚了。”

    辛霖一阵心焦。

    她也不知,要怎样让心如死灰的帝莘重新振作起来。

    若是凌月在,一定能说服帝莘。

    可是凌月她已经不在了。

    小辛霖正想着,忽留意到奚九夜不见了。

    她心头一紧,唯恐在这种紧要关头,奚九夜那厮还弄出什么麻烦来。

    她四下一看,却看到奚九夜已然站在了叶凌月的肉身旁。

    奚九夜凝视着一动不动的“叶凌月”,眼底神情很是复杂。

    “夜凌,我们前世是怨侣,今世,你怨恨我,不愿与我在一起。如今,你已经死了,你的魂魄不在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善待你的肉身。”

    奚九夜的眼神,渐渐变得柔和。

    夜凌已经死了。

    夜北溟和云笙也已经早已不在,冥日夫妇也已经随着诸神山一同消失了。

    困扰了奚九夜数百年的仇恨,也一下子迎刃而解了。

    只可惜,夜凌也死了。

    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

    好在,夜凌的肉身还在。

    叶凌月魂飞魄散,她的肉身却是好好的,除了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她看上去,和以前一样。

    她紧闭着双眼,挺俏的鼻子,弧线优美的唇,黑色的长发,洒落在地,看上去,有种静谧的美感。

    这样的叶凌月,不会排斥他,也不会再怨恨他。

    对于奚九夜而言,这反倒是最美好的结局。

    “凌月,我带你回北境,我们相识的地方,那里,你的肉身可以永远保存下来。我哪里也不去了,我陪你一同留在北境。我辜负了你五百年,我再陪你五百年。这样,你就可以原谅我了吧”

    奚九夜痴痴望着“叶凌月”,口中呢喃着。

    尽管,他永远也不可能等到答案。

    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奚九夜俯身,就欲抱起叶凌月。

    帝莘心死,帝阳莘一心想要夺取帝莘的肉身,没有人留意到奚九夜的举动。

    只要离开了天罚戈壁,奚九夜自有法子,让人永远无法找到他。

    “不要碰她”

    奚九夜身后,辛霖蹿了过来。

    她飞起一脚,就欲踢向奚九夜。

    奚九夜连回头都不曾,只是一个侧闪,避开了辛霖。

    “小鬼,你拦不住我。”

    没有了黑死星,奚九夜的天力也渐渐恢复了。

    他眼眸深了深,看向辛霖的目光里,满是不善之色。

    辛霖紧了紧拳,奚九夜抱着叶凌月,她不敢贸然动用轮回之火,否则很容易误伤到叶凌月。

    “你把她放下,你生前害得她不够,死后还不肯放过她”

    辛霖也知,在不动用轮回之火的情况下,自己奈何不了奚九夜。

    可是她不能看着奚九夜把凌月的肉身带走。

    哪怕只有一丝机会辛霖看了眼“叶凌月”,她静静躺在地上,没有了生机。

    她最爱的人和最恨的人,都在眼前,可她再也不会醒来了。

    “放过她那谁来放过我”

    奚九夜面对辛霖的质问,哑然失笑。

    他的笑声,越来越大,谁又能放过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