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91 第4692章
    天地间,再无她的气息。

    叶凌月以魂魄投入太阴神印,她的气息,在那一刻,彻底消失了。

    奚九夜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可这一切,又的的确确就发生在他眼前。

    叶凌月,魂飞魄散了。

    她再也不会出现了。

    那个让人咬牙切齿,又爱又恨的叶凌月死了。

    “呵呵——”

    奚九夜的眼底,红光闪动,他的咽喉里,发出了一阵干巴巴的笑声。

    那笑声,竟是比哭还要难听。

    “死的好,死的好啊。你终归,没有属于任何人。那个男人,和我一样,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你了。”

    奚九夜目光一转,落到了不远处的那个人身上。

    最终,叶凌月也没有嫁给他人。

    她依旧是只能是她的夜凌。

    奚九夜的内心是扭曲的,悲痛到了极点,他反倒是生出了一种病态的快感来。

    若是看着夜凌和帝莘两人双宿双栖,他只怕比死还要难受。

    既然都是死,那夜凌之死,未尝不是好事。

    更不用说,夜凌的死,只怕有人比他还要痛苦。

    奚九夜看向了帝莘。

    他本以为,叶凌月之死,会让那个男人生不如死,痛哭流涕,露出最脆弱的一面。

    可当他看到帝莘的表情时,奚九夜的眼眸一滞。

    怎么会?

    帝莘站在了那里,自叶凌月投身太阴神印,彻底消失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纹丝不动,像是一座雕像。

    半空中,他身上的衣袍,早已破旧不堪。

    他的眼底,没有悲伤,也没有任何其他情绪。

    他只是凝视着那一个不断扩张的太阴神印。

    “洗妇儿,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帝莘呢喃着,他的声音,被风吹散开了。

    他伸出了手,手心,静静躺着有一张符箓。

    召唤天符。

    “小子,丫头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她要的是这盛世,永世不坠。”

    烛照嘶哑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执拗。

    “你是?”

    帝莘感到了手心,那张符箓微微有些发烫。

    可惜,帝莘听不到烛照的声音。

    烛照与叶凌月神识相同,可也只是和叶凌月一人相通罢了。

    与帝莘,以及其他任何人,烛照都无法沟通。

    若是不能把丫头骗纸最后的愿望告诉这个男人,烛照怕是会恼死自己的。

    “啧,这玩意里居然也藏着一抹上古生灵。小子,那家伙想和你说话。”

    好在,同样来源于上古妖阳邪君捕捉到了这一抹气息。

    “说。”

    帝莘看了看召唤天符。

    手指不觉收拢了几分。

    叶凌月在他眼前陨落,帝莘的心在那一刻,近乎窒息般疼痛。

    他不知,该何去何从,是生是死,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他而言都不再重要了。

    原来,最重要的那个人离开后,整个世界都空了。

    “老家伙,你告诉那小子,丫头骗纸……死了。但是她留了遗言,她说,她要守住这一片盛世繁华,永世不坠。”

    烛照哽咽道。

    “还盛世嘞,这破地方,经历了黑色星后,还能住人就已-->>(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