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2章
    小辛霖一动不动,灵魂深处的那股悲伤,让她险些难以自拔。

    虽然,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感伤些什么。

    这是,奚九夜一声惊呼,让辛霖回过神来。

    “那小子疯了不成,他在干什么?”

    奚九夜所指的,正是帝莘。

    在叶凌月消失在太阴神印中后,帝莘一度一动不动。

    奚九夜还以为他会悲痛欲绝,至少一阵子反应不过来。

    哪知道,那小子如雕塑般不动了片刻,忽是飞身掠向了天空。

    他的身法极快,快到奚九夜用肉眼勉强才能捕捉到。

    那小子的实力……

    奚九夜暗暗一惊,帝莘的实力,比起婚礼之前,又提升了。

    这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奚九夜的心底,一阵翻江倒海。

    “这小子,不会是夜凌死了,也不想活了吧,他这是望着天际冲去?黑死星可还没消失。”

    奚九夜不知帝莘的用意为何。

    尽管太阴神印在镇压黑死星,可那也只是镇压了黑死星的母星罢了。

    天空还是存在着大量的黑死星的,这些黑死星还在陆陆续续吞噬天地间的生机和灵气。

    “他难道是要……”

    小辛霖也抬头看去,看到帝莘的举动时,她也有些不解。

    帝莘一气掠到了天空正中,他的脚下,那一柄源之力融合了剑意凝结而成的诸侯之剑,在半空中,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你为了这盛世繁荣,舍我而去。你死,我在。你的三界,我替你守护。”

    天空中,风声猎猎。

    帝莘的声音,自天际洒落。

    你虽不在,你的心愿,既是我的心愿。

    这盛世繁华,我替你来守。

    “那是?那是圣威神帝!”

    帝莘悬空而立,处在天空之巅,那诸侯之剑散发出了浩瀚的剑意。

    就如一轮骄阳,原本已经被黑死星吞噬了大半,暗无天日的天空,在这一剑的映衬下,再度明亮了起来。

    万众瞩目下,帝莘沉声说道。

    “圣威神帝还在,我们的神帝还在守护着我们。”

    帝莘的话,没有几个人能听懂。

    当万千神民,万千修炼者,亿万双眼,都同时聚焦在天空之上。

    他们看到了他们的神帝,绝望之下的神民们,已经频临干枯的希望,在这一刻,再度滋生出来。

    他们的神帝,没有抛弃他们。

    他们的神帝,还在守卫着他们。

    想到了早前出现的太阴神印,神民们恍然大悟。

    那根本不是什么神迹,那是圣威帝君的手笔。

    他们的神帝,连天劫都能遏制。

    “圣威神帝。”

    “神帝陛下,千秋万代。”

    “神帝寿与天齐。”

    无数的子民,匍匐在地,向着他们的神,像着他们的神帝叩头。

    他们将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帝莘身上。

    可他们并不知,他们犹如蝼蚁般,匍匐在地,叩拜到头破血流时,天空的安人,却是无动于衷。

    伊人已逝,那一声声敬称,那一双双畏惧的眼,他看不到,也听不到了。

    他守护这片三界,无他,只为她。

    体内,九命焚天诀的功力,熊熊燃烧而起。

    这一刻,他的心已死。

    任何生死,在他眼中,都已经不重要了。

    帝莘周身,散发出惊人的源之力。

    九命焚天,让帝莘体内的源之力,攀升到了一个惊人的高度。

    人剑合一,帝莘的剑意在这一刻,也达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境界。

    剑既是他,他既是剑。

    天罚戈壁消失了,黑死星也消失了。

    在帝莘眼中,只有那一把诸侯之剑。

    诸侯之剑迸射出万千剑意。

    那些剑意,朝着天空中的那一颗颗黑死星,爆射而去。

    只听得轰的一声。

    第一道剑意对准了正东方的一颗黑死星,一剑射穿了那一个不断吞噬生机的深渊。

    剑光消失的一瞬,那一个贪婪的深渊也跟着消失了。

    紧接着,又是数声轰炸声。

    又是一颗黑死星炸开了。

    每一道剑意,都似生了眼一般,对准了一颗黑死星。

    一剑一颗,那些深渊,迅速在天空消失。

    “他竟然能毁灭那些可怕的深渊?”

    奚九夜仰头,望着天空的这一幕,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

    那可怕的深渊,竟能被消灭。

    那家伙的剑意,竟是达到了这么可怕的境地?

    万千剑意,万千黑死星,早前已经初具规模的死河在帝莘的剑意的作用下,一个接着一个,逐渐消失了。

    如同米筛子似的天空,黑死星渐渐消失。

    这条原本霸占了了大半天空的死河,也正迅速“干涸”着。

    “他在替她完成最后心愿。”

    小辛霖喃喃低语着。

    望着天空那个,源源不断燃烧自己的源之力,面色冷酷的男人。

    他的身上,透着悲凉的气息。

    对于天人而言,正规无比的源之力,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他毫不吝啬地燃烧着天力,化为剑意,击碎黑死星。

    帝莘的那句话,看似对世人所说,可实则,却是对那人说的。

    凌月,若是你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幕,你又会怎么想。

    你为何要那般冲动,为何不再等一等,就像是当年那样。

    人不靠己,天诛地灭。

    可是这世上,并非只有你一人,你还有自己的伙伴啊。

    你走了,你的伙伴们,又当如何?

    小辛霖一阵心酸。

    凌月就这般离开了,她可知,活着的人闭死去的人,要难受千倍万倍。

    当年,她如此,留下了自己一人在无限的惆怅中存活。

    如今,也是如此,自己甚至来不及告诉凌月,她和自己真正的关系。

    而帝莘,作为凌月的生死伴侣,这一次,只怕更加难熬过去。

    源之力不断燃烧,本就是很危险的事。

    帝莘这般做,到了最后,很可能会引火**。

    只是这些,他应该都已经不在意了。

    “最后的心愿?那就是她最后的心愿嘛?”

    奚九夜望着帝莘,心中苦涩。

    所以,那就是那个男人对她的爱?

    即便是死了,也是毫无吝啬,不计一切的完成她的心愿。

    那他呢?

    他对夜凌的爱,到底又是什么?

    他能否为她做到像帝莘这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