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9章
    小塔有口难言。

    塔内,帝莘和妖阳邪君达成一致。

    一人一阳,体内的本源之力,大量释放而出,化为了一团火球。

    “火之本源之力,这家伙,居然能操控本源之力了。不过就算是有本源之力,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破除塔内的法力护壁。还是先救小主子要紧。”

    小塔无法和帝莘沟通,它寻思着,还是快些救叶凌月的魂魄要紧。

    小塔飞掠而起,朝着叶凌月的魂魄疾驰而去。

    哪知帝莘释放出的本源之力,并未直接去冲击法力护壁。

    那团本源之力,迅速朝着已经逐渐暗淡的剑意袭去。

    剑意被本源之力笼罩住,原本已经逐渐溃散的力量,在本源之力的作用下,迅速凝聚回来。

    不仅如此,灼热无比的火之本源之力的作用下,剑形形态的剑意,被烧得火红一片。

    从剑意上,不断剥落下黑色的杂质,剑意在被本源之力捶打锻造着。

    玉色的剑身,颜色也在不断变化。

    从玉色逐渐往黄色,再像金色演变,剑形也不断缩小,从最初的数丈高,变成了寻常剑的大小。

    本源之力慢慢消失了,剑意变小了,可力量却更加强大了。

    只听得轰的一声,金色的剑意以惊人之势,狠狠撞向了塔尖。

    已经飞到了半空中的小塔,一颗心都扑在了怎样阻拦叶凌月上,压根没有留意到塔内的变化。

    金色剑意猛烈一撞,小塔跟着狠狠一颤,顿在了半空中。

    “那家伙,做了什么?”

    小塔一惊。

    它正欲审视塔内到底是怎么了。

    这时,一阵金光凌空而出,金色的剑意就如一道惊鸿,直接击碎塔顶处的法力护壁,强行破塔而出。

    “不好!”

    小塔察觉到那道金色的剑意时,已知事情不妙。

    “诸侯之剑?”

    金色的剑意,在三十三天,有其特殊的名称,被称为剑意的中阶,要被称为诸侯之剑。

    比起刚通晓初阶剑意的剑客,他就好比剑中诸侯,大杀四方。

    小塔绝没想到,帝莘在领悟了初阶剑意,且无人指点的情况下,居然能够领悟诸侯剑。

    塔顶的护壁在诸侯之剑下,就显得有些薄弱了。

    剑意凌空而出,紧接其后的就是一道火红色的身影。

    帝莘一声呼啸,诸侯之剑被其踏在脚下。

    天罚戈壁的天空,再度现于眼前。

    领悟了更高一层的剑意,可这时帝莘却没有心思欢喜。

    他抬头一看,就见了一脸的魂魄,就在眼前。

    可就在帝莘松了一口气时,他眼眸狠狠一缩,却是看到了叶凌月的魂魄的不远处,那一颗黑死星。

    那是黑死星的母星,祖星所化而成的一切死河的根源。

    帝莘看到这一幕时,已然明白了叶凌月想要做什么。

    “洗妇儿!”

    帝莘的喉头动了动,一种叫做恐惧的陌生情绪,在这一刻,骤然滋生。

    “不!”

    几乎是同一时刻。

    从天罚戈壁的两个方向,也同时传来了两个声音。

    小辛霖抬头,看向了天空叶凌月的魂魄,她小小的身子,狠狠一颤。

    奚九夜望着天空的叶凌月。

    多年前的一幕,就如倒带一般,忽然出现。

    身后,那几个声音,对于叶凌月而言,曾经都是那么的熟悉。

    她的心颤了颤。

    “丫头,你当真决定了?”

    烛照叹了一声。

    “烛照老爷爷,我心意已绝,多谢您一直以来照顾我。我离开后,你也重新寻找合适的宿主吧。辛霖的魂魄火之力很是强大,她经历坎坷,得了我之血帝莘之骨后,将来必成大器,你可以辅佐她。”

    这一次,叶凌月没有回头。

    她闭上了眼,虚空意识海内,一阵波动。

    “你这是?丫头,老夫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老夫与你……”

    烛照没想到,叶凌月在最后关头,还考虑到了自己。

    自己对这丫头,态度可不算是友好。

    “帮我见证,我用命换来的盛世繁华,永世不坠。”

    叶凌月淡淡一笑,虚空意识海,骤然炸开了。

    一张符,从天空落下。

    那是召唤天符,也是当初烛照来到神界时的载体。

    从召唤天符中来,从召唤天符中去。

    对于烛照而言,也许是最好的归宿了。

    烛照哑然,它没想到,这丫头骗纸这般决绝。

    召唤天符落下之时,叶凌月的魂魄也已经到了黑死星旁。

    面对黑的深渊,叶凌月的眼底,没有半丝犹豫。

    她口中念念有词着,恢复太阴神印的力量。

    帝莘脚下,那金色的诸侯之剑疯狂催动。

    帝莘拼尽了全力,想要拦下叶凌月。

    可那一段距离,看似短短的一段距离,在今日看来,却横隔在两人之间,难以跨越。

    帝莘的声音,小辛霖的声音,叶凌月都已经听不见了。

    神念的作用下,早前已经渐渐黯淡的太阴神印又再度发出了光芒。

    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将魂魄融入太阴神印中。

    叶凌月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

    本以为,自己死过了一次,再一次面临死亡,应该释怀才对,可直到靠近黑死星,那惊人的死亡之力扑面而来时,叶凌月才意识到,自己的心底,依旧有不舍。

    比起上一世,纵身跃入陨神崖,这一次,她竟是心中有了不舍。

    那不舍,来自帝莘,也来自对自己和亲人的眷恋。

    原来,心中有了爱,真会心生羁绊。

    只可惜,她要亲手斩断这一切的羁绊。

    叶凌月心头苦笑,脚下,一脚已经踏在了太阴神印中。

    “桀桀”

    身后一阵让人背脊生寒的冷笑声。

    叶凌月心知不对,却见帝阳莘就如鬼魅般,骤然出现在其身旁。

    “死丫头,要死,先把信仰神殿交出来!”

    帝阳莘等候多时,想要在叶凌月自裁之时,夺取信仰神殿。

    哪知,叶凌月到死时,只丢下了一张破符,那张破符,帝阳莘压根没有看在眼里。

    他一心想要夺取信仰神殿,可信仰神殿的波动,他压根没感觉到。

    帝阳莘哪里知道,和烛照不同,信仰神殿和九洲鼎并非叶凌月可以自己抛弃的,它们都是随着叶凌月的魂魄通存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