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2章 血祸
    昙水仙子离开后,帝释伽面色一变。天 书 中 文  网

    “看来少族长的这位未婚妻,很是不好惹。”

    皇甫臣在旁,似笑非笑地说道。

    早前他还羡慕帝释伽艳福不浅,如今看来,这门亲事也不是那么好担待的。

    他倒是要看看,帝释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待我得到了封天令,成了三十三天之人,一定要那女人好看。今晚之事,还请皇甫兄不要外传。”

    帝释伽恨恨道。

    他等了几百年,居然等到了一场退婚的羞辱。

    “帝少族长放心,你我是合作关系,我自不会让你难堪。不过话说回来,你要如何夺得封天令,毕竟原宿主迄今还未现身?”

    皇甫臣很好奇,帝释伽到底打算怎么办。

    他心底虽是怀疑,叶凌月可能和封天令有关。

    但是也不敢确定,叶凌月就是原宿主。

    事实上,皇甫臣怀疑的对象有两人,一个是叶凌月,还有一个是帝莘。

    “按兵不动,看谁先沉不住气。毕竟封天令就摆在那里,原宿主一定就在神族那一边,时间拖得越久,形势越不利。一旦对方有任何异动,我一定能察觉到。”

    帝释伽也没有其他法子,他也知宿主之间,是有感应的,他只能寄希望于,对方先忍不住,先下手为强,届时自己再出手。

    以神族和异魔如今的实力差距,神族那边稍一妄动,就会露出破绽,届时,帝魔家族必定会以扑杀之势,让对方逃无可逃。

    “可若是夜北溟等人倒戈相向,只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皇甫臣唯一担心的变数,就是天魔廷那边,夜北溟从加入天魔廷后,态度不明。

    “早前我也担心这一点,但如今,既然她来了,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既然她也想要封天令,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刚好让她出手,解决了天魔廷。”

    帝释伽一脸的阴沉。

    他忍辱和道门联姻,也正是为了寻求道门的庇护。

    既然对方无情,也就别怪他无意,利用对方了。

    神族和异魔两边,同时都选择了等待。

    就这样,眨眼就过了三四天,神魔联军依旧被困在天罚戈壁,邪神依旧没有出没,而封天令依旧是一动不动,矗立在两军之间。

    深夜,连月光都照不透天罚戈壁上的迷雾。

    封天令静静立在那里。

    在黎明前后,封天令上,一道跪光闪动。

    一抹让人几乎察觉不到的气息,忽然出现了。

    “邪神大人,神族和魔族都没有妄动。您确定,封天令的原宿主,真的在神魔联军中?”

    那是消失了数日的煞巫太子的声音。

    “难道你怀疑本座的直觉?”

    邪神的声音,比夜色还要冰冷。

    神魔联军一直找不到的邪神和煞巫太子,竟就藏身在封天令里。

    早前煞巫太子献计,用封天令做诱饵,挑拨离间神魔联军,邪神接纳了他的主意。

    同时,邪神还提出了,趁机引出那一位迟迟没有现身的原宿主。

    本以为,封天令一现身,对方酒水出现,哪知对方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主,愣是三四天过去了,连个踪迹都为显露。

    这不禁让邪神和煞巫太子都失去了耐心。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担心着再拖延下去,夜长梦多。”

    煞巫太子小心翼翼道。

    神魔战场的局势风云变幻,在天战战场周边,煞巫太子能够感觉到多股不同于神魔的气息在不断逼近。

    这些气息,或强或弱,强的来自三十三天之上,弱的来自神界和异域之外的其他九十六地。

    他们的目标,似乎都是封天令。

    这一点,只怕天罚戈壁里的神魔联军都还不自知,也就只有设下了“吞天噬地”法门的邪神才察觉到了。

    若是仅仅只是九十六地的那些蝼蚁,邪神自是不会将他们看在眼里。

    可若是涉及到其他三十三天天的势力,那就不同了。

    “真是怪事,早前封天令现世,上头可没说什么,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各家都注意到封天令了。”

    邪神也很是纳闷。

    他若是知道会引来其他实力的注意,他就不会接手这烂摊子了,如今他也是呈骑虎之势,只能咬牙撑下去了,否则必定会被自己的同僚耻笑。

    “那该死的原宿主还是不出现,神魔两军又不按理出牌,这样下去,本座可没时间和他们耗下去。”

    邪神冷哼了一声。

    “邪神大人,那您打算下一步……”

    煞巫太子又何尝不想早点飞升成功。

    “自然是大开杀戒,用这些神魔蝼蚁的血,引出原宿主,血祭强行凝聚第二枚神印。”

    邪神的耐性也磨光了,他已经等了四天,封天令上一抹红光乍现……

    夜半,叶凌月忽睁开了眼。

    背脊上,莫名的一股寒意。

    已经平静了四天,自封天令出现,神魔联军看似相安无事,处了四天。

    邪神一日不现身,封天令一日无法掌控。

    这些日子,叶凌月看似心境平和,实则也是心怀不安。

    已经是黎明前后,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候。

    营帐里,空气粘滞的好像凝固了一样,叶凌月只觉得胸闷难耐,今夜,她一直心慌意乱,说不上具体的缘由。

    她决定去外头走走,再看看封天令。

    刚走出营帐外,忽听到了一声尖锐的鸣音。

    叶凌月眉心突突两阵疾跳。

    却见天空,一片发红。

    她抬眼看去,瞳重重一缩。

    “那是!”

    天空之上,黑魆魆悬着一物,就如乌云没顶。

    可叶凌月知道,那并非是乌云,而是……

    “封天令?”

    叶凌月脱口而出,封天令一下子膨胀了数倍,它呼啸着凌空而起,身上发出了诡异的红光。

    封天令呼啸着,从空中压境而下,只听得轰的一声,那块众人束手无策的封天令,重重砸在了一座营帐上。

    刹那间,那座容纳了近百人的行军营帐一下子血雾弥漫,里面的异魔兵们甚至不及逃离,就死在了睡梦中。

    在一击得手后,封天令再度悬空而起,呼啸着,袭向了第二顶营帐。

    封天令发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