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0章 只能看不能吃
    皇甫臣的目光,叶凌月早已留意到了。天 书 中 文  网

    她心中不禁暗惊,难道说是皇甫臣发现了什么?

    叶凌月是封天令的原宿主,这件事,除了帝莘之外,只有夜北溟知道。

    其他人,照理说不可能发现才对。

    皇甫臣此人,不得不防。

    “既是一下子想不到法子,大伙围着封天令也不是法子。”

    薄情沉吟道。

    今日一战,神魔联军都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

    原本双方都是士气高涨,可哪知道,邪神却销声匿迹。

    这就好比蓄足了力气,准备大干一场,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神魔联军的士气都泄了大半。

    尤其是神族军团,由于早前第一天战元帅的错误领导,让神族大军一下子损失了三万神军,对于整个神族军团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说得不错,依我之见,两军都稍作整顿,再商议下如何应对。”

    血迟也提议道。

    两军都赞同了暂时整顿的提议。

    “可这块封天令该如何处置?”

    自从封天令出现后,帝释伽的全部心思都扑在了封天令上。

    两军整顿,这块封天令又该何去何从。

    “神族军团军力受损,依我之见,应该由异魔方面来保管这块封天令。”

    帝释伽迫不及待说道。

    那岂不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

    叶凌月在心底冷笑了一声,面上却是满脸堆笑。

    “若是少族长能搬得动这块封天令,我军倒也不介意暂时由异魔方保管这块封天令。”

    叶凌月这么一说,薄情和神族军团的神将神兵们都急了。

    “元帅?”

    封天令好不容易从邪神手里抢了回来,若是到了帝释伽的手中岂不是……

    叶凌月摆摆手。

    “帝少族长认为如何?”

    “既然叶帅如此大方,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帝释伽暗喜。

    叶凌月早前用瞬移符搬动了封天令,帝释伽理所当然认为自己的瞬移符也可以搬得动封天令。

    他命令手下的几名巫尊上前,可任凭这些巫尊用了几张瞬移符,那一块封天令都是一动不动,和早前在天罚深渊底下一样。

    帝释伽一看,横眉冷对。

    “一群废物,这等小事,还需我亲自动手。”

    说罢,帝释伽走上前去,却见其迅速掐了个符诀,手中一道光符落在了封天令上。

    封天令一动不动,别说是移动,就连抖动都没一下。

    “噗。帝释伽,亏你还自称是巫仙!”

    其他人见了,都是强忍笑意,不敢得罪帝释伽,唯独血迟哈哈大笑了起来。

    “怎么回事,叶凌月,为何方才你的瞬移符能够移得动封天令?”

    帝释伽的面上,青红相间,很是尴尬,怒斥起叶凌月来。

    “帝少族长,这我可就不清楚了,我使用瞬移符,在场不少人都看到了。你的符箓不管用,也许是,人品问题。”

    叶凌月耸耸肩。

    血迟和尉迟青等人又很是不客气地爆笑出声。

    帝释伽的脸黑的就跟锅盖似的,无法搬动封天令,他只得沉着脸,折了回来。

    皇甫臣若有所思,瞄了眼叶凌月。

    异魔军队中,女子和昙水仙子也是一脸深意,瞅了眼叶凌月。

    帝释伽手下的巫尊数量,包括其自身的巫力水平,都是三大异魔势力中最高的,他都无法移动封天令,其他两股势力天魔廷和尉迟青等人自然也就懒得去尝试了。

    “既然双方都没法子搬动封天令,那在下倒是有个主意,不如就原地不动,不要移动封天令,两方各自在封天令附近扎营,一同看守封天令。”

    皇甫臣见帝释伽面上无光,笑着走了出来,打起了圆场来。

    “姑且就这样吧。”

    夜北溟颔首,其他人也随声附和。

    就这样,原本以为的旷世之战没有到来,邪神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精神绷紧了一日之后,神魔联军暂且整顿休息,两边都驻扎起了营地来。

    那一块封天令,就如界碑一样,横隔在两方势力的中间。

    叶凌月和帝莘、薄情等人回到了营地。

    “怪事,邪神竟真的消失了,我用了风之神力搜寻了一遍,他的气息,真的消失了。”

    薄情一回营帐,就纳闷道。

    “邪神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一定还在什么地方。”

    叶凌月倒是没有薄情这么乐观。

    煞巫太子和邪神都不是善类,天罚皇朝一日没有复苏,绝不会善罢甘休。

    “可他们又会躲在什么地方?”

    薄情愁眉紧锁。

    神族军团这一次遭受重创,火炎神帝又还生死未卜,比起异魔来,神族处于下风。

    “也许是在某个我们想不到的地方,亦或者是近在咫尺。”

    帝莘眼眸闪动。

    邪神身为三十三天之上的存在,不可能就这样离开。

    他的实力在众神魔之上,没理由这时候撤退。

    “无论如何,今晚我们得小心些。你我等三人,要轮番守夜。”

    叶凌月思忖道。

    她也觉得,邪神这一次的举动很是反常。

    异魔那边也还有未知数,必须小心谨慎为上。

    不过让叶凌月等人有些意外的是,这一晚,并没有发生任何事。

    异魔军团方面,帝释伽还在为白日的事懊恼不已。

    “真是奇怪了,为何叶凌月的符箓能够生效,我的符箓却没有用。”

    帝释伽一想到白天的事,就觉得面上无光。

    “少族长无需介怀,也许并非是符箓的缘故,而是因为叶凌月的缘故。”

    皇甫臣在旁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玄阴天女对封天令还有克制作用?”

    帝释伽古怪道。

    “在下并非是这个意思,而是说也许叶凌月是……”

    皇甫臣内心,实则已经开始怀疑,叶凌月有没有可能是封天令的原宿主。

    可这只是他的猜测罢了,所以一直迟迟没有提起。

    皇甫臣正欲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却见外面有人走了进来。

    “放肆,我不是下令过,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入营帐。”

    帝释伽一见,呵斥道。

    “帝少族长好大的架子。”

    却见进来的是两名异魔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