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9章 两难境地
    瞬移符那是什么玩意,压根连十大天符都算不上。天 书 中 文  网

    叶凌月居然还好意思拿出来?

    “叶凌月,你是开玩笑不成,瞬移符若是管用,我帝释伽就……”

    帝释伽脱口就要说。

    哪知他身旁,一名异魔兵重重咳了两声。

    帝释伽狐着一顿,看了眼那名咳嗽的异魔兵。

    后者神情自若,只是看帝释伽的眼神有些冷。

    帝释伽一个激灵,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就要什么?帝少族长。”

    叶凌月却是接过了话茬,反问道。

    “反正用瞬移符,不可能搬得动这块封天令。”

    帝释伽尴尬地说道。

    他也不知为何,那名异魔兵的眼神,让他有种针芒在背之感。

    帝释伽这时才留意到,这名在自己队列里的异魔,方才,似乎也是这小子自告奋勇请求进入天罚深渊的,帝释伽觉得他有些眼熟,可又觉得在自己的军队里从未见过此人。

    制止帝释伽说错话的,自然就是与昙水仙子同行的那名女子。

    她在旁观察了片刻,发现帝释伽此人,年少气盛,性格有些鲁莽,很容易被人激将。

    她当然也不信叶凌月用一张瞬移符,就能搬动封天令。

    可考虑到早前叶凌月拥有的特殊神机符,女子也不排除可能,叶凌月拥有的瞬移符也和普通的瞬移符有区别。

    若是帝释伽中了叶凌月的圈套,说了不该说的话,在之后对方封天令的争夺中,必定会很被动。

    “那就还请帝少族长拭目以待了。”

    叶凌月笑了笑,不慌不忙走到了那一块封天令前。

    当叶凌月站定在了封天令前时,那块封天令上的阵纹,稍稍暗了暗。

    封天令是通灵性的,它显然也发现了,身为真正的原宿主的叶凌月的靠近。

    叶凌月单手扶在了封天令上,瞬移符落在了封天令上。

    瞬移符当然不可能搬得动封天令,但瞬移符若是被人动了手脚就不同了。

    叶凌月不能直接对封天令动用精神力,但是只要其一部分精神力融入了瞬移符中,那就不同了。

    几百双眼,一下子都聚集在了叶凌月的那张小小的瞬移符上。

    瞬移符落在了封天令上时,没有半点变化,上面的符文,也是没有半丝变化。

    “我就说了,瞬移符根本行不通。”

    帝释伽不以为然着。

    可就在帝释伽话音一落,原本深植在了天罚深渊底,纹丝不动的封天令,一下子就消失了。

    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封天令呢?”

    帝释伽大吃一惊,封天令居然在其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自然是传送到了上头去了。”

    叶凌月做了个理所当然的手势。

    “不可能,叶凌月,你一定是将封天令藏起来了。”

    帝释伽一步上前,就要质问叶凌月。

    “帝释伽,你最好注意你的举动。”

    帝莘眸色一厉,他的体内八根帝魔命脉蠢蠢欲动,帝释伽见状,也是毫不示弱,其体内,帝魔命脉也随之贲张开。

    这时,一声哨鸣,却见一枚蓝色的讯号箭,一下子射入了天罚深渊底。

    “是血迟。”

    夜北溟上前,拔起了那枚箭。

    “封天令出土,瞬移符真的将封天令运送上去了。”

    夜北溟微微一怔,很是意外。

    他还以为,方才是叶凌月在故弄玄虚。

    没想到,女儿还真有这能耐,将众人都束手无策的封天令给运上去了。

    “走。”

    听夜北溟这么一说,帝释伽不再迟疑,立刻命令手下,腾空而起。

    尉迟青等人也紧随其后,若非是因为封天令的缘故,谁愿意停留在天罚深渊这种鬼地方。

    夜北溟冲着叶凌月颔了颔首,也一跃而起。

    “洗妇儿,我们也都尽快离开,这地方,阴测测的,怕有变数。”

    帝莘提醒道。

    叶凌月是最后一个离开天罚深渊的,在离开前的一瞬,她回头一看,身后,依旧是一片煞雾。

    邪神没有现身。

    叶凌月拧紧了眉头,身形一跃,消失在了天罚深渊。

    黑魆魆的深渊底,煞风大作。

    天罚深渊上,血迟等人正围着凭空而降的封天令,议论纷纷。

    方才叶凌月、夜北溟等人进入天罚深渊后,没多久,这块大玩意就从天而降。

    它来得突然,有几个倒霉的异魔兵直接被砸死了。

    当意识到这一块就是让神界和异域都为之疯狂的封天令后,血迟不敢迟疑,连忙通知了深渊底的夜北溟等人。

    “真的上来了,乖乖,想不到,我们大伙都束手无策的封天令,居然被一枚瞬移符给搞定了。”

    尉迟青看到那位巍峨树立在那里的封天令,咋舌不已。

    “封天令已经出现了,可依旧不见邪神,难道邪神真的已经逃走了?”

    说话的是皇甫臣,他的话,引来了几方势力的侧目。

    周遭陷入了一片短暂的沉默中。

    神族军团和异魔军团的几名首脑,眼神同时变了变。

    若是邪神真的消失了,那就意味着,接下来的就是神族和异魔的战争。

    帝释伽冲着皇甫臣使了个眼色,帝魔家族的异魔兵悄然移动着脚步,缓缓靠近封天令。

    “邪神的禁制还未消失。他还在这里。若是神魔双方在这个时候,发生冲突,就等于是中了他的计。”

    关键时刻,帝莘忽然说道。

    帝莘这么一说,却如定海神针,让原本不大安稳的局势,被迫安定下来,早前准备有所行动的帝魔家族的异魔兵们脚下一顿。

    “难道邪神一日不出来,我们就一日在这里等候?”

    帝释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明明他就是封天令的宿主,可封天令却不能为其所用。

    都怪那该死的封天令的原宿主,可那原宿主到底在什么地方?

    “还是说,帝少族长有法子,可以打破‘吞天噬地’的封锁?”

    叶凌月没好气地问道。

    “我……”

    帝释伽被问得一时语塞。

    “封天令一定可以打破邪神的封锁,可惜的是,没人能够掌控封天令。”

    皇甫臣一脸遗憾地说道。

    他边说着,眼角边似有若无扫了眼叶凌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