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8章 束手无策
    四周黑漆漆一片,隐隐有煞雾在四周浮动。天 书 中 文  网

    天罚深渊,说白了只是一个洞穴罢了,只是因为有邪神的居住,才会变得险恶无比。

    自从邪神被召唤出来后,煞巫太子和邪神就一直居住在天罚深渊底。

    这里也堆积了大量的尸骨,血流成河,有煞气的存在也不奇怪。

    只是早前侦查兵分明说过,此地并无邪神出没,怎么才是半个时辰的功夫里,就成了这副……

    一股厚重的腥臭味,在空气中弥漫。

    那是血的滋味。

    “不好。”

    早前离开的那名侦查兵不禁惊叫出声。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大量的异魔兵。

    这些异魔兵,都是早前与他一起下来的侦查兵们。

    那些稀薄的不断化为煞雾的煞气,正是从他们的尸体上传递出来的。

    难道是邪神出没过?

    叶凌月等人暗暗心惊。

    叶凌月与几名巫者迅速上前,查看了那些尸体。

    “不是邪神,怕是自相残杀导致的。”

    叶凌月比对了这些侦察兵身上的伤势,都是出自彼此的武器之手。

    看样子,在那名侦查兵返回地面后没多久,这里就发生了一场厮杀。

    “是封天令的缘故?”

    尉迟青问道。

    “看来应该是的,邪神很是狡猾,他在这块封天令上,动了手脚。”

    叶凌月走到了封天令身旁。

    在场,只有叶凌月曾经见过真正的封天令。

    眼前这块封天令,的确是叶凌月早前持有的那块,但是又有些不用。

    在封天令的表面,还留有一些纹路。

    这些纹路,并非是封天令先天就有,而是邪神后来加上去的。

    叶凌月一眼就看出了这些纹路,具有很强的迷惑作用。

    那些侦查兵的尸体,大部分分散在封天令附近,看样子是那名侦查兵离开后,上面的这些迷纹发挥了作用。

    侦查兵们的修为不如叶凌月等人,受了迷纹的蛊惑,很快就意志混乱,让那些异魔兵们意志混乱,自行残杀了起来。

    “此地不能久留。”

    叶凌月留意着四周,天罚深渊不大,这里的煞气不断滋生,很容易陷入迷阵之中。

    “先想法子将这些尸体和封天令带出去。”

    夜北溟命令手下,将己方势力的尸体迅速清理。

    帝释伽没有理会那些尸体,只是虎视眈眈,望着那块封天令。

    封天令像是有一股神秘的魔力,让其不由自主走上前去。

    帝释伽不禁抬手,想去抚摸封天令丧的字迹。

    哪知帝释伽还未抬手,迎面就是一道剑气斩落,帝释伽回身一避。

    “帝莘,你什么意思?”

    见偷袭者是帝莘,帝释伽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和帝莘的恩怨,还没解决,这小子竟然敢招惹他。

    “帝释伽,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封天令是大伙的。”

    帝莘冷笑一声,站到了封天令前。

    这玩意,可是当初他和洗妇儿九死一生,从星河陨落现场带回来的,岂容帝释伽觊觎。

    “呵~我也只是随便看看,并无其他意思。”

    帝释伽也知,当着睽睽众目,他根本不好下手。

    其实方才帝释伽也暗中试过,想用巫力控制封天令,看看封天令能不能为自己所用,可是他的巫力一进入封天令就如石沉大海。

    尽管不再为邪神所控,可封天令也压根不听从他的指挥。

    这让帝释伽很是失落。

    早前封天令出世时,帝释伽也知,它必定有原宿主。

    可是封天令落入邪神之手后,原宿主一直没有出现,帝释伽还以为原宿主已经陨落。

    只要运原宿主意一死,他就能顺理成章接管封天令了。

    哪知道如今一看,原宿主很可能还没有死。

    只是既然对方没死,到底有藏身在何处?

    作为原宿主的叶凌月,此时只能眼睁睁看着封天令在自己眼前,却不能操控。

    一旦叶凌月动用了神力,操控封天令,帝释伽第一个就会发现她是原宿主。

    而且,叶凌月很怀疑,邪神不可能真正丢弃封天令,他此时必定隐藏在哪个角落里,窥探他们。

    “都不要争了先想法子,将封天令带走。”

    夜北溟走了出来,充当和事老。

    “说得不错,这玩意关系重大,邪神摆明了是要利用它,让我们起内讧。我有个提议,在诛杀邪神之前,这块封天令,由神魔双方共同保存。”

    尉迟青也出来协商。

    尉迟青的提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同。

    可如何将封天令带出去,倒是成了一个难题。

    想早前的侦察兵一样,众人也试着将封天令带出天罚深渊。

    可令牌死死扎根在土壤中,也不知邪神用了什么法子,帝莘等人轮流上前,试着搬运封天令,都不能撼动它半分。

    在场的都是修为高深者,手下之力,可达万斤之巨,居然连一块小小的封天令都挪不动,不可不说是怪事了。

    “尊主?”

    见几大首脑都是毫无法子,昙水仙子暗暗询问着女子。

    “也是奇怪了,这块封天令有些玄机。”

    女子也在暗中观察了许久,但是都没发现半点破绽。

    就算是换成她,只怕也没法子将这块封天令带离天罚深渊。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罚深渊底部堆积的煞雾越来越浓厚。

    在场之人,虽然修为都很高深,可也感到呼吸不畅,急着想要离开这里。

    “诸位,不如试试用符箓。”

    在旁观察了许久的叶凌月,忽然开口说道。

    “符箓?叶凌月,你的意思是说,一张纸会比我们众人之力都要厉害?”

    帝释伽好笑道。

    女人就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他可不认为,符箓可以搬运封天令。

    “不试试怎么知道,还是说,帝少族长有其他更好的法子?”

    叶凌月反问道。

    帝释伽一时语塞。

    说罢,叶凌月在自己的储物袋里搜寻了一番,半晌才拿出了一张巴掌大小的符箓来。

    看到那张符箓时,帝释伽冷不住嗤了一声。

    他还以为,拥有神机符的叶凌月能拿出多么了不得符箓来,居然拿出来的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瞬移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