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2章 陷阱
    t叶凌月的脚,已经踩向了雷霆阵。

    可就在女子以为叶凌月会一脚踩下去时,叶凌月忽地收脚,换了个方位。

    叶凌月的举动,让身处远方的女子一惊。

    “昙水,此女也是天念师?”

    话一出口,女子自己也觉得不对头。

    九十九地怎么可能有天念师,就算是在三十三天神念师,也是极其罕见的。

    这女子,不可能是天念师,至少,她身上没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力波动。

    “叶凌月是神念师,若是严格意义上说,她还算是慕容老方仙的徒孙。”

    昙水仙子解释道。

    慕容老方仙也是在不久之前,才发现叶凌月的神念居然是承自他那一脉。

    不仅如此,慕容老方仙早前派到神界的一名得力手下,很可能也已经被叶凌月给铲除了。

    为此,慕容老方仙很是郁闷,唯恐自己养虎为患,想方设法为难叶凌月。

    “这么说来,她不可能知道冰盖下的陷阱。”

    女子沉吟道。

    这一定是巧合,叶凌月很可能只是运气好,才忽然变换了下脚的步伐。

    女子心想着。

    邪神来自三十三天,他融合了煞巫太子在巫术方面的精髓后,再结合了三十三天的一些阵法技巧,所以他布置的陷阱,全都是能移形换位的。

    一般的神念,即便是暂时察觉到了陷阱的所在,但无法追踪陷阱的变幻。

    所以女子才认定了,像是叶凌月这样的神念师,是不可察觉到冰盖下面的陷阱的。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再次让女子大跌眼镜,却见叶凌月每下一脚,都是恰到好处,不偏不倚,就是避开了不断变换的陷阱方位。

    偌大的一个冰原,不计其数的陷阱,叶凌月愣是连一个陷阱都没踩中。

    帝莘初时,也有些担心叶凌月会踩到陷阱,可伴随着叶凌月的前进,他按照叶凌月所说的,每一步都很是安全。

    随行的三千余人,全都安然无恙,一直抵达了天罚深渊。

    “总算是闯过来了。邪神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的多,他设下的陷阱,竟都是能异形换位的。”

    叶凌月庆幸不已,若非是有神机符在手,她方才一定会踩中陷阱。

    “前方就是天罚深渊了,我们还是小心一些的好。后方的军队怎么办?方才我们才走了一半,第一天战元帅就不停地发讯号示意我们指明路线。”

    帝莘不胜其烦道。

    第一天战元帅也是有够烦人的,早前他贪生怕死,命令叶凌月等人先前进。

    可是眼看叶凌月等人已经走过了一半的路程,一路平安,他就迫不及待,想要命令手下的军队前进。

    若非是帝莘三番五次发讯号制止,这会儿,第一天战元帅,必定已经率军尾随前进了。

    “告诉他们,不要轻举妄动,我先想法子破除下面的雷霆阵。”

    叶凌月原本还想教训第一天战元帅,可是冰盖下的陷阱,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

    就算是完全按照她方才的行军路线,一路尾随,那条路线这会儿,也未必是安全的。

    第一天战元帅的死活,叶凌月是懒得去计较的。

    可这并不意味着,叶凌月愿意让其手下的那些神兵们,也跟着遭殃。

    数万名神兵,这些天战营的神兵,一路都是尾随叶凌月出生入死几个月,叶凌月不愿意看他们无辜枉死。

    帝莘听罢,当即发出讯号箭。

    此时叶凌月等人所在先锋军,距离神魔联军已经有数里的距离,两方的交流,全都是按照早前约定好的讯号箭。

    红色的讯号箭意味着暂时不可通行,蓝色的讯号箭意味着可顺利通行,黄色的讯号箭意味着还需等待。

    帝莘早前放出的,一直是黄色的讯号箭。

    叶凌月的本意,也是让帝莘先放黄色的讯号箭。

    可帝莘一查看,才发现早前几次,已经将黄色的讯号箭消耗一空。

    帝莘想了想,命人放出了一枚红色的讯号箭。

    第一天战元帅早前看到叶凌月和帝莘一路挺进,没有遭遇到半点危险,心里早已是后悔不已。

    他也是在两人出发之后,身旁的谋士才提醒道,若是让叶凌月和帝莘抢先登陆了天罚深渊,甚至是抢夺到了封天令,那功劳就全归他们了。

    第一天战元帅一听,更加坐不住了。

    “怎么回事,红色的讯号箭?”

    第一天战元帅等了半天,好不容易看到叶凌月等人走过了冰盖区,哪知道一眼看到的却是一抹红烟。

    “岂有此理,叶凌月和帝莘两人,竟敢伪造军情。他们明明已经通过了冰盖区,却不愿意让主力军队尾随,一定是想要抢先诛杀邪神,抢夺封天令。”

    第一天战元帅大怒,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让叶凌月和帝莘抢占了先机。

    “全军听令,通过冰盖区。”

    数万的神兵,只得是齐头并进一起朝着冰盖区行去。

    “怎么回事?为何第一天战元帅下令前进?凌月和帝莘的讯号箭,分明是不能前进。”

    殿后的薄情一看形势不对,立刻命令手下的近万名兵士不要擅动。

    和第一天战元帅不同,薄情哪怕是不相信帝莘,可对叶凌月却是绝对信任的。

    他不相信,叶凌月会为了一己之私,顾那么多神兵的性命于不顾。

    同样对神军和讯号箭表示不解的还有紧随神界军团后面的异魔军团。

    “怪了,女神那边示意不要行军,那老头子怎么擅自带兵进入冰盖区?”

    血迟一脸的纳闷,他瞅瞅夜北溟,夜北溟没有动静,只是凝神看向了天罚深渊的方向。

    “看样子,神族军队内部起了内讧。”

    帝释伽和皇甫臣同样看到了这一点。

    “不过叶凌月等人通过时,并无中陷阱的迹象,看样子,我们还是高估了邪神。”

    帝释伽说道。

    “也是奇怪,居然没有一个陷阱。”

    皇甫臣自然也不信,叶凌月有本事连一个陷阱都不中。

    要么叶凌月的运气好到逆天,要么就是冰盖区下面,根本就没有陷阱。

    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