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1章 女孔雀
    t在叶凌月和帝莘率先进入天罚深渊时,处在异魔军团的后列昙水仙子等两人也看到了叶凌月等人。

    女子不由皱了皱眉。

    和帝释伽等人的看法不同,女子对于帝释伽居然没有争取到第一个进入天罚深渊的机会而感到不满。

    尽管最先进入天罚深渊可能有危险,可同样的,最早进入天罚深渊的人,最有机会获得封天令。

    显然,女子认为帝释伽是个胆小之人,连这种风险都不肯冒。

    “尊主,那女人就是玄阴天女。”

    当叶凌月和帝莘带着先锋军,前往天罚深渊时,昙水忍不住说道。

    “她就是玄阴天女?”

    虽然在数万异魔兵种,可女子还是一眼就看清了叶凌月的模样。

    看清了叶凌月的容貌后,女子不由挑了挑眉。

    想不到,这位在九十九地成长起来的玄阴天女有着如此不俗的容貌。

    女子从出生,一直活在盛誉之中,自然就养成了眼高于顶的习惯,对自己的容貌一向是自视甚高。

    但今日见了叶凌月,却不觉感到诧异。

    这位玄阴天女因在战场的缘故,身着战铠,几乎不施脂粉,穿着毫无女人味可言的盔甲,任何女人都要逊色几分。

    可不知为何,女子看叶凌月时,却觉得她分外耀眼,竟是比她见过的三十三地的高门女修们都要胜出许多。

    就算是她自己,比起对方来只怕……

    女子一凛,她怎么会将自己和一个下贱的九十九地的女子相比。

    女子诧异着自己的想法时,忽目光一转,落到了叶凌月身旁……

    叶凌月在神机符的引领下,朝着天罚深渊走去。

    她身旁,陪伴着一男子。

    她亦步,男人亦趋。

    两人并肩而行,明明是走向了天罚深渊,却像是闲庭散步一样,很是悠闲。

    若是说,叶凌月的容貌已经足够让这位来自三十三天的娇女感到吃惊,那当她看清了一脸身旁的那人时,眼眸不由滞了滞。

    “那人又是谁?”

    看到了帝莘后,女子才明白了过来,为何自己会觉得叶凌月看上去如此耀眼。

    一个九十九地的女人,那是拥有玄阴之血的天女,也不足以让她印象深刻。

    一个女人的耀眼,往往是因为她的身边人。

    叶凌月的身边人,足以让天上地下,无数女子都为之侧目。

    女子眼眸一瞬不瞬,盯着帝莘。

    世上竟有如此俊朗的男子,和他比起来,帝释伽……

    女子不由看了眼帝释伽,再看了看叶凌月身旁的帝莘。

    叶凌月和帝莘,两人站在一起,两人足以相互媲美,甚至于还有几分日月星辰交相辉映之感。

    “他叫做帝莘。”

    看到帝莘时,昙水仙子也不由暗暗咬牙。

    这个男人,可是唯一胆敢直接拒绝她的人。

    昙水仙子正恼恨着,眼角却不自觉瞟到了身旁的玄阴天女。

    只见这位骄傲如孔雀的天之娇女,一双眼这会儿也直勾勾凝视着帝莘。

    难道说?

    昙水仙子心底一惊,尊主不会是看上帝莘了吧?

    昙水仙子在心底暗叫糟糕。

    “他也姓帝?他长得和帝释伽有几分相似呢。”

    女子的目光,在帝莘的身上绕来绕去。

    正如女子嘴上说的那样,帝莘和帝释伽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两人在外貌上,还真有几分神似。

    只是帝莘身上有一种和帝释伽不同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也正是因为这种气质,让那些自命高傲的女人,更喜欢如飞蛾扑火一样,飞扑而去。

    当初的昙水仙子如此,眼前的这位三十三天的娇女也是如此。

    “尊主,他是叶凌月的双修伴侣。”

    昙水仙子提醒道。

    “这人身上竟也有八根帝魔命脉,那为何帝魔家族会说帝释伽才是他们这一辈中,最出类拔萃的。”

    可哪知女子像是没听到一般,顾自说道。

    女子说着,若有所思了起来。

    她的夫婿,就算是来自九十九地,也必须是九十九地最强大的。

    从相貌旗帜上,她更喜欢玄阴天女身旁的那一位。

    女子也说不明白为什么,应该说是一种,天然的吸引力。

    “尊主,帝莘那小子,也是新近才崛起的。而且,他这人,性格清冷,除了对叶凌月之外,对其他女人都是不理不睬。尊主还是……”

    昙水仙子想劝女子打消念头。

    哪知道她这么一说,反倒是更加激起了女子的反叛心里。

    “你觉得,我是那些庸脂俗粉的女人?不过可惜了,此人的命格未必和我相合。”

    女子有些遗憾道。

    她虽然不相信什么命格相合之说,可娘亲也告诉过她,她刚出生时,体弱多病,几乎夭折。

    可后来自从寻觅到帝释伽之后,她的身子就不药而愈,能修炼了,很快就开启了神印。

    她如今实力已经足够强,可是否能战胜命格,连她自己也说不准。

    “尊主,依你之间,神族能否通过天罚深渊?”

    昙水仙子忙岔开了话题。

    她得了师门命令,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伺候好这一位,帮助其找到封天令是其一,还有一方面,是想方设法,促成帝释伽和尊主的婚事。

    若是尊主看上了帝莘,悔了这场婚事,她真不知如何面对师门。

    “难说,除非对方也有天念师级别的存在。”

    女子努努嘴,有些担忧地看了眼帝莘。

    早前她恼火帝释伽,胆小怕死,不敢率先闯天罚深渊。

    可对上帝莘时,她却担心对方中了埋伏。

    以她的神念之力,不难发现,天罚深渊附近的冰盖下,埋伏了不少的陷阱。

    可一般的方士,就算是神念师,也很难确定下方的陷阱。

    只因邪神很是狡猾,他在冰盖下,埋伏的并非是寻常的陷阱,而是会变动的陷阱。

    神族的先锋军每走一步,那些陷阱,就会跟着变动一次。

    所以在女子看来,帝莘等人还是很危险的。

    像是那名玄阴天女下一脚踩过去的那个位置,就有一个陷阱。

    女子幸灾乐祸地望着叶凌月,就看她一脚踩下去。

    那里可是一个强大的雷霆阵,一旦下角,必定将其炸的皮开肉绽。

    就在女子思忖之间,叶凌月和帝莘已经走过了四五成的冰盖。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