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0章 神念师VS天念师
    t两名女子究竟是什么时候混入的,无人可知。

    亦或者说,周围等异魔根本没有发现她们的存在。

    她们明明混迹在异魔大军之中,和那些身形高大的异魔格格不入,可又仿佛根本不存在。

    居左的那女子,戴着头铠,看不清真实面目。

    可她的那双眼,却是让人过目不忘,分明就是早前和昙水现在在一起的那名天之骄女。

    女子的一双美眸,肌肤洞察力,一眼就看透了人群,看向了居在队首左列的帝释伽。

    女子本以为帝释伽作为帝魔中罕见的天才,在这次神魔联军大战中,必定会处于领军的地位。

    毕竟对方是她的未婚夫,必定是异魔中的第一人。

    哪知道,帝释伽居然位列第二,话语权落在了其他人手中。

    女子有些不悦地看了眼队首的夜北溟,在很是不满地瞪了眼帝释伽。

    帝释伽自然是没有察觉到她。

    “尊主,我们当真不去和帝少族长相认?”

    昙水仙子也不知尊主是怎么想的,她分明可以与帝释伽相见,尽快夺取封天令,哪知道女子一定要求隐匿在异魔大军中,说是想看看帝释伽的真材实料。

    “我懒得看人献殷勤的嘴脸,再说了,混迹在军队中,才能更好地看清楚他的真面目。我的夫婿,必定要是人中至强,若是他连封天令都抢不到,我与他的婚约压根没有存在的必要。”

    女子在三十三天时,一直有很多青年才俊追逐,她最烦的就是那些男人们的嘴脸。

    昙水仙子噤声,不敢再多说什么。

    神魔联军已经到了天罚深渊附近,由于天罚深渊附近,已经被冰原女帝用冰雪封锁,这一带,全都是冰盖,十几万的神魔联军很难前进。

    神族军团和异魔军团也因此产生了分歧。

    异魔军团方面,夜北溟认为冰盖之下,道路不清,不宜让手下军队大规模进入,很可能会中了对方的埋伏。

    可神族军团方面,第一天战元帅认定了,这一带的冰雪冰封,乃是冰原女帝留下来的。

    冰盖下面,根本不可能有埋伏,再说了邪神如今是孤军奋战,根本不可能有这个精力设下埋伏。

    “我军和邪神相比,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兵力。依我之见,这时应该选择大军全线压境,最好是从四面八方包抄天罚深渊,让邪神逃无可逃。”

    第一天战元帅骑着高头大马,说得唾沫横飞,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位列第一天战元帅旁侧。

    薄情忍不住抹了抹脸上的唾沫星子。

    “凌月,你怎么看?”

    “我觉得不宜大军压境。”

    叶凌月看了看地面。

    冰原女帝用了生命冰封了天罚深渊附近近十里地方。

    几天过去了,这些冰层看上去已经不那么坚固了。

    邪神狡猾,叶凌月也不知他是否在冰盖下设下了埋伏。

    只可惜,神族军团的话语权,并不在叶凌月的手中。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争论,最终夜北溟妥协了,他勉强赞同了第一天战元帅的命令。

    但,夜北溟不同意让异魔兵率先包抄天罚深渊。

    换言之,第一天战元帅必须自己带兵率先杀入天罚深渊。

    第一天战元帅虽说口头上占据了上风,可真让他带兵前行,他又有些怂了。

    “叶凌月、帝莘、听令,你二人负责率领三千神兵先锋突破天罚深渊。余下的兵力兵分两路,本帅带兵三万居中支援,薄情带领一万兵力负责殿后。”

    帝莘不禁翻了个白眼,若非是叶凌月冲着他猛使眼色,他只怕直接将第一天战元帅掀下马了。

    “遵命。”

    叶凌月按着帝莘,嘴上答应着。

    说着,她就调兵遣将,领了三千神兵,和帝莘朝着天罚深渊一带行去。

    “洗妇儿,你何必这么让着那老家伙。这下头,还不知有什么陷阱。”

    没走几步,帝莘就抱怨了起来,脚下步步为营,很是小心。

    异魔全都不愿意率先进入天罚深渊,也就只有第一天战元帅那老家伙,才会自作聪明打头阵。

    虽说邪神已经没有手下,可狗急了还会跳墙,今日邪神必定会殊死一战。

    “邪神在冰盖下,埋伏了不少陷阱,我们避开陷阱即可。待我摸索清楚路线,再想法子通知爹爹他们。还有,先行虽然有危险,可也有好处,我们可以更早地发现邪神和煞巫太子的下落。”

    叶凌月冲着帝莘眨了眨眼。

    换言之,意味着叶凌月和帝莘有机会更快得找到封天令。

    她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第一天战元帅的用意,叶凌月很是清楚。

    早前叶凌月刚到天战营时,天战元帅就已经多次刁难她。

    她当时看在同为神族臣子的份上,没有为难对方。

    可对方非但没有感激,反而变本加厉,现在更是想利用其当马前卒,这直接激怒了叶凌月。

    冰盖下的陷阱,用肉眼很难区分,即便是用神念勉强能分辨,但也需要耗费大量的精神力,叶凌月还有旁人没有的大杀招,就是被她吸入体内的神机符。

    她的眼前,那一片白茫茫的冰盖下,神机符已经帮其清楚地区分开能下脚和不能下脚的地方。

    叶凌月说罢,示意帝莘和身后的神兵们随着她一起前行。

    异魔军团那边,夜北溟看到充当先锋的竟是叶凌月和帝莘时,不由皱了邹眉。

    “那老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让女神当先锋。”

    血迟一见,叫骂道。

    “叶凌月也当真是不知死活,皇甫,依你之见,冰盖下埋伏有陷阱的几率有多大?”

    帝释伽看了眼身旁的皇甫臣。

    “十成十。煞巫太子本人就是个极厉害的巫仙,生前就喜欢专研各种巫阵。夜北溟的预料很准确,神族这一次,必定会死伤惨重。”

    皇甫臣不以为然道。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第一天战元帅无疑就是猪一样的队友。

    可任由猪一样的队友充当领袖,只能说,叶凌月和帝莘也不见得有多高明。

    皇甫臣真怀疑,自己早前是怎么败在对方手上的。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